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78350|回复: 52

原创: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英德海军竞赛是如何走向悲剧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31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们(德国人)的错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切乞灵于国际会议的人所犯的错误:他们想象在什么地方存在一种‘世界公论’,会由那些据说是中立的国家表达出来。”
                                                                                                                     ——英国历史学家A.J.P.泰勒
“费希尔要打过来了!”
19041021日发生了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在多格尔沙洲误击英国渔船的事件后,英德关系骤然紧张。德国驻英国大使向国内报告:在英国公众眼里,站在俄国一边的德国,已经成为了与日本结盟的英国的首要敌人。尽管俄国沙皇不顾国内主战派的强烈反对,向英国拍发了道歉函,暂时化解了英俄开战的危机。但是英国还是于当年12月蛮横地扣押了为俄国舰队提供燃煤补给的德国运煤船“曼泽尔上校”号;并开始认真准备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配合盟友日本,打一场同盟战争。
为此,高效率英国传媒一方面使得俄国坚信导致误击事件的“日本鱼雷艇来袭”的谣言是来自德国的离间阴谋;而另一方面,英国国内好战分子主张以突然袭击的方式歼灭德国海军的言论也甚嚣尘上。1905年,英国内政大臣阿瑟.李公然警告德国:“一旦爆发对德国的战争,皇家海军会在对手从报纸上读到宣战消息之前就首先出击!”
这不可避免地在德国国内引起了恐慌。以至于使向来以俾斯麦门徒自居、对海军建设素持反对意见的德国外交部高官荷尔斯坦因都转变了看法并得出结论:“原先我并不相信,但现在我相信英德战争可能爆发,而且是由英国方面发起进攻”。在基尔港和威廉港这样的德国城市,英国突然袭击德国的恐慌一直持续到了1907年。在谣言满天飞的最高潮,一些家长甚至一连几天不敢让孩子出门上学。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强者必遭妒嫉
实际上,英国国内对德国的这种“莫名其妙的恨”由来已久。早在德国开始大建海军之前的1897年9月11日,英国报纸《星期六评论》就曾经以英德商业竞争为切入点,公开发表了下面这段令人毛骨悚然的文字:
“如果德国明天消失了,世界上所有的英国人都会变得更富有一些。国家之间曾为了一个城市或继承权而进行几年的战争。它们难道不会为每年2.5亿英镑的贸易而开战吗?……英国是列强中唯一不用冒大的风险且满有把握地与德作战的国家……德国舰队的扩充只会使英国对它们的打击更为沉重,他们的舰只将很快沉入海底,或者被拖到英国海港。汉堡、不来梅、基尔运河和所有波罗的海港口都将处于英国的炮口之下,直到战争赔偿事项被确定下来……我们可以对法俄说:‘找一些补偿吧。在德国你们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徐弃郁,《脆弱的崛起:大战略与德意志帝国的命运》,第237页,北京,新华出版社,2011年6月,第一版。]
面对这种建立在海军本位上的利己主义和赤裸裸的威胁,海军实力不济的德国皇帝只得下定决心扩张舰队以回击英国的挑衅。威廉二世在1897年11月指出:“面对这样的利己主义,除了支持自己要求的实力外,什么都没有用。如果一个国家不能进行威胁并由此得出结论:要加强德国的舰队,不仅为了保护德国的海上贸易(虽然这也很重要),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在北海-波罗的海的保护下,依托赫尔戈兰岛,有效集中起一支装甲舰队,而此时英国的舰队则在地中海被法国拖住,或者(也许在同时)在东亚海域被俄国拖住……只有当这样的铁拳举在他面前的时候,英国雄狮才会缩起它的尾巴,就像它最近在面对美国威胁时那样”。
1898年美国与西班牙的战争,极大地震撼了德国高层。在那场美国人挖空心思制造的战争中,西班牙这个老牌殖民帝国失去了古巴和菲律宾这两块最重要也是最富庶的殖民地。绝望的西班牙海军尽管作战勇猛但最终依然损失殆尽。德国从感情上是同情西班牙的,但是自己弱小的海军和英国拉偏架的态度,决定了德国这个拥有欧洲大陆最强陆军的中欧霸主,无力干涉战争或直接武力支持西班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班牙的悲惨遭遇给崛起中的德国人敲响了警钟:别人不会看着你崛起的!没有强大的海军就要挨打、就会在满嘴自由人权一肚子丛林法则的盎格鲁-撒克逊强盗面前成为任人宰割的肥猪!对此,帝国宰相霍亨洛厄亲王忧心忡忡地谈到:“我们必须避免让自己遭到西班牙人在美国那里遭受的命运,很明显,一有机会英国人就会猛扑过来。”——这意味着英德之间的高层互信已经荡然无存了。
近百年来,不断有人跳出来争辩,正是德国的海军扩张计划挑起了英德矛盾,制造了英德之间的不信任,甚至最终断送了德国崛起的大好前景。殊不知,在国家的战略层面,海军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西班牙没有强大的现代化海军,但这并不妨碍美国人制造别的借口挑起战争;苏联红海军的相对弱小,也并不会妨碍丘吉尔之流发表铁幕演说用冷战去颠覆对手。对此持怀疑态度的那些人们或者希望别人能够“优雅地”对待自己崛起的人们,通常都忘记了他们无比推崇的俾斯麦早就说过的一句名言:“强者必遭妒嫉”。
对于那些热衷于以邻为壑、视别人的天堂为自己的地狱的国家来说,借口总是会有的。只要处心积虑,还怕找不到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爱德华攻略
维多利亚女王曾在某个场合低调地表示过“确信德国在任何一方面都将是最安全的盟友”。但是按照李德.哈特等广受尊重的历史学家看来,俾斯麦家族却在此后成功地恶化了两位帝王之间的关系:关于英王爱德华七世对他的亲外甥德皇威廉二世的态度,他的宠臣外交大臣兰斯多恩勋爵(Lord Lansdowne)曾经这样记载到:“吾王在谈到与写到他的外甥德国皇帝时,所使用的字眼令人毛骨悚然。”
对威廉二世而言,如果可能的话,德国与俄国和英国的结盟不仅是维系欧洲和平的根本方法,也是化解德法矛盾的根本出路。德意志帝国发展海军力量的初衷也在于此,而德国的海军计划实际上最初确实也没有引发英国严重的反应。张伯伦就曾经对德皇这样表示过:“英国艰苦卓绝的孤立时代已过去……我们期待与德国以及‘三国同盟’结盟。不过如果这点做不到,我们也考虑与法俄恢复友谊”。但对于现实的国务活动家而言,此刻最重要的并不是结盟的意愿,而是结盟的条件和时机。
对张伯伦威胁式的表白,德国上下普遍认为这是困于布尔战争和法绍达危机的英国虚张声势的表现。德国外交权威荷尔斯坦因就认为:“英国这次警告要与法俄结盟的威胁,纯粹是一种英国的诈术……依我看来,应等到英国愈加感觉非与我们结盟不可时,我们才与英国订定合适的协定”。毕竟,俾斯麦时代多次寻求与英国结盟而屡遭拒绝的经历,使得威廉二世由此坚信在对内对外政策上表现得像一个“十足的笨蛋”的索尔茨伯里政府此时已经接近黔驴技穷了。用威廉二世的话说就是:“尽管他们想扭身挣脱,我现在已经抓住英国了”!
