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73104|回复: 4

东风17横空出世,全球仅此一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7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s://bbs.tiexue.net/post2_13502873_1.html
作为战略打击模块的排头兵,它的出场刷新了人们对导弹外形的认知,其惊艳程度可想而知。
▲ 我诸葛兵郑重声明,从今天起永远喜欢东风-17,不出轨、不变心
首次在公众视野中亮相,就是天安门的国庆大阅兵,有这种待遇的装备绝非等闲,而东风-17的设计用途和具体性能,理所当然成了公众关注的焦点。
不过,它毕竟是高精尖的新式装备,官方没有透露任何具体细节倒也在情理之中,阅兵解说也只是概括性的突出了全天候、无依托、强突防,可对中近程目标进行精确打击。


▲ 官方透露的技术细节很模糊,需要我们自己推导判断(图源:央广军事)
大家别小看这几个简单的关键词,听起来好像是对导弹性能的公式化形容,但包含的信息量可不少。
今天小兵兵就结合官方仅有的一些表述和技术推导,给大家解读一个不一样的东风-17。
首先来看阅兵式上的解说词。
全天候:这个词源于航空术语,包括昼、夜和多种复杂气象条件,意为无论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东风-17都具备发射能力,不用担心师傅在你耳边大喊“刮风下雨收衣服啦~”


无依托:就是说导弹与发射车不需要预先构建好的发射场,或配属工兵部队临时赶在导弹发射前,于指定位置抢修发射阵地,导弹随车机动,命令一到即可进行发射。
如果我们将这两个词结合起来,那就是说东风-17机动灵活、生存能力强,能否发射只取决于我们想不想,而非我们能不能。
▲ 东风-16也具备无依托发射能力,有片空地就能打(图源:新浪军事)
“强突防”和“中近程”就比较好理解了,前者指敌方难以拦截(怎么个难法,我们后面会细谈),后者则说明这型导弹属于中近程导弹,打击目标和覆盖范围有别于洲际导弹。


至于这个“精确打击”到底有多精确呢?
2017年,美媒曾猜测还未正式被外界所知的东风-17,在实验中精确命中了目标物,落点距离预定位置只有几米误差。
▲ 美媒称,东风-17在实验中精确命中了目标物,落点距离预定位置只有几米误差。(图源:观察者网)
如果这一报道属实,那也就是说东风-17的CEP(circular error probable——圆概率误差,衡量导弹命中精度的尺度)达到了米级。


一般来说,像美国的潘兴-II、苏联的SS-20,这样具有代表性的中程导弹,CEP均在十米和百米级。
尽管俄罗斯最新式的SS-26“伊斯坎德尔”,也能够达到米级精度,但SS-26的最大射程只有500公里,属于短程战术导弹。
所以说,东风-17比起SS-26不仅精度相当,而且它打得更远,这就是一大优势。
▲ 俄罗斯SS-26“伊斯坎德尔”短程战术导弹
顺便一说,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在本次阅兵中,DF-17这种以“战术打击”为主的武器,被编入到了“战略打击方队”中。


难道说,DF-17也是核常兼备?
▲ 东风-26就属于核常兼备型导弹
关于这点,官方却明确说明这是常规导弹。
所以“核常兼备”,并非东风-17能够跻身,由DF-41等真理大棒组成的“战略打击”模块的原因。
究其根本还是它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具备了战略打击能力。


▲ 阅兵时战略打击方队中的DF-41洲际弹道导弹
试想,如果常规导弹也能够让重要的军事设施,如雷达、反导系统、机场甚至整个舰队失能。
通过敲掉对方联合作战体系中的关键节点赢得战场优势,那么其作用并不亚于,直接将大量有生目标从地球上抹掉的核武器,反而还有成本更低、附带伤害更小的优点。
虽说许多战略导弹在装载常规弹头后,也能利用自身的超远射程进行常规打击任务,但如上文所述,由于飞行距离过长、制导误差较大,可能存在无法造成有效杀伤的问题。


