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ns153

抗美援朝 保家卫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民解放军,当年的部队都是打出来的,部队就是军校,那我军是什么时候才建立正规军事院校的?可以去查查“”
小齐老弟,你孤陋寡闻了,拿着不是当理说。别的不讲,红军大学,抗日军政大学,林彪当校长,毛主席去做报告,这还不正规?我军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除了有党的领导,有坚强的意志等之外,重视学习,善于学习也是重要的原因,只靠打不会学是愚蠢的军队。抗美援朝战争需要大批有知识,有技术的军事干部,因而在50年末掀起了知识青参加《军事干部学校》的热潮。同时建设了一大批军事干部学校,帖中其人就是在武昌第四军械学校受训,于1952年秋赴朝作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大纪律我们要做到,八项注意切莫忘记了,第一说话态度要和好,尊重群众不要耍骄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手榴弹惊魂
在前线守备部队为了战斗方便,往往把成箱的手榴弹打开箱盖,把木柄手榴弹的后盖拧开,有的甚至把拉火线也拽出来,搁在战壕顶上或交通壕里。为的是尽量缩短操作时间,争取在战时多投出几枚。
但是,战斗并不经常发生,搁时间长了,经日晒雨淋就有可能受潮失效影响战斗。所以在换防时会将这些手榴弹撤下来运回弹药库。攒够了一批就会拿去做一次发火率试验。挑同一批次的若干枚,试投看有几枚不发火,计算出发火率以决定堪用还是报废。
就是那回试投手榴弹,有一些想过瘾的人也勇跃参加,有个理发员,平时没有机会与武器接触,这回他也要去,因为数量大投得太多烦人,所以不反对多去几个。试投地点选在一条山沟里,有一个很大的炸弹坑,离开炸弹坑30米把手榴弹往坑里投就行了。一干人到现场后领头的交待了一下注意事项,要求尽力往前方投出去落在炸弹坑里就行了。开始投了十几箱没什么问题,发火率也合格。接着投一批加重手榴弹,这种手榴弹是专为防御作战设计的,弹体较长装药也多威力大,因为较重所以投掷距离较短,据守山头时,敌人由下往上冲击,防守的往下扔手榴弹距离不是问题。可是试投就出了问题,那理发员投弹方向有偏,手榴弹碰在一根树支上被弹了回来,没有掉进坑里。在场的人都吓坏了,领头的大喊趴下,一干人不拘姿式,就地卧倒。榴弹爆炸后好一阵,纷纷站起来,领头的却仍然倒地不起。上前查看,被弹片击中腹部,外面见有少量血流出。站里得报后急忙组织担架,八个人轮流步行,以最快速度抬到军卫生三所,二十多里地耽误了救护,到医院后因腹内出血过多抢救无效死在手术台上。在担架上留下的遗言是“要揍那小子”。这人是保管员叫冯来根,浙江绍兴人,老兵啦,是此次试投的组织者,曾参加果解放战争都没有出事,这次却死于无谓的过失上真是令人痛心。同是保管班的不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好一阵惋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2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昌第四军械学校在张之洞路3号。建于1950年,原址是一处军械库,学员在1951年初到校时都住在木板房里,边学习边建校,一直到年末才搬进新楼,有了宿舍和教室,没有食堂,吃饭仍是全班围一圈蹲在地上。有一回,中南军区后勤苏联顾问来校视查,本校有常驻顾问依古洛夫少校,他的上级来检查他,一看学员都蹲在地上吃饭,当场就对校长说,学员都是未来的军官,怎么能蹲在地上吃饭,太没尊严了。应该很快改正。校长就对军区后勤领导小声说,建食堂的钱呢,领导答回头再说,结果,食堂终没建,一直到毕业会餐那顿饭才在礼堂里摆的桌子上吃的。