然而,威廉二世不久就发现,他的亲舅舅英王爱德华七世成为了编织反德包围圈的始作俑者。在共济会会员爱德华七世登基后不久,英国与日本抢先签订了英日同盟条约。这个以中国利益为牺牲的条约几乎立刻就将同样觊觎远东利益的俄国逼到了墙角。本来,威廉二世曾经反复劝说他的表弟沙皇尼古拉二世将俄国的未来锁定在东方。结果受到了鼓励的日本抢先拉开的战争大幕,使得一致认为俄国在陆地上对德国构成重大威胁的德国高层,以为顾及德俄关系而无法继续推进英德结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但就在张伯伦提出与德国结盟的威胁性要约的同时,英国外交大臣兰斯多恩爵士就已经与法国大使保罗.康邦就吵得最凶的殖民地问题达成了外交妥协。似乎是怕水还不够浑,爱德华七世于1903年5月专程前往法国访问,尽管最初受到了极大的冷遇和敌视,但是社交手腕高潮的爱德华最终还是赢得了浪漫的法国人的支持。欢迎英王的口号从初到巴黎时的“法绍达万岁”、“布尔人万岁”最后变成了“吾王万岁”。而相形之下,爱德华七世的姐姐德意志帝国的维多利亚皇太后在1891年对巴黎的访问中,却由于不明智地坚持前往被视为法国国耻所在的德意志帝国诞生地凡尔赛宫缅怀亡夫腓特烈三世,而激起了法国各界又一轮反德浪潮。[ Almuth M. Blittersdorf,The visit of the Empress Frederick to Paris in February 1891 and its importance for Franco-German relations,Wake Forest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History., 1963]
最关键的是,在英法后来的秘密会谈中,英法就殖民地问题达成了妥协,并签署了《暹罗宣言》和《摩洛哥协定》;后者约定:如果法国能够占领摩洛哥,英国就以承认法国对摩洛哥的占领,来换取法国对英国占领埃及的承认。这个协定宣称:“英国政府方面承认,法国特别作为一个其属地在广大地面上与摩洛哥相毗连的国家,有权维持摩洛哥国内秩序,并且提供行政、经济、财务和军事改革所必需的援助”。
这个协定不但化解了英法关于埃及问题的矛盾,使得英法从法绍达危机后剑拔弩张的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而且还成功地通过出卖摩洛哥使得在该国也有重大利益的德国陷入到了和法国在摩洛哥的争斗中。有了这个协定,英国在占领埃及等地后傲慢地拒绝了根据国际惯例对在上述地区有着重大利益的德国进行哪怕象征性的补偿。
更妙的是,这桩将摩洛哥这个主权国家的命运交给法国的肮脏政治交易是一个秘密协定,其内容直到1911年第二次摩洛哥危机才陆续透露出来。在此前,德国并不知道英法已经达成的这个协定的具体内容;这就直接导致了此后两次摩洛哥危机的爆发和法德敌意的持续加深。因为早在1900年,英国首相索尔茨伯里已经向德国大使表示明确同意将摩洛哥作为英德合作的基础,在座的张伯伦甚至直接提出了建议:“英国占领丹吉尔,德国在大西洋沿岸占领一处或几处港口。”
其实,同正在今天南中国海发生的事情如出一辙,这正是英国及某些深受其宗主国帝国主义影响的前殖民地国家的一贯外交手法:通过插手本来毫不相干的事物,而使得其他地区的国家彼此间关系恶化,以达到其浑水摸鱼的险恶目的。英法协约的直接受害者,就是德国。
爱德华七世的巴黎之行,意味着自俾斯麦以来,所有企图将法国的对德复仇情绪转移到与英国争夺世界殖民地的外交战略彻底破产;这也意味着俾斯麦精心编织的三国防法同盟事实上的崩溃:因为意大利需要从英国进口60%的煤炭,因此在可能的战争中,意大利已经没有指望加入德奥一方对法作战。而俄国沙皇和威廉二世企图拉拢法国去对抗和日本结盟的英国的幻想,也注定了不可能成功。
更有意思的是,据说是出于缓和英德关系的目的,爱德华七世1908年还专门去了趟奥匈帝国,希望维也纳的宫廷能够从中斡旋这两个国家缩小分歧。但是令人费解的是,在事后无论是老弗朗茨-约瑟夫皇帝还是爱德华七世都没有将两人的会谈付诸实施或者告诉威廉二世这一高尚的主题,于是这就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德国上下都一致认为爱德华七世对奥匈帝国的访问就是为了离间其和德国的关系。[李德.哈特,《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史》,第15页,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8月,第一版。]
1908年6月,繁忙的爱德华七世又跑到了雷维尔和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举行了会谈,在这次会谈后,曾经因为亚洲和近东问题剑拔弩张的英俄关系迅速转暖。在远东受到日本牵制的俄国不但无力再觊觎印度,反而成为了英国对付俄国的平衡力量。按照英国人的理解就是:不是要俄国参加英国一方来反对德国,而只是防止俄国参加德国一方来反对英国。[C.L.莫瓦特编,《新编剑桥世界近代史》第十二卷,第170-171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但是俄国人并不这么理解,他们认为和英国的缓和,意味着某种同盟关系,这种同盟关系使其在巴尔干地区和土耳其问题上能够顶住以德国和奥匈帝国为轴心的同盟国方面的压力。
所有这一切,对于冷眼旁观的德国来说,如果按照正常逻辑出发就只意味着一件事:英国国王正在阴谋编织一个反德包围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威廉的白手套

1880年签订的《马德里公约》(The Madrid Pakt)规定一切外国和外国公民在摩洛哥都有平等的贸易权,不给予任何一国以独占权。而早在1901年,法国就曾经主动提议由英法两国共同瓜分摩洛哥;但是英国却对此犹疑不决,原因在于摩洛哥问题还涉及德国。张伯伦很清楚:“如果我们讨论摩洛哥这样一个大问题,请记住德国将会有话说,而且他们和我们都会要求补偿。”