▲ 说白了就是,洲际导弹误差较大,而核弹头的杀伤范围可弥补这一误差,可常规弹头就不一定了,炸偏的风险更高
这就是为什么小兵兵要特意点出常规导弹,被编入战略打击方队的原因。
而仅凭这一点,东风-17的实际效能就比我们想象的高。
我们再来看DF-17的性能。
小伙伴们对这型导弹接触最多的信息,还是“水漂弹”、“乘波体”等关键词,当然还有它无与伦比的速度,但如果你以为本兵只是再多说一遍这些词汇的概念,那你就太单纯了~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埋汰一下小兵兵:“哎呀胖兵,不就是钱学森弹道吗,这个概念不知道多少文章写过了~”
啧啧,本兵的确要提一下钱学森弹道,但并不是赘述东风-17是如何利用钱学森弹道飞行的。
其实,东风-17到底有没有使用钱学森弹道,还真有点争议。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区别几个概念名词,要不然后面的内容理解起来会比较困难。


▲ 德国科学家欧根·桑格尔镇楼
上世纪30年代末,一名叫欧根·桑格尔(Eugen·Sänger)的德国科学家提出了一个设想,那就是先让导弹飞到大气边缘,经过加速段飞行失去自主动能后,回落时利用升力体结构,让导弹沿着亚轨道在大气层内,以类似打水漂的方式进行弹跳,以此增大射程。
这种弹道也被称作桑格尔弹道,也叫助推-跳跃弹道。
但这一设想在当时太过超前,真正能够打出“水漂”效果的乘波体概念,直到1959年才由英国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工程学院的院长泰伦斯·诺威勒提出。
▲ 在此之前,我们只能这样打水漂……


纳粹战败后,美国不遗余力地攫取德国技术和人才,当时还在美国国防部工作的钱学森也被派往德国进行接收工作。
▲ 年轻时的钱学森(中间那位)
钱学森对桑格尔弹道进行研究后认为可操作性不强,因为弹头进行多次跳跃时很难制导,很容易失去姿态控制,即便能够飞完整个跳跃行程,也未必能准确命中目标。
他提出的改良方案是,导弹仍然会飞出大气进行加速,但入轨后则通过平衡自身升力与重力,阻止其再次跃出大气层,使弹头进行高超音速的滑翔飞行。
这种弹道称之为助推-滑翔弹道,也就是钱学森弹道。


▲ 桑格尔弹道与钱学森弹道的区别,最明显的区别是,前者反复出入大气层,后者只出入一次大气层
不过钱学森的初衷并非要将其运用在导弹领域,而是希望可以制造一种在一小时内从纽约飞到巴黎的客机。
▲ 钱学森弹道的设计初衷竟然是民用领域,可不是想要把导弹从美国打到巴黎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这玩意儿要是用在军用运输机上,是不是代表可以在法国投降前占领巴黎?


……除非法国不到一个小时就投降。
言归正传,为何有说法认为,DF-17没有使用“钱学森弹道”呢?
因为据媒体报道,DF-17是世界上第一种实际服役的“全程滑翔”高超音速导弹。
▲ 注意圈出来的“全程”二字(图源:观察者网)
“全程”两字就有意思了,这个全程是指,导弹本身从发动机关机开始,到击中目标呢,还是再入大气层开始到击中目标呢?