当时四械校只是一个团级单位,就有苏联顾问直接指导。我军建设现代化的决心有多大,由此可见一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2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晚上停战了
弹药库设在武陵里,是从38军换防时接收过来的。那是一条比较大的东西向的山沟,沟内地势平坦,一条溪水缠绕着简易公路,平时水很浅,涉水就可以过溪。像叶脉一样南北向的小山沟有十来条,弹药库就分散隐避在这些山沟里。友军辛苦地打出了两条坑道一呈A字形一呈一字形,坑道里分出若干洞室屯积弹药,洞口堆积的碎石平整后就是汽车装卸的场所。还有一批半掘开式库洞,那是在山坡上挖进去再用圆木盖顶再覆土掩盖,抗炸能力不如坑道,一般用来存放不会爆炸的如枪支和器材等。
   那时是以军为作战单位,后勤供应是志后对军,军弹药库很重要,为加强力量与三兵站合并升为营级单位。除站长,教导员外还有人员二十多名,负责武器弹药的保管与收发,配属一个监护工兵连归站长指挥,负责警卫,装卸搬运,维修库房道路等。
    平时最大的危险是敌机的轰炸,在朝鲜到处都是战场,到处都有被美国鬼子击中的可能,敌机天天都会飞临上空作例行地巡逻,F80翼端一边一个副油箱,像过去买油郎那样肩挑两个油篓子,被战士戏称为油挑子。一般都是一批两架一前一后绕着8字,发现另星目标就发起俯冲攻击,两架飞机四枚炸弹投完了再打一阵机关枪就走了。有时是上午有时是下午,有时一天来几回,飞得低时连飞行员的脑袋都看得见。为免人员伤亡和物资损失,实行严厉的防空管制,白天咱们的人除了哨兵,吃饭,睡觉,开会,学习,娱乐,倒库等活动都在洞里进行,美国人讽刺咱,飞机撒下的传单上画的咱像老鼠躲在洞里那样。
    到了天黑咱的人都出来了,一部分人去拆除伪装,另一部分人把按照上面的通知要往前送的炮弹预先从洞库里搬出来堆放在洞口,过一会军汽队的嘎斯51就来装运前送的弹药,一般会有十多辆,按照要求把弹药装上该去的车上填好三联单,打发了这批车应该是晚上九点多钟,歇一会,志后分部的嘎斯51就来了,一般也是十多辆,卸下来再搬进洞库里堆放好,应该就是十二点以后,接下来恢复伪装,检查伪装等就是下半夜了,然后吃夜餐,睡觉。库兵的战斗生活就是这样既紧张也单调,既危险也安全。
    自从上甘岭战役之后美军再没有发动过较大的战斗,倒是新轮换来的部队不免都想要露一两手。就如23军自诩在解放战争中是粟司令的王牌部队,参加过苏中七战七捷,围歼张灵甫,炮击英国军舰紫石英号等等,来到朝鲜后部队求战情绪高涨,丁字山一战小挫美军,攻打石砚洞北山出了一个黄纪光式的英雄许家朋。但指挥员终觉战果太小不过瘾,加上军参谋长被B29给炸死了,不打出点样来不好交待。