1901年8月,在爱德华七世即位不久后对德国的访问中,英国外交部为他准备了一份英德关系的备忘录作为谈话参考材料。但是爱德华七世却将这份内部文件当成正式备忘录递交给了德国方面。而德国方面并没有发现这一错误。在备忘录中,英国表示在摩洛哥问题上英德两国的政策是一致的。于是认为得到了英国正式保证的德国也通过驻英国大使梅特涅向英国政府递交了回函备忘录,表示:“摩洛哥问题本身的重要性,不足以让我们冒险采取一项可能引起国际纠纷的政策”。根据德国的回函,英国意外地知晓了德国在摩洛哥问题上的底线——这在后来的两次摩洛哥危机和阿尔赫希拉斯会议的谈判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随着英法协约的达成,德国在摩洛哥的利益和英国曾经做出的对德承诺被英国在密室中牺牲了,而所谓的外交承诺甚至国际公约也只不过是一张毫无约束力的废纸而已。1904年10月3日,法国同西班牙最终签订了瓜分摩洛哥的协定。同年,法国银行团以摩洛哥海关税收入的60%为担保,向摩洛哥贷款6250万法郎,随即控制了摩洛哥的对外贸易和财政大权。法国向摩洛哥苏丹提出了最后通牒式的改革方案,要求后者按照法国的要求全面“改革”行政、财政、军事和外交。1905年初法国派遣的特别代表团抵达摩洛哥,其意图很清楚:短期内架空摩洛哥苏丹,使其彻底法属殖民地化。
问题是此时的德国在摩洛哥也有着广泛的利益,每年数百万法郎的海外贸易也牵动着德国垄断集团的神经。对于自布尔战争以来备受民众反英压力的德国政府来说,摩洛哥问题已经上升到了民族尊严的高度,而不再仅仅是一块殖民地归谁的问题了。荷尔斯坦因明确指出:“德国不仅是为了经济上的理由采去反对计划中的对摩洛哥的吞并,在更大的意义上是为了保持它的威望”。
1905年2月7日德国驻丹吉尔代办屈尔曼奉命向法国代办指出:“德国政府很难同意德国在摩洛哥只有经济利益,法国既然觉得以政治协约的方式联合英国和西班牙而不将协约的缔结通知德国的做法是合适的,那么德国可以随时自由行动而不受约束”。1905年3月29日,主打“门户开放”牌的德国宰相比洛在国会演说中强硬表态:“摩洛哥必须保持现状”。
在德国高层的一致要求下,1905年3月31日上午,威廉二世乘坐“汉堡”号邮轮抵达了摩洛哥丹吉尔港,并登岸访问了两个小时。一身戎装的威廉二世受到了摩洛哥政府的狂热欢迎。威廉二世在访问中发表了一篇简短的演说:“今天我是向具有独立君主身份的苏丹进行访问。我希望在苏丹的主权下,一个自由的摩洛哥仍然向一切国家开放,这些国家应该在以一种绝对平等的立足点上和平竞争。我访问丹吉尔所抱的目的就是要让人知道:我决定作出我的权力所及的一切,来有效保卫德国在摩洛哥的利益”。
在接见各国使节时,威廉二世对法国领事作出了一个非常干脆的回避动作,这个不符合外交常例的姿态不但使得法国领事深感尴尬;也清楚明了地向所有在场的各国外交官们传递了德国的立场:为了摩洛哥问题,德国不惜对法国发动战争——这个问题已毋须质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威廉二世的演说一方面极大地鼓舞了摩洛哥苏丹,后者于5月28日断然拒绝了法国将摩洛哥完全殖民地化的“改革方案”。而另一方面也使早就主张对法国打一场预防性战争再争取30年和平的普鲁士军方兴奋异常,他们甚至已经估算出在最坏的情况英国将派出10万远征军协助法国作战——这根本不是德国的对手。普鲁士陆军参谋长施利芬伯爵就明确表示:“要么利用有利的军事形势,要么强迫法国同意一个关于阿尔萨斯-洛林的全面谅解”。1905年6月,在法国外交部长德尔卡塞的坚持下,法国向丹吉尔派遣了军舰。于是德国政府强硬警告法国:“如果法国军队越过摩洛哥边界,德军就立即越过法国边界。”[吴有法,《德国现当代史》,第47页,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年5月,第一版。]
而法国政府的处境却极为困难:俄国军队的主力正在遥远的中国东北同日本激战;英国外交大臣兰斯多恩勋爵的提议是:“在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这个多少令人不安的时期中,为了预先对任何令人忧虑的复杂情况做好准备……英法两国政府应当进行全面和秘密的磋商”。这种暧昧不清的态度,尤其是要“秘密的磋商”,使法国内阁由此得出结论:英国显然不打算承担义务,而且英国军事力量的主力——海军也不可能“靠轮子跑”[C.L.莫瓦特编,《新编剑桥世界近代史》第十二卷,第167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而法国自己的军事力量则在浪漫主义的改革折腾下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有效的军事动员。
极度虚弱的法国只得乞求和德国的妥协。而德国定下的方针是:“所有的批评与攻击都要尽可能体现出对法国国民感情的尊重,要针对德尔卡塞系统的、傲慢的、笨拙的反德政策。”
1905年6月6日,法国对德复仇主义者代表、外长德尔卡塞被迫辞职,主张和德国缓和的法国总理罗维埃兼任外长,主张法德直接谈判解决摩洛哥问题。欧洲的传统是在决斗时向对方扔下白手套。威廉二世的丹吉尔之行造成了法国外交的重大失败。威廉二世轻蔑地评论道:“我向法国人抛出了白手套,而法国人不敢把它拾起来。”
威廉二世认为德国的主要战略目的此时已经达成,因此不必再在摩洛哥问题上对法国穷追猛打,可以采取相对宽容的政策拉拢法国。由于德国认为法国企图独霸摩洛哥的计划损害了所有列强的利益,同时也希望借国际会议分散法国对德国的仇恨与不满,因此帝国政府坚持要召开国际会议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应者寥寥。美国总统罗斯福就明确表示:“美国在北非的利益没有大到让美国政府卷入此事的程度”。很明显,对美国而言,要求在什么地方实施“门户开放”的前提条件不是什么国际公理之类的道义考量,而是赤裸裸的金钱数量关系!