如果是后者,DF-17采用“钱学森弹道”倒是没啥问题。
但如果是前者的话,则说明DF-17很可能没有飞出大气层,使用的也就不是“钱学森弹道”,而是有所超越。
▲ 俄罗斯正在研发的“先锋”导弹倒是有可能使用钱学森弹道
为啥“全程滑翔”超越了“钱学森弹道”呢?
主要是因为:它的弹头不必飞出大气层,避开了导弹最容易被侦测和拦截的上升段和加速段,这几乎没有给对方留下发现、锁定、启动拦截系统的时间,等反导系统能够迎击时,弹头已经进入了速度最快、最难以拦截的末段飞行。


虽说小兵兵很崇拜钱学森,也希望咱家武器能用上他的理论,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能全程滑翔的DF-17超越了钱老,他也会欣慰吧。
▲ 全程滑翔弹,采用水平起滑,连大气层都不必飞出,是对钱学森弹道的进一步发展,代表了人类高超声速滑翔飞行技术目前的最高境界
当然,东风-17的弹头末段也很强,强到地球上现有的反导系统几乎都无法拦截,除了一定的隐身和变轨机动能力,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它太快了。
目前外界没有足够可信的资料,可以证明东风-17能达到多快的速度,不过最早爆料东风-17要在阅兵式上亮相的“政委灿荣”说,可以达到20马赫。
政委在今年中旬的一次讲坛活动中“泄密”,提前预报了东风-17的亮相,同时还说它是东风-16的弹体,加一个20倍音速的弹头。


▲ 咳咳……政委同志,你是不是说的有点多……
所以就算只安装常规弹头,东风-17也有很强的战略攻击性,因为它的存在直接报销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反导系统,包括航母打击群的舰队防空体系。
陆基的爱国者、萨德,还有海基标准-6,它们的飞行速度都在2马赫-8马赫之间,无论能否提前预警都无法有效拦截,反而这些系统自身都会成为优先攻击目标。
▲ 当初萨德强行入韩,可曾想过还有今天?呵呵


种花家目前的反舰导弹主力是东风21D和东风-26这哥俩,如今有了东风-17,对大型水面舰艇,尤其是航空母舰的威慑能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总体来看,东风-17进入现役对我军乃至我国来说有两大意义:
1、争取了数年甚至更长的战略优势窗口,迫使对手研发同类或反制武器;
2、进一步增强了反舰、反介入能力,拒止战略体系得到巩固,摧毁第一岛链的“链扣”已经不在话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DF-17以划代优势的高姿态,直接撼动了敏感地区的战略平衡,狠狠摆了美国一道。


▲ 不光是弹头帅,连发射车都一股变形金刚的风格
作为战略打击模块的领衔装备,东风-17当之无愧。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7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漂成军世界第一家,威震环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3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bbs.tiexue.net/post2_13502870_1.html
让所有反导系统都成为废物,科幻般的东风-17究竟怎么做到的?
理过三巡 2019/10/17 11:05:35收藏 分享 > 16 3921
在运载车的隆隆声中,人们期待已久的DF-17弹道导弹终于驶过了天安门城楼。可以说Df-17的入列真正让中国成为了拥有世界上最完备的弹道导弹种类与型号的国家,DF-17导弹也是世界上第一个被曝光入列的使用"钱学森弹道"的弹道导弹,并且DF-17的入列标志着中国制造研发高超音速弹道导弹的技术已经趋于成熟,也标志着中国领海及其周边海域已经不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国际水道"。





▲外形看起来非常科幻和以往的弹道导弹整流罩都不同的DF-17弹道导弹(图片来源:网络)


▲传统的使用液态燃料的使用发射井发射的DF-5B弹道导弹(图片来源:网络)

打击速度快、打击精度高、弹道可变的高超音速弹道弹道将会是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内世界各国争相研发的技术高低,这种技术将在政治经济威慑方面拥有重大的作用,甚至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的格局,因为当今人类的战略核威慑的中坚力量就是三位一体核威慑中的地面导弹威慑力量,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半国家拥有完全的三位一体核威慑,而高超音速导弹的产生很有可能打破原本非常稳固的战略核威慑平衡,从而改变世界格局。


▲早期WU-14的想象图(图片来源:网络)