    1953年以来,我志愿军前线各军不断进行攻占敌山头阵地的小规模战斗,同时在前沿普遍开展冷枪冷炮运动,不断地给敌人造成伤亡,毛主席称为敲牛皮糖战术。迫使敌人从不修工事到修工事挖交通沟,修盖沟后来也打坑道,在前线美军不得不“低下头来”。还有反敌绞杀战的胜利,后勤供应有保障,战争的主动权逐渐向我军倾斜。到了六——七月份为了催生停战协议的签定,打击捣乱的李承晚,志愿军部队要打大仗了,69师被调到二线作预备队,67师也加强了军事行动给对面的美七师加强压力。弹药库的装卸活动陡然增加到每晚三——四十辆,152口径的炮弹也运来了,那炮弹忒重,一箱装一发一个人扛还压得够呛。表明志司预备队炮兵也来到支援23军的进攻,更是让人兴奋的是那天晚上突然来了五辆吉斯150,从上面卸下来的竟是卡秋莎火箭炮弹,这种传奇性的炮弹很少卸在军属弹药库,这次不知为何?肯定配属的卡秋莎已经来到了。在兴奋地等待中突然传来停战协议签定了就在今天晚上十点生效。原来左边的友军抢先动手奇袭了白虎团击溃李伪军两个师夺地近二百平方公里,逼迫美酋克拉克赶快在停战协议上签了字。行动迟缓的23军错失了扩大战果的良机。
    那天白天敌机照旧猖狂,库兵们不敢有丝毫懈怠,一如继往地加强库区的保卫,不执勤的人员集合在较大洞库内听教导员传达停战协议签定的有关事宜。晚饭加菜不准喝酒。天黑后没有以往的装卸活动,库区显得冷清。正以为今晚不会有车来了时,五辆吉斯150却突然来到,要运走那批卡秋莎火箭弹。那家伙忒长,好不容易把它搬了上车,看着他们摸黑开走了。过了一会夜空里传来马达声,一架飞机亮着标志灯缓缓往南飞去,随后一片寂静万籁无声,时间正是九点。这才感觉到三年来的战争真正停了下来,相互庆幸自己还活着。
   (后来才知到,停战协议生效是晚上十点是朝鲜当地时间,咱在朝鲜一直用北京时间,两者差一小时,所以那天晚上九点就再没听见飞机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3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志愿军英雄司机员
在朝鲜汽车兵对取得战争胜利是有很大贡献的。我军过去后勤工作薄弱,缺乏系统。国内作战靠动员人民群支援,陈老总曾说过淮海战役的胜利是靠人民的小推车推出来的话。第一批部队出国作战也曾在东北地区动员了大批的民工支援作战,但是效率太低,运输的物资不敷使用,老办法不灵了。建国初期汽车少司机更少,曾在上海等大城市动员一批司机在朝鲜当汽车兵。白天出车被敌机炸了改为晚上,晚上也会被夜航敌机袭击,敌机集中如阳德,马转里等地区轰炸封锁,还用飞机在公路上洒布四角钉扎破汽车轮胎,还炸毁桥墚和公路同时投下定时炸弹阻吓工兵修复和汽车通过。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能开满一万公里就是英雄,给车挂万里号的牌,给司机立功授奖。有一首唱汽车兵的歌:“马达嗡嗡响  车轮哗哗转 车弓上下颠颤颤  颠颤颤  加大油门斯嘎愣愣 斯嘎愣愣爬上山嗨上山又下山。 我的车呀快快的跑呀  我的车呀快快的向前,是谁开车到朝鲜  (说)志愿军英雄司机员!(唱) 车行万里要安全  万里号的荣誉属于咱 争取立功 争取模范 争取胜利早实现“。
在朝鲜农村里看不见青壮年男子,满眼都是妇女的情况下,部队虽然纪律严明仍有不少违犯纪律与朝鲜妇女乱搞男女关系的。其中有三种人较多;“英雄”的司机员却是乱搞的第一号。当时司机是技术人员,领导不懂技术由他说车辆是好是坏,加上工作确实危险只能宠着点管里很松弛。特别是单车出发你都不知他开到那去了,几天不见还以为炸死了呢,再加上司机老油条不少,接受我军教育时间短,流氓习气不改。出车后拿车上的物资交换,那些阿姿妈妮人财两得何乐不为。他们是最成功的一群。