面对由其一手促成的这场危机,英国在初期却蛇鼠两端,其离岸平衡手的中立优势已经不复存在。1906年2月,接替兰斯多恩勋爵的英国新任外交大臣格雷对当时的形势曾经这样感叹道:“我想,各国都有一种普遍的感觉,我们的行径卑劣,置法国于危机中不顾;美国会看轻我们;俄国在亚洲事务方面,将认为不值得与我们订定友好协定;日本将向其他国家重新寻求保障;我们将失去朋友,也无力再结交新朋友;德国将高高兴兴地利用整个对我不利的情势……在另一个方面,欧战发生的前景,以及我们被拖入的可能性,都是蛮恐怖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比约克岛的遗憾

1905年5月27日,绕行了半个地球的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在对马海战中几乎全军覆没。在威廉二世看来,这似乎是建立俄德同盟的又一次历史机遇。一旦俄德同盟建立,那么法国由于有法俄同盟存在,就必须做出选择:要么同德国结盟,要么废除与俄国的同盟关系。
实际上,此前的1904年10月27日,威廉二世就曾经向沙皇尼古拉二世拍发电报建议德俄同盟,并通过俄法同盟将法国拉入到新的同盟中。沙皇企图表示同意,但随后却在内阁的强烈反对下事实上回绝了德国的提议。
1905年7月,在威廉二世的提议下,心烦意乱的尼古拉二世乘坐“北极星”号皇家游艇前往了芬兰湾中的比约克岛(Bjorko)与威廉二世会晤。7月24日,在“霍亨佐伦”号皇家游艇上,威廉二世再次拿出了一份俄德条约的文本,询问沙皇的意见:“你希望签吗?这回是一件我们之间很好的见面礼”。沙皇马上表示希望签署同盟条约。激动得当场落泪的德皇,尽管感到了列祖列宗和老普鲁士神在天之灵的保佑,还是特地向沙皇叮嘱千万不可向英国透露:以免伯蒂舅舅(爱德华七世)在什么地方再搞个什么小阴谋。
这个条约规定:如果签约国之一受到另一个欧洲大国的进攻,那么另一个缔约国将在欧洲给予其支持。
兴高采烈的威廉二世认为自己已经取得了重大外交胜利。在他后来写给“最亲爱的尼基”——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另一封信中,确信已经确立了德俄同盟关系的“威利”作了一番有意思的商业推销活动:“现在,你的舰队翻新计划书已印妥。我希望你别忘记提醒有关的权责单位,请他们记得我们在斯但丁、基尔等地伟大的造船事业。我可以确定这些造船厂会提供精美的样品战舰”。
然而大大出乎威廉二世意料的却是,德皇和沙皇一样无法说服各自的大臣们。俄国的大臣们为了搅黄此事,将条约内容大量泄露给法国,激起了法国的强烈抗议。而正起劲地在外交上追打法国的帝国政府高层在算计一番后也认为,这个借俄德同盟拉法国入伙的条约纯属瞎起哄,不但起不到同盟安全的作用,反而会导致俄国将德国拉入到在世界其他地方与英国的争斗中。比如说,如果俄国和英国因为印度开战,那么德国就要进攻英国——这被认为是荒谬的,宰相比洛甚至以辞职相威胁要求威廉二世放弃这一条约。1905年11月23日沙皇尼古拉二世致函威廉二世,以法国政府拒绝参加此类联盟导致俄国政府无法在法俄同盟的情况下签署与德国的条约为名,要求在条约中加上不适用于法德之间爆发战争的情况。这等于在事实上废除了4个月前做出的承诺。[C.L.莫瓦特编,《新编剑桥世界近代史》第十二卷,第168页,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于是,威廉二世的这个条约倡议胎死腹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威廉二世的联俄倡议失败和消息外泄的后果,是使英国不得不考虑能不能继续抓住法国对抗欧洲新兴的强权德国的问题了。按照前外交大臣兰斯多恩的看法就是:“法国政府可能被诱使在世界其它地方进行某种让步,以便换取德国的默许,而这种让步我们是不可能赞成的”。为了阻挠两个大陆强国之间达成妥协,一方面在1906年1月,英国战争大臣霍尔丹告知法国,一旦下达动员,英国将在15天内提供10.5万远征军与法国并肩作战。另一方面,英国决定在德国自己倡议的摩洛哥问题国际会议上支持法国的立场。
1906年1月16日,曾经签署《马德里公约》的列强齐集西班牙城市阿尔赫希拉斯(Algeciras)。在这场开了近3个月的会议上,由于英国的幕后活动和法国利用殖民地进行了广泛的交易,使手里没有什么殖民地作为筹码的德国遭到了空前的孤立:在包括意大利和俄国在内的13个与会国中,只有奥匈帝国和摩洛哥支持德国,正在经历1905-1907年国内革命洗礼的俄国因为急需来自法国的巨额贷款而坚定地站在了英法一边。结果德国在对法国及其潜在军事盟友有压倒性的军事优势的局面下,被迫做出让步。
1906年4月7日签订的《总议定书》(The Algeciras Conference General Act)尽管在形式上尊重了德国的提议规定承认摩洛哥“独立”,并且将摩洛哥的财政置于法国、英国、西班牙和德国的共同监督下,但是却规定摩洛哥重要城市和所有港口的摩洛哥警察部队由西班牙和法国共管,两国均有权利调换警官,并由一名常驻丹吉尔的瑞士监察长定期向各国外交使团“汇报工作”,这意味着法国还是在事实上控制了摩洛哥。
阿尔赫希拉斯会议被视为正如日中天的德意志帝国推行的世界政策的重大失败,对当初倡导会议追悔莫及的宰相比洛提出要辞职,威廉二世不得不写信给其苦苦哀求:“在你的辞呈到达的早晨,我已不在人世矣!想想我可怜的妻子儿女吧”。
这次会议对德国方面产生了一系列严重的后果:
后果一是使德国再也不愿意在占据军事优势的情况下通过多边会议的途径协商解决国际纠纷,这为萨拉热窝事件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后果二是使威廉二世相对温和的结盟主张受到了来自国内主战派的严厉指责。一贯以忠于皇帝为第一荣誉的普鲁士陆军大臣指责威廉二世:“在1905-1906年间阻止我们与法国发生碰撞,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幸的。”正如后来一位著名的国际观察家所说指出的那样,如果威廉二世再像1905-1906年那样阻止战争,他甚至可能会被国内的主战派发动军事政变废黜!