回到武器上来,DF-17导弹使用的是乘波体气动力布局设计,乘波体是一种适应于高超音速飞行的气动力布局设计,这种气动力布局可以使其所有的前缘都具有附体激波。从而依靠激波产生额外的升力,就像骑在激波上一般。乘波构型有着阻力低、升力大和升阻比大的特点。所以乘波构型外形优越的气动特性已成为现代导弹, 特别是高速远程巡航导弹和航天飞行器的候选外形。


▲美国人展示的疑似中国测试发射DF-17的照片(图片来源:网络)

而钱学森弹道则是钱学森先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提出的一种既具备弹道导弹的突防能力,又拥有巡航导弹的灵活性的弹道,钱学森弹道的助推-滑翔式的设计,已经成为了当今反航母弹道导弹的最好选择,在DF-17之前中国的DF-21D就很有可能使用了钱学森弹道的打击方式。


▲钱学森先生在手绘从纽约到巴黎的,能在法国投降之前命中的钱学森弹道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已经成为过气网红的DF-21D(图片来源:网络)

对于中国来说,DF-17的射程并没有DF-41或者DF-5B那么远,因为这种导弹从始至终就不是作为一款战略核打击导弹设计的,这种导弹是专门为了游弋在西太平洋的美军航母战斗群和美军部署在西太平洋的各处军事基地所准备的。这种以十倍音速进行机动,并且可以在近大气层"打水漂"的高超音速高突防能力的弹道导弹,可以轻松得撕碎地面架构的防空导弹反导体系或者是由各型驱护舰为航母组成的反导体系网络,为部署在第一岛链之内的所有军事目标送上一份大礼,并轻松的将那些目标化为炮火下的飞灰,这既是中国弹道导弹打击能力的里程碑也标志着第一岛链封锁计划的失败指日可待。


▲钱学森弹道和由其发展而来的Sanger弹道示意图(图片来源:网络)

伴随着中国各型反舰弹道弹道和高超音速弹道导弹的成熟以及中国人民海军装备的更新换代,勒在中国脖子上的锁链将在不久的将来被中国节节撕碎,我们甚至可以预想到在未来第一岛链成为中国海军的防御基地,第二岛链成为中国海军的弹性防御战线。

09f9656bc2ed423e8847c393fddbe2ac.jpg
1d726fff77c146d9a7b0ff3be186d288.jpg
8beb613cf0864dd2be2a3ed48412dddd.jp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3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次阅兵DF-21就让位给DF-17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6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细品东风-17导弹的气动设计: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https://mil.ifeng.com/c/7r55AHq5VEe
东风-17很厉害,是个地球人都知道了。但到底有多厉害,可能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

东风-17是世界上第一种可投入实战的高超音速武器,但高超音速只是速度快,要达到这样的速度并不是难事,绑上足够的火箭发动机总是可以暴力达到高超音速的,难的是如何在这样的速度下依然保持精确控制,常规飞机和导弹设计的经验已经不管用了。这就像拖拉机和F1赛车都用方向盘一样,内中奥秘天差地远。
毕竟只要高超音速就可以的话,装个够暴力的火箭就行……
飞行体的速度超过音速时,飞行体对前方空气的压力产生激波,好像顶着看不见的锥形伞面前进一样。“伞面”之后则是低压区,气流速度大大降低,理论上降低到亚音速。在理论上,激波的密度无穷大。激波也是良好的导热体,而且激波“伞面”后的气流温度也大大降低,气动加热和导热通过激波进行,所以激波本身也是防热设计的关键部分。