第二号是翻译官,正式名称叫联络员,这批人是部队赴朝时从延边动员出来的朝鲜族人,初中文化程度副排级待遇,高中文化程度正排级待遇,都是军官,那时叫干部。他们跟朝鲜人说什么你也听不懂,他说什么就什么。也是临时动员来的接受我军教育时间短,素质良莠不齐,部队轮换他们不换,驻地久了就包二奶,不光是阿姿妈妮连俏娘都愿跟。有一回团部放电影,哨兵不放朝鲜人进来,加农炮营的连络员徐在教领个女的进来了,被挡的朝鲜人一齐鼓噪为什么“奥东木下克希代少,乌里嗯代少?他们都说那个女的是徐同志的老婆,为什么徐同志的老婆可以,我们就不可以?。
第三号是炊事班,他们有饭菜,朝鲜妇女在饥饿的催动下有时也能让他们得逞,但隐秘性差易被抓获。
还在军弹药库时,那次派统计员与我去志后分部各大站结算,派一辆嘎斯51送我们去。先到伙房领了大米装在面袋里,还有罐头,干菜,豆油若干算作几天的伙食。因是停战后汽车白天走,明明天还没黑那车就不走了,找了一家朝鲜民居,进屋后把米及菜交给那朝鲜妇女,她们就去做饭,开饭时司机及助手加咱四人是客还有一老人一小男孩与我等同吃,每人面前摆一个小几,朝鲜铜碗铜匙一人一碗大米饭一碗菜都是咱带的,还有一碗泡菜是房东奉送的,与老人略一谦让就开始吃将起来。妇女在厨下吃的饭当然也是咱的米。朝鲜虽经战火的摧残,礼教还是保留完好,男人保括男孩,老人,客人都是受尊敬的,男尊女卑儒家风范在这异国穷乡僻野得到承袭。吃完饭还是妇女来撤下小几,为省灯油就在刚才吃饭的地方展开简陋的行李和衣而卧,一夜无话。清晨醒来见助手已在屋外整备车辆,司机仍蒙头大睡,直到妇女们煮好了饭才趴起来。饭后登车,妇女送还吃剩米袋及菜,油等,令人敬佩的是朝鲜人的纯朴诚实,吃多少就是多少,没吃的一律奉还。开车时大厢里多了一个女人,好像也不是咱房东家的人,司机解释说是梢脚的,估计他们是熟人。咋就没留神什么时候联系上的。走了一段她下车时很客气,一连声“马尼 马尼高马斯米达”,就是多多地谢谢的意思。以现在的思维看她是个“捣娘”借司机的光短途捣卖赚点小钱而以。
这天的晚上来到叫邑山里的小村,像昨天一样把米,菜交给房东,这家人母女两,估计生活比较艰难,屋舍也显破败,司机偏偏就要住宿在这里,看来他们也是熟人。开饭时也没有昨天气派,一张炕桌六个人一起吃饭,吃饭间司机与母女两不时用中国话夹杂朝鲜话佻笑。那母亲让那女儿跟司机中国的一块卡,那司机就狎昵地哈哈直乐。饭后司机拿了一小桶汽油送给房东说“西伯路一少”就是有汽油的意思,后来解释说是点灯用。令人惊诧的是接下来竟然告诉咱俩说屋小住不下将咱俩领到另一民居睡觉。本来车是配属咱外出执行任务,咱是车长,他根本没把车长放在眼里,一路上他说走就走,他说停就停,如今嫌碍他的事要把车长支走,对此又是生气又是忌妒,气的是司机越权犯上,忌的是他怎么有此好事。司机大佬说了算咱只得拿上铺盖悻悻地去了另一户。
几天下来多少摸到点规律,一路上停泊的人家都是司机的熟人,和他们都有某种勾当,要平时单车外出载的军需用品那肯定不是西伯路一少啦。在朝鲜英雄的司机员不少就是这个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4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2)        运输兵
    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有一次说到朝鲜战争的胜利时”我能在朝鲜打胜仗全靠两个麻子”。他说的一个麻子是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另一个麻子是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彭总的意思是靠了后勤支持才能取胜。