   后果三是使德国看到了争夺海外殖民地和建立一支强大的舰队对于和英国这个毫无信用的世界秩序仲裁者打交道的必要性。如果没有这次德国各界公认的国耻,那么提比茨提出的耗资高达9.4亿马克的对1900年《海军法》的第一次修正案,决不会在1906年5月就被帝国国会轻易通过。根据这个法案,1900年《海军法》中否决的用于海外舰队的大型巡洋舰得以建造,其中4艘用于定点警戒,4艘作为机动;自1907年年起每年建造2艘战列舰和1艘大型巡洋舰。
后果四是使德国和奥匈帝国更为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奥匈帝国在阿尔赫希拉斯会议上对德国无条件支持的立场不但使德国各界深怀感激,而且也为奥匈帝国的主战派未来对德国的同盟勒索提供了“道义人质”。帝国宰相比洛得出结论:“我们与奥地利的关系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因为它是我们唯一可靠的盟友”。结果是,凭借这种“弱者支配强者”的同盟关系,奥匈帝国可以随时要求德国为奥匈帝国的扩张政策买单;而德国丧失了行动自由。1908年,德国明确告诉奥匈帝国将全力支持其在巴尔干的政策和与俄国的对抗。这直接诱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这次会议在德国以外也产生了两个更为严重的后果:
后果一是法国看到了协约的意义:只有凭借和英国与俄国的协约,才可能和德国对抗。因此要对德国复仇,要收回阿尔萨斯-洛林,要洗雪凡尔赛和色当的耻辱,就必须激发和激化德国与俄国和英国的矛盾。而另一方面,英国对法国的支持,也使得法国更为倾向在各个方面对德国采取挑衅性的态度;这直接导致了在1911年的第二次摩洛哥危机中,法国不惜以战争爆发而对德国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
后果二是英国认为德国的意图是突破现有世界秩序而统治世界,结果是对欧洲的关注超过保卫印度成为了大英帝国的首要目标,德国因而超过俄国而成为了英国的首要敌人。1906年5月29日,英国驻俄国大使提出英俄协约谈判;正式谈判于1906年6月6日开始,并于1907年8月31日达成英俄协约、签署了《关于波斯的协定》、《关于阿富汗的专约》、《关于西藏的协定》三个文件。这无疑严重恶化了德国的战略安全环境。按照常识出发,英俄协约的达成,被认为是英国采取的又一个反德策略;按照那个时代国际条约中暗藏秘密条款的惯例,德国人怀疑这个协约中有可能还包含有针对德国和奥匈帝国的军事内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克劳备忘录
1907年1月,英国外交部高级官员埃尔.克劳爵士(Sir Eyre Crowe,1864-1925)向内阁提交了著名的《克劳备忘录:英国对法德关系现状》(Memorandum on the Present State of British Relations with France and Germany,简称Crowe memorandum)。[原文见Sir Eyre Crowe,Memorandum on the Present State of British Relations with France and Germany,British Documents on the Origins of the War, The Testing of the Entente 1904-06,P.398-420,Vol. III, Edited by G. P. GOOCH, D.Litt., F.B.A., and HAROLD TEMPERLEY, Litt.D., F.B.A.。]
该备忘录认为:“可能得出这样的推论:对立的矛盾是根深蒂固的存在于两个国家相对地位之中,它不是英国长期耐心的采取一种暂时权益办法所能消除的。根据这样的看法,应该认定,德国是故意奉行在本质上反对英国的重大利益的政策,而且除非牺牲这些利益,使它自己失去作为一个大国地位,或者英国变得十分强大,使德国无法在战争中取得胜利,否则一个武装冲突是终究不可避免。德国政策的整个趋势确切说明:这就是德国有意首先在欧洲,然后在世界建立德国霸权的人们的意见。”
这份长达24页、通篇充满历史宿命论色彩和社会达尔文主义论调以及对德国的极度仇视态度,但却备受英国军方和外交大臣格雷推崇的备忘录的核心观点是:德国对于“世界大国”地位的追求使得德国与英国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其证据是德国追求世界大国必然会要求获取海上霸权,这与大英帝国的生存是矛盾的;因此要维护大英帝国的生存就必须全方位地挫败德国。结论是英国必须对德国保持强硬政策,因为任何妥协政策都会被德国视为软弱并招致得寸进尺的新挑衅。
《克劳备忘录》提出:“英国的政策是维持均势,把自己的力量加在这一边或那一边,但是总是加在一边以抵制某一时期内最强大的国家或集团的政治霸权。”这种“均势”只能是在英国控制和支配下的均势,其功能和目的不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而是使得任何国家也无法挑战大英帝国的强势,据此出发英国将得以以最低的成本在一个内斗不断的秩序中维持与其国力远不相称的霸主地位。这意味着,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1907年,英国就已经打定主意与德国为敌了!——不管德国方面对英国采取何种友好态度,或者威廉二世是否放弃海军竞赛,只要英国外交部继续由格雷掌管,只要德国继续保持欧洲大陆强国的地位,那么英德之间也就不可能有任何结盟的可能。
在外交大臣格雷的推动下,《克劳备忘录》这篇唯恐天下不乱的帝国主义外交战略思想范文,此后成为了英国对德国政治上丑化、军事上包围、外交上孤立、经济上打击的遏制政策的基础和依据,并在随后的一个世纪中,成为了指导英美对强国外交的经典教科书和冷战以来世界秩序布局的潜在思想源流,无论是后来著名的《布坎南电报》、丘吉尔著名的《铁幕演说》还是近年来美国共和党鹰派智囊弗里德伯格的外交思想,都可以发现深深打上了这篇备忘录的烙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背景札记1
《克劳备忘录》的作者