在速度达到M5-6以上后,这就是高超音速了,气动加热使得空气的热力学性质与气动性质交互作用,比如温度升高导致空气的密度和粘度变化,而本来就稀薄的高空空气密度使得空气分子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连续介质向相互独立的粒子转化。这使得传统的仅仅考虑气动现象的飞行器设计不再管用,而需要围绕空气热动力学(aerothermodynamics)建立全新的理论和设计框架。
这在过去是象牙塔尖的超级小众的冷门学科,只有纯而又纯的学术界和极少数从事空间飞行的人涉及,因此也在很长时间里停留在理论层面,或者是围绕项目就事论事。但高超音速的武器化使得这样的“手工操作”不再可行。中国从解决东风-21D机动再入和反航母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直接走到这一领域的世界前列。
空气热动力学之前是一个很“小众”的领域,通常只有诸如行星探测器之类的航天器才用得到
2017年3月,中国在厦门举办美国航空航天学会高超音速年会,大大方方地展示了大量成功的试验结果和实物图片,震惊了世界。美国《航空周刊》称这是向美国示威的一炮(A shot across the bow,原意是海军在迫停敌船时向船头前方横向开的一炮,意为再不停船就要开炮击沉了,以后意思推广到一般的警示或者示威)。此后两年里,美国急起直追,但依然落在中国后面,在可预见的将来只有与中国上一代的双锥体高超音速滑翔体(比如东风-15)相当的高超音速武器有望达到实用程度,与东风-17技术相对应的美国高超音速研究机HTV-2的两次试验都失败了,揭示出关键技术尚未到位,没有公开的近期再试计划。
高超音速时代的双锥体可以与超音速时代的矩形或者半圆进气口类比,两者都是通过简单几何形状对复杂流动现象进行简化的做法,使得理论分析和设计难度降低到可控的水平,但性能也因此受到限制。
东风-17采用复杂形状的扁平锥体,好似平放的箭簇。这也是HTV-2的基本形状。不同的是,东风-17的扁平锥体具有像大边条一样的侧棱,而且弧线侧棱过渡到直线侧面时有尖锐的转角,而不是圆弧过渡。侧棱的后部当然是用于气动控制的舵面,而HTV-2是没有气动控制面的,使用液氮气化产生的高压气体驱动的反推力发动机。
边条在飞机上早有使用。SR-71就有从机头开始的大边条,F-18则开始了大边条在战斗机上的使用。SR-71的大边条用于在M3时产生额外升力,改善升力分布,降低配平阻力。F-18的大边条则用于在大迎角下产生涡升力,提高机动性。貌似相同的大边条有很不相同的作用,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除了大边条到机翼的转折,边条前缘是圆滑的弧形。SR-71是简单弧形,F-18经典型是S前缘的复杂弧形,F-18E回到简单弧形,但更加宽大饱满。F-18经典型的S形是为了降低大边条的作用,在大边条气动特性还没有完全掌握的时候,保守一点好。到了F-18E时代,麦道对大边条的气动特性更有信心,更加宽大、饱满的大边条的效果更好,不利影响则已经完全理解,可以有效控制。
当年的F/A-18上,对边条翼的气动特性还没完全掌握,所以留了个“缺口”,到"超级大黄蜂“,就变成饱满形状了
但东风-17的大边条更像苏-27的,换句话说,大边条的效果没有F-18经典型的S形或者F-18E的简单弧形强烈,但在过渡到弹翼之前有一个突兀的转角。老话说,反常即妖。一点没错,因为东风-17的大边条既不是SR-71那样用于改善升力分布,也不是F-18那样用于产生涡升力,而是用于产生乘波体的激波升力。
据报道,东风-17在60公里高度起滑,起滑速度M10,滑翔到1400公里处存速M4,然后启动火箭发动机短暂加速后再次转入滑翔,在1700公里射程终点处依然保持较高的存速。换句话说,除了上升段和“补速”前的这一段,东风-17在整个射程里都是高超音速的,因此没法用传统的机翼产生升力,只能用乘波体。高升力、低阻力、高滑翔比(滑翔距离与高度损失之比)的高超音速飞行体是世界级的难题。