第一次肯定了在一定的条件下后勤对战争的的胜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我军自建立起就不停地战斗,没有巩固的根据地,给养靠打土豪筹款筹粮,装备靠打仗缴获,曾戏说蒋介石是咱的运输大队长。运输靠民工背扛肩挑,没有固定的后勤支持,因而后勤的观念和方法都极其落后。造成了军队里长期存在轻视后勤的观念。1955年第一次授军衔戴肩章,军政系统的军官肩章是金色的,后勤系统的军官肩章是银色的就是一个证据。这种情况在朝鲜战场上得到了深刻的教训,这才有指定洪副司令专门负责后勤的决定。洪大麻子起初不愿干,架不住彭总的命令就说试试看,干不了再回来。到真干了以后,就真正发挥了洪司令的才干大展鸿图,随后建立起一整套有中国军队特色的后勤系统,在志愿军后勤部之下,为补给方便,设分部四个,分部之下再设大站。一个分部负责几个军的补给。建成了一条打不垮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保证了作战的需要。洪司令受到军委的肯定最后当了总后勤部长那是后话。
在朝鲜火车运输好比是主动脉,汽车运输好比是支动脉,那成千上万的运输兵就好比是微血管,是他们用着生命的牺牲,以肩抗背褙的方式把从千里祖国运来的装备,给养送到战场,保证了战争的胜利。
在电影“上甘岭”里看见那些为前沿坑道里送给养的运输兵纷纷倒在途中的画面是有真实依据的,而指挥员不顾运输兵的死伤大喊“要送”“一定要送”也是有真实依据的。
在1953年敌我两军相持阶段,驻守山头阵地都有坑道,大的驻一个排小的一个班,还有猫儿洞,洞与洞之间挖有交通沟连接,没敌情就挖深交通沟,加深加大坑道。把散兵坑挖成猫儿洞,把猫儿洞挖成班,排坑道。除哨兵外战斗人员都隐避在坑道里,对于敌偶尔的炮击相对是安全的。他们上去驻守二十多天或一个月就换防,他们的弹药,给养全靠运输兵送上去,曝露在敌火力下的往往是后勤运输兵,在没有战斗的情况伤亡比战斗员还要大。
运输兵在领受任务后他们会结束停当,穿高腰胶鞋雨天需绑上防滑铁掌,要送的物资捆绑利索褙在背上,出发后跟着有经验的班长走,雨天没飞机可以白天行动,晴天就得晚上。敌炮兵在校正机的观察指示下将一些反斜面的路段的射击诸元标定好。也不管看没看见目标就是一顿炮击,就是所谓封锁区,这些封锁区是靠运输兵的生命和血肉识别出来的。往往运输小队来到了封锁区边缘,领头的就让停下休息等候敌炮击,一定要在敌炮击之后,才带领小队跑步通过,抵达相对安全地区后再休息一次,然后整队将物资褙到一般都在反斜面的坑道口交给战斗人员。返回时一样等待炮击后冲过封锁线。有的阵地远,封锁区会有两个,危险就更大,敌人的炮击随心所欲没有规律可寻,运气好往返顺利,没有伤亡,运气差时过封锁线过早或过迟被炮弹击中造成伤亡也时有发生。这就是久在河边走,那能不湿鞋。参加运输的人员面对伤亡不能也不敢畏缩不前,默默无闻地一趟又一趟的照样前往。虽然在他们当中没有什么英雄,没有得到什么宣传,讲不出什么战斗故事,而正是他们支撑着前沿的战斗,他们对战争的贡献与战斗员一样的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6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蝶雷
时间来到1957年。有人报告团部后面山上发现子母弹,团长在办公室把我找去,让我处理,临走嘱咐小心点。
所谓子母弹是美军在朝鲜战场上使用的一种杀伤生动力量的炸弹。母弹为薄壳一航弹,内装一百多枚子弹,由敌机投放,母弹定高在空中散开将子弹撒向地面。部队俗称其为子母弹。