英国外交部仇德思想的集大成者和反德政策的积极推动者埃尔.克劳爵士(Sir Eyre Crowe,1864-1925)。克劳早年在德国和法国受过教育,1885年进入英国外交部,此后终生没有在海外担任过驻外外交官,但他立志要成为外交部的首脑人物。1907年1月,野心勃勃的克劳完成了《克劳备忘录:英国对法德关系现状》。这位在死后被誉为最能干的公仆的人凭借《克劳备忘录》成为了英美外交思想的重要代表人物,他也据此青云直上在1920-1925年间担任了英国外交部常务次官,成为了外交领域最高级的公务人员。《克劳备忘录》作为秘密文件呈交后,立即被英国外交大臣格雷奉为圭臬。在此后多年间,格雷向内阁和军方不遗余力地传播其主张,为在高层和意识形态领域系统地、全面地、充分地、上升到理性和自觉高度地恶化英德关系,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该备忘录所强调的那种以邻为壑和唯恐天下不乱的损人利己、挑拨离间的肮脏权谋,在此后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主导了英国及其某个前殖民地国家的世界政策,并为英美帝国主义政策在世界范围的拥趸们推崇不已和无比艳羡。克劳鼓吹的那种维持“均势”的思想不但在客观上为以英国外交部为大本营制造英德对立和推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创造了条件,也成为了孕育冷战及其后世界范围内霸权主义国家挑起与新兴国家之间的意识形态、政治、军事、经济全方位对抗的思想源流。无论是后来影响深远的《布坎南电报》、丘吉尔著名的“铁幕演说”,还是近年来美国共和党鹰派智囊弗里德伯格等人的国际关系思想,都可以发现深深打上了这篇备忘录的烙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对外部世界的敌意显著上升。帝国宰相比洛1906年11月14日在帝国国会发表演讲:“一项旨在包围德国、在德国周围形成由大国组成的包围圈,以便孤立和瘫痪德国的政策对于欧洲的和平将是灾难性的。形成这样的包围圈不可能不对德国产生压力,而压力必然引起反弹。这种施压和抗压的结果最终将产生爆炸性结果。”
悲剧的是:用更加强硬的政策“打破包围圈”此后成为了德国所有政策的核心和各界的共识,区别只是突破口是陆军还是海军。其实,这已不再重要,因为德国已经认定,一旦战争爆发,那么英法俄三国的军事同盟就会马上形成!
对欧洲战争已经迫在眉睫的判断,使帝国宰相比洛修改了对世界政策和海军发展的支持态度。1908年8月16日在给荷尔斯坦因的一封信中,帝国宰相比洛希望降低海军的造舰速度以加强陆军建设——原因不是为了避免激怒英国,而是因为“我们不能够同时拥有最大的陆军和最大的海军。我们不能削弱陆军,因为我们的命运将最终在陆上决定。”
比洛的想法立刻遭到了提比茨的反对,原因很简单,因为提比茨要求的德国海军并不是一支世界最强的海军,而是一支英国无法轻易击败的海军——提比茨认为这是和英国“比赛瞪眼睛”的基础;整个大资产阶级对比洛的想法也无法认同。最有意思的是,陆军高层也反对比洛的提议;因为陆军的扩张计划会极大地破坏陆军的“纯洁性”:使得大量民主分子混入军官团,结果是其引以为豪的陆军王室化的特征将逐渐让位于“国家化”,并最终不可避免地“民主化”。当时在普鲁士军队上校以上军官中贵族占大约60%;而同一比例在帝国海军军官团中仅为5%左右。
不过,就在比洛写下这封信件不久后,一个戏剧性事件导致了这个问题获得了戏剧性的解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抢跑有效
1908年,德国发生了两件引发英国剧烈反应的大事。事后证明,尽管这两件事不是战争的直接导火索,但是悲剧的旋律却由此奏响……。
第一件大事是深感腹背受敌的德国国会,在英国开建划时代的无畏舰的震撼下,于1908年3月通过了对《1900年德国海军法》的第二个修正案。该法案规定,鉴于海军科技的进步和其他列强的造舰计划,德国战列舰的舰龄应保持在20年而不是25年以内;战列巡洋舰被列入了“无畏舰”的范畴加以建造。这意味着从1908年-1917年间,德国应该新造17艘无畏舰和6艘战列巡洋舰。
该法案使提比茨获得了在第一次修正案中国会没有同意建造的6艘战列舰。根据该法案,原来老旧的“齐格里弗德”级海防舰和“奥尔登堡”号海防舰将退役,并开工建造替代舰;而1894年建造的“大选帝侯”和“威森堡”号前无畏舰被转让给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海军,以便建造替代舰。由于法案通过的胜券在握,提比茨在法案正式通过前签署了一艘大型巡洋舰和无畏舰的建造命令。
这个修正案最终导致英国皇家海军正式拉开了与德国进行海军竞赛的大幕。1908年,本来英国内阁由于财政困难,已经准备减缓主力舰的建造速度。但是英国公众和国会却被一份道听途说的研究报告所左右——这份一个多世纪以前的英国版“47号文件”毫无根据地宣称,到1912年德国海军将拥有21艘现代化的无畏舰,而英国皇家海军的无畏舰数量也将只是21艘!英国国内普遍认为,德国的海军计划已使得英国面临了自拿破仑战争以来最大的威胁。对德国的“海军恐慌”四处蔓延。
由于在德国国会对《1900年德国海军法》第二个修正案正式批准之前,出于技术性因素考虑,胜券在握的帝国海军国务秘书提比茨已经签发了建造一艘追加战列舰的指令——这种做法并非提比茨的首创、在以前也曾经出现过。但是这就使得疑神疑鬼的英国皇家海军及其拥趸们,得到了德国可能在公开的计划外建造更多战舰的证据。按照英国历史学家泰勒的看法,“从此以后,英国海军部不得不以德国潜在的造船能力、而不是以其公开发表的方案来作为制订计划的根据了”。[ A.J.P.泰勒,《争夺欧洲霸权的斗争1848-1918》,第508页,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年版。]
于是,皇家海军提交了一份1909年造舰计划要求建造6艘战列舰和2艘战列巡洋舰。面对包括财政大臣劳合.乔治在内的多数内阁成员要求放缓无畏舰建造计划的要求,力主加快无畏舰建造计划的海军大臣雷金纳德.麦肯纳拒绝妥协并以辞职相威胁。当时的英国公众在报界的疯狂煽动下,向早已经不堪财政重负的英国政府施加了巨大压力。在钢铁、军火和造船利益集团的操纵下,英国皇家海军协会趁势喊出了“要8艘,不能等”的口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群情激愤的英国国会立即通过了新的海军法案,要求按照“两舰对一舰”的速度建造主力舰。结果阿斯奎斯首相屈从于了要求加强皇家海军的势力,不得不把平衡预算的任务先放到一边。作为姿态,英国政府建议和德国相互监督军舰的建造,这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拒绝。
1909年3月29日,英国国会批准皇家海军在1909财政年度开工建造8艘主力舰:2艘标准排水量20,255吨的“巨人”级战列舰、4艘标准排水量22,200吨装备10门口径高达343毫米主炮的“超无畏舰”——“猎户座”级战列舰——作为获知德国海军开始建造装备305毫米主炮的“赫尔戈兰”级战列舰的回应;同时决定开工建造“不倦”级战列巡洋舰的后两艘。其结果,是使得1908-1909财政年度英国用于战列舰建造的经费,从上一财政年度的3,723,412英镑猛增到5,298,530英镑;整个海军开支也在三年中首次止跌回升,并进入了新一轮的上升周期。按照雄心万丈的丘吉尔的话说就是:“海军部要求6艘,国会提议4艘,而我们则将其调整为8艘”!