乘波体“坐在”激波上,或者说激波像钢制平底船体一样,船底托起乘波体。由于这是用“平底”产生升力,而不是用“排水量”产生浮力,什么形状都只有平底部分管用。而且不仅要产生足够的升力,还要避免过度的阻力。双锥体产生的还是锥形激波,有多宽就有多高,所以升阻比很快就碰到了天花板,尽管张开的“尾裙”产生额外升力。用于再入-拉起够用了,但要在大气层内远程滑翔就很吃力。HTV-2那样的箭簇体产生扁平的激波,这是在正确的方向上了。
但HTV-2还比较保守,主要用反推力发动机控制姿态。弹底尾部的两片式襟翼位置不好。乘波体就是靠“坐”在激波上形成升力的,弹底襟翼要工作,就与激波打架了,互相干扰。而且这两片襟翼的横向力矩不足,只有有限的横滚控制能力;纵向更是只能产生低头力矩,难以产生抬头力矩,控制能力更加不足。
DF-17的的大边条微微“一拐”,就拐出大名堂了
主要用反推力发动机控制姿态简化了气动设计问题,但也得不到气动控制的好处。反推力发动机只能间隙工作,而且有最小喷气量的限制,难以精细微调,控制精度因此有本质局限。弹翼是连续工作的,而且可调范围大大超过反推力发动机,控制精度高多了。至于在巡航中产生额外升力,这可能只是理论上的好处,实际上有点困难。弹翼位置一旦确定,升力中心就相对固定,与重心的关系就相对固定。单一弹翼要么用于升力,要么用于气动控制,难以身兼二职。但额外的大边条就不一样了,这可以用于产生升力。
但这不是像F-18的大边条,不直接产生气动升力,而是形成扁平和向两侧延申的激波。箭簇体本来就有向两侧延展的扁平激波,但更像是拖在身后的扫把。东风-17的大边条向外弯曲,这微微一拐就倾城了,把本来拖在尾后的扁平激波大大拉开,刀形激波与弹底激波连成刚硬的整体,充当“虚拟机翼”,产生升力。那个神秘的转角则加强侧激波的能量(换句话说:刚度),并精确控制激波的形状。相比之下,HTV-2的两侧边缘基本上是简单直线,气动设计水平的差别不言而喻。
超音速飞行的一般难题是避免不必要的激波,但也有有意用激波控制达到某种目的的,多波系进气口是有意的激波控制的例子,东风-17是又一个有意利用激波的例子。速度越高,大边条产生的刀形激波的后掠角越大,“刀身”也越薄,使得“虚拟机翼”还具有天然的“变后掠角”和“变厚度”的效果,自动适应高速的减阻要求和低速的增升要求。
刀形激波还把弹翼“掩护”在低压区里,这就是东风-17的两侧弹翼必须在大边条转角的一段距离之后的道理。亚音速状态下的气动控制面设计是很成熟的技术,使得传统弹翼可以有效地行使气动控制作用,控制精度有望比HTV-2那样的反推力控制有数量级的提高。
侧面大边条的两处转角,可以改变侧面的激波形状,从而让舵面能够在激波后面的亚音速气流中工作,这就解决了高超飞行器的控制难题
弹顶的圆浑“额头”也产生激波,“掩护”了弹顶弹翼。平滑的弹底没有这样的掩护,但箭簇体的飞控更接近飞机,而不是导弹,所以也没有必要采用十字形或者X形的弹翼,弹底弹翼本来就不需要。
比较东风-17和HTV-2的另一个发现是:东风-17的弹体截面更接近圆整,没有HTV-2那么扁平。扁平是高升阻比乘波体的要求,但扁平也使得弹箭适配比较困难。箭簇体的宽度不宜超过助推火箭的直径太多,这使得箭簇体弹头的容积受到限制,难以容纳足够的装药和破片,但大量目标还是需要一定的装药和破片才能摧毁的,单靠动能是不够的。