子弹个头有如当今红牛饮料罐大小,离开母弹的束缚后包在弹外的四薄铁片(顶和底两个圆形薄片,弹身两片弧形薄片)靠弹簧张力撑开随弹体下落时因气流而离开弹体,靠一小段钢索与弹体连结,四个叶片张开因气流而旋转,钢索一端连结弹的保险杆,另一端为方形卡在叶片中间的方孔内,在下落过程由叶片旋转通过钢索带动保险杆旋转,保险杆是靠螺纹连结弹体,保险杆反时针旋转就向弹外退出解出了第一道保险,待弹体落地的撞击震动解开了第二道保险,此时再有稍许震动便会引发爆炸。一般它落入草丛中不被人所见,人误触便会遭到杀伤,轻则断腿重则送命。由于下落时叶片旋转形似蝴蝶故名蝶雷。
被领到现场一看,那枚蝶雷就在小径旁边,按说路过行走的震动就有可能引发爆炸,那小子路过居然无恙莫非命大?蹑足近前端详,保险杆上没有看见那道红线,可能是母弹散开是高度不够,叶片旋转圈数不够,保险杆没有能完全退出来,第一道保险没有打开,雷体还处于安全状态,怪不得那小子没被炸死呢,真是好运气。再四周找找,附近,矮树丛里竟散落有十多枚。估计多是保险没打开的。
为安全起见,用八号铁线弯了个勾子,绑在一根40米长绳上,把勾子轻轻放在蝶雷前面,退到三十几米外拉动绳索勾住雷体连结钢索,硬是把它拉到了路上,它经如此震动都没有爆炸证明开始判断是正确的。但还是不敢大意,如法炮制地把那十几枚蝶雷都拽到一起,为免将它们炸飞,在其周围摆上炸药使用电雷管引爆,人退到远远的把导线接到引爆机上,一转旋扭轰然爆炸所有的蝶雷全部殉爆。
回来交差很受团长的夸奖。从此小径变坦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哑弹
那年,全团实施一次有战术背景的实弹射击。三个炮兵营同时展开,机动行军,战占领阵地,侦察敌情,准备诸元最后进行实弹射击。在加农炮射击后有朝鲜百姓来报说炮弹落到他们的庄稼地里,团长派我同联络员坐他的嘎斯69去现场处理。经朝鲜人的指引找到了落炮弹的地方,是在一处凹地的斜坡上,斜坡的上面是一大片玉米地,他们告诉联落员说:生产队员们正顺地垄沟除草,忽然听见啸声然后噗的一声打在斜坡上把他们吓的“呀得纳扫”就是够呛的意思。
走近斜坡,找到了弹着点,看见炮弹进入的孔不大,伸手进去就一胳脖深,摸到了炮弹的头还是温热的。是不是要把它拽出来可就费了思量,要知道,炮弹平时与引信是分开的,是相当的安全。射击时按口令安装引信卸去运输保险帽,装进炮膛后击发前还因保险没有解开相对是安全的。一经击发弹丸加速就解除了所有保险,弹头碰触任何物体,那怕是水面也会瞬间引爆。现在洞里的这发炮弹是屁股朝下打进土里才没有引爆,但它已经没有了任何保险,引信处于什么样的状态没法知道,稍加震动极有可能引发爆炸。拽还是不拽思想斗争很激烈,最后还是荣誉战胜了恐惧,咬牙下决心拽。
告诉联络员让朝鲜人统统站到50米以外,捏着一把汗把手伸了进去,再一次摸着了那枚哑弹,下意识地换了左手伸进去,捏住引信,屏住呼吸轻轻地往外拽,一点一点地,当那哑弹终于跟着往外挪动时不免长吁了一口气。停下来倒一把手抓住弹体,再轻轻地终于把它拽了出来。
一看,弹体有点扁,原来是加农炮的弹道低伸,落地时引信没触及地面把弹体砸扁而产生跳弹,翻着跟斗往前最后屁股朝前钻进土里,所以没有爆炸。然后就在那凹地上将哑弹轻轻放平,摆一块炸药在引信上,点燃了导火索跑得远远的,咣的一声哑弹殉爆,危险排出。在外人看来是十分简单的事,明白的人知道是走了一次好运气。坐在嘎斯69往回返时还好一阵后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9-18 07:2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