此后,1910财政年度,尽管自由党内阁迫于财政压力再次企图削减海军经费,但还是不得不批准海军开始建造4艘“乔治五世”级“超无畏舰”。在1911财政年度,皇家海军得到批准建造4艘“铁公爵”级“超无畏舰”和1艘战列巡洋舰。
为了跟上英国人的新潮流,德国在次年开工建造了装备305毫米火炮的国王级战列舰。于是闻风而动的英国人再次发挥了“改写”情报的专长,将德国战列舰主炮的口径从“305毫米”改写为了“350毫米”;正处于颠狂中的英国公众和国会对此则立即采信。英国于1912财政年度开始建造了5艘航速高达25节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超无畏舰”——其主炮口径从343毫米窜升到了381毫米——从而再次奠定了“超无畏舰的新标准”。这级新型战列舰的总造价达到了骇人听闻的1349.111万英镑,已经超过了于同年崩溃的满清王朝上一年的全国财政收入总和!
在海军竞赛中,手握发令枪的英国人开始了快乐的“抢跑”历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七)野兔狂灾
第二件大事是威廉二世为了表明在自己对英国的友善,缓和英德关系,接受了一次英国采访,结果酿成了巨大的外交灾难和国内政治危机。
1908年8月28日英国《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发表了威廉二世接受其特约记者斯图尔特.沃特利上校的采访。在采访中,威廉二世“推心置腹”地告诉了他对面的那位英国上校的三个论点,被认为严重冒犯了“大英帝国的尊严”:
第一个论点是:展望未来,德国舰队纯粹是用于保护商船队,主要是针对日本,而不是为了挑战大英帝国而存在的——英国人认为这是在说谎。
第二个论点是:回顾历史,在布尔战争期间德国对英国是最友好的,法国和俄国曾经煽动德国干预第二次布尔战争;但是德国拒绝了,没有参加法国等国家组织的“反英大合唱”;威廉二世还亲自向他的外祖母维多利亚女王提出了如何打败布尔人的建议,并被英军统帅罗伯茨元帅所采纳——这被认为是侮辱了英国人的智商。
而当时的事实是,1900年3月3日,俄国外交大臣穆拉维约夫的确正式向德国政府发出建议,由德国、法国和俄国联合向英国施加“友好的压力”,以迫使英国停止对布尔人的战争。但是威廉二世对此断然拒绝;宰相比洛则提出将三国相互保证他们在欧洲的所有领土(边界不改变),即要求法国永久承认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割让,为前提条件;这使得法俄的联合干涉没有成功——从这个角度看,威廉二世的确没撒谎。
最关键的一个论点是:看看现在,尽管大多数德国人不喜欢英国人,而他威廉二世则是喜欢英国人的;可英国人却对德国充满猜疑,就如同“三月里的野兔那样莽撞”。他对此很失望地补充了一句“你们这些英国人都是疯的,疯的”——断章取义的理解使得英国人相信这是公开的侮辱。
这些言论见报后,惟恐天下无事的英国报界欣喜若狂,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德大合唱”进入了高潮。他们甚至忘记了其实威廉二世所说的大部分话都是“肺腑之言”,而且也绝非是空穴来风。这位皇帝在仅仅7年前还曾经因为在维多利亚女王弥留之际守候在其身旁而令英国国民感动不已——这些都已经毫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英国人终于得到了他们梦寐以求却长期无法证明的证据:维多利亚女王的外孙、疯狂的德国皇帝是英国最邪恶的敌人。与此同时,广泛同情布尔人的德国国内的民族主义团体和保皇党也严厉地指责威廉二世的“媚英行径”要求其约束自己的行为。
在经历了这次在内政和外交方面都酿成了灾难性后果的采访后,倍受打击的威廉二世不得不连续几个月保持低调。懊恼之余,他开始迁怒于人,表示无法理解为什么这篇被严重“误读”了的报道怎么竟然会通过宰相比洛和帝国外交部的审查?