但东风-17的箭簇体用“虚拟机翼”产生升力,平滑的弹底进一步增加升力,有利于容许箭簇体的宽度大大缩小,等效为弹体本身可以采用相对高大饱满的截面,简化弹箭适配。东风-17有明显的弹箭适配段,但形状还算规则,如果是更加扁平的箭簇体,可以想象,弹箭过渡将大为复杂,这本身也使得弹箭作为整体的气动特性复杂化,影响上升段和起滑段的飞行。

饱满截面的弹体也是箭簇体具有实战价值的关键,可以增加装药量,便于安装弹上电子设备。否则真的装上一个扁平但几乎实心的箭簇体打出去是没有多大实战价值的。这也是东风-17“动力滑翔”能力的基础,只有足够的容积才可能容纳足够的燃料和火箭发动机,在滑翔乏力时“补速”增程。
美国HTV-2的控制设计相比之下就非常复杂而且效果也不行
这些大道理未必是中国的独门认知,至少现在东风-17公诸于世了,看图识窍总是做得到的。但说说容易,真要做到,细节中存在巨大的恶魔。这是高度复杂的四维激波问题,因为激波的空间形状和强度还受速度(对于滑翔体来说,可以等效为时间)的影响,要能有效定位和控制形状,才能保证正常的飞行和姿态控制。这也是东风-17在升力和气动控制机制上比HTV-2各甩一条街的奥妙。加上补速增程,又甩了一条街。美国能追上吗?还是能的,就是要花点时间,还要花点数理化真功夫,而不是华尔街的巧取豪夺功夫,更不是嘴上功夫。
据报道,中国已经掌握了“激波装配法”,能根据不同的高超音速飞行条件,精确地设计飞行器和激波形状。同样的技术还可以用于高超音速动力飞行,而不仅仅是滑翔,这是与双锥体有本质不同的。这不是光有超级计算机就可以做到的,就和给人一台带Word的电脑并不能自动使他成为名作家一样。这也不是用高超音速风洞或者自由飞试验就可以暴力破解的,海量的试验既不现实,也难以预测工程放大和试验点之间过渡区域的影响。这必须是理论和试验相结合的产物。但具体是怎么做的,知道的人不会说,能说的人不知道,外界只需要认识到这是真厉害就足够了。
精巧的设计还要求精密的制造。在高超音速下,任何粗糙和扭曲都产生巨大影响,更不用说两侧刀形激波不对称的话,就没法维持正常飞行了。这还不算一系列材料、电子技术的挑战,有关报导已经有所提及。
东风-17只是小试牛刀。“激波装配法”的奥妙在于可以灵活应用于大小不同、速度不同、用途不同的导弹。扩大到东风-26一级的中程导弹是自然的延申,进一步扩大到东风-31一级的准洲际导弹也是可以预期的。至于延申到东风-41一级,那就与滑翔增程无关了,绕着地球打没有必要,机动弹道也只需要绕道到一定的程度,但滑翔增升以增加弹头重量就具有实战意义。如果说这对东风-41还不关键,对于体积、重量尤其是长度都受到极大限制的潜射洲际导弹就意义巨大了。
据报道,此前美国为电磁炮设计的弹药(HVP)飞行速度其实也不过3马赫(进行过实际试验的速度),这也是美国在高超声速技术领域尚有待突破的一个表现
在另一端,战术导弹达到M3-4甚至更高的速度也有很大意义。反坦克导弹用空心装药、串级战斗部等技术,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现代主战坦克的装甲防护,但要在不大大增加导弹的尺寸和重量情况下进一步增加穿甲能力已经很困难了。高速的动能穿甲战斗部可以瓦解附加装甲的防护作用,公认的反坦克最有效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就是这样的。用于反飞机也一样,直接命中可大大减轻战斗部重量,降低整弹的体积和重量。但问题不在于轻型高速导弹的推进技术,而在于精确命中。“激波装配法”或许有朝一日也能用于战术导弹,那中国的战术导弹也更上一层楼了。

东风-17,你是真厉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11-20 22: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