最终,威廉二世在1909年6月26日“愉快地”接受了这位玩忽职守的首相的辞职。这意外地为提比茨发展海军的宏伟计划扫清了来自帝国宰相府的制肘——此前的6月3日,提比茨与要求放缓海军扩张速度的宰相和小毛奇等人大刚刚发生了激烈的交锋;而各邦国的陆军首脑们也暂时不必去担心陆军军官团的纯洁性问题了。尽管继任宰相的内政国务秘书贝特曼-霍尔维格也反对海军的进一步扩张,但他本人却是一个典型的悲观主义者:他认为欧洲战争已经不可避免,唯一的万幸就是让英国保持中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跟踪者提比茨
1908年发生的这两件大事从政治和军事层面暴露出了英国的反德情绪,使得德国不得不开始加入造舰竞赛——严格地说,德国并不是“发动”了造舰竞赛,而只是“追随”了英国。那种将海军竞赛的责任归于德国的看法,无非是英国媒体和政治家们及其忘了自己祖宗是谁的外国拥趸们那种“只许我或者我的主子有,不许别人有”的“灯下黑”心态的传统表现而已。
尽管此时英国皇家海军近乎“疯狂地打压对手”的造舰计划严重冲击了德国的安全,但是提比茨领导下的德国海军依然按照1908年的修正案,稳步推进着自身的现代化——毫无疑问,在这场造舰竞赛中,德国谋求的并不是战胜英国,而仅仅只是一个“有限目标”——达到英国皇家海军的三分之二,从而使得本国海军成为一支“敌人不会冒险进攻的舰队”——而不是成为一支“打不败的舰队”。这恰恰是英国皇家海军在1815年之后一度采取的舰队发展策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战略目标明确后,德国海军开始了跟踪潜在作战对手和海军科技发展潮流引领者——英国皇家海军的造舰计划。1909-1910年财政年度德国海军在完成“赫尔戈兰”级战列舰的同时,从1910年开始建造5艘标准排水量上升到25,796吨的“凯撒”级战列舰,其5座双联装主炮的口径依然为305毫米。1911财政年度,德国开始建造3艘标准排水量25,796吨的“国王”级战列舰,并在1912年度开工建造了该级的四号舰。
随着相关技术的成熟,德国海军在不了解英国皇家海军“伊丽莎白女王”级超无畏舰主要战术技术数据的情况下,也开始了1913年型战列舰的设计工作。在提比茨的支持下,德国海军对于装备350毫米、380毫米和400毫米的多个战列舰的方案进行了研究,并向德皇威廉二世提出了装备5座双联装350毫米主炮和四座双联装400毫米主炮的两个方案供其选择。1912年1月6日,在提比茨的不动声色地巧妙诱导下,威廉二世在权衡了战力和财力之后,亲自选择了装备标准排水量达到28,100吨,航速22节,装备4座双联装380毫米主炮的方案。
提比茨后来曾经在回忆录中写道:“我们在获知英国人增加了军舰的火力和装甲厚度时,我们决定在1912-1913年间开工的战列舰主炮口径从30厘米直接放大到38厘米。没想到英国人竟与我们的思路完全一样,也装备了同样口径的大炮来打击我们”。
1912年9月30日,威廉二世签署了向巴伐利亚级战列舰前两艘“巴登”号和“巴伐利亚”号拨款的命令,其建造代号分别为“沃尔特”号(SMS Wörth)替代舰和战列舰“T”。自1913年12月20日开始,德国海军陆续开工建造了4艘“巴伐利亚”级超无畏舰以完成舰队替代计划——并计划从该级舰的第3艘“萨克森”号开始,将装柴油机用于巡航!这级战列舰是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建成服役的最后一级战列舰,它们不但成为了完全可以对抗“伊丽莎白女王”级“超无畏舰”的利器,也成为了纳粹海军后来建造的“俾斯麦”级战列舰的直系技术鼻祖。
按照1908年制定的修正案,德国海军从1908-1911年每年将建造3艘战列舰;从1912年开始,将每年开工建造1艘战列舰。但是在英国国会通过的按照“德国造一艘,英国就造两艘”的竞赛法案的对比下,到1917年德国海军的战斗力将不能满足与英国主力舰队2:3的要求,也达不到相当于英国实力60%的最低要求——这被认为是对于维护“均势”所无法接受的。当时的情况是,即使“国王”级超无畏舰全部建造完毕,到1916德国公海舰队也只有包括一个前无畏舰中队在内的16艘战列舰,而英国大舰队则拥有28艘无畏舰。
于是,1911年,提比茨向德国国会提出了对《1900年德国海军法》的第三次修正案,并且在威廉二世和德国主要工业寡头的全力支持下,由德国国会于1912年5月正式通过。根据这个法案:
到1914年,德国海军将拥有5艘战列巡洋舰、13艘无畏舰和22艘前无畏舰,以及32艘巡洋舰、114艘驱逐舰和30艘潜艇;
到1920年,最终完成舰队扩张计划后,整个德国海军将建成由超过10万名官兵操作的包括41艘无畏舰、超无畏舰和前无畏舰以及8艘战列巡洋舰、12艘重巡洋舰在内的现代化舰队,以应付英国的挑战。其中25艘战列舰作为一线战舰与8艘战列巡洋舰编成主力,构成1艘舰队旗舰下辖的3个8舰制战列舰中队和1个战列巡洋舰中队的阵容;此外16艘(较老的)战列舰组成2个二线战列舰中队,作为战略预备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这个计划,德国海军此后每年建造的无畏舰数量将达到2艘,其最直接的影响是“巴伐利亚”级超无畏舰的建造进度被大大加快,同时建造数量也提升到了4艘。
德国的舰队现代化进程使得深受皇家海军牵制的英国政府财政受到了沉重的压力。英国原本认为从1912年到1917年的6年间,德国将以每年2艘的速度建造12艘无畏舰;因此皇家海军原定的无畏舰造舰计划是以1912年4艘、1913年3艘、1914年4艘、1915年3艘、1916年4艘、1917年3艘的速度一共建造21艘无畏舰。
但是在1912年5月德国第三次修正《1900年德国海军法》后,英国发现如果德国1912年、1914年和1916年在原计划的基础上各增加建造1艘无畏舰的话,那么在1912年到1917年间德国海军将新增加15艘无畏舰。此时皇家海军如果要继续维持对德国海军两倍的压倒性优势,那么就必须将1912年到1917年的造舰计划在每年原有的基础上再各增加1艘;一共建造27艘无畏舰!
很明显,从财政的角度来看,要想继续实施皇家海军坚持的“双强战略”,在财政上已经是不可能的;而且哪怕继续长时间维持对德国“2:1”的造舰优势也是不可能的——这还没有考虑俄国恐怖的造舰计划。鉴于帝国财政已经难以承受的事实,英国皇家海军被迫将原来保持对德国主力舰两倍的标准降为保持多于敌人60%的标准,将1912年到1917年的无畏舰建造计划改为25艘。
过量建造昂贵的现代化主力舰,已经让国民生产总值早就被德国超过了的英国,多少有点像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这使得德皇威廉二世又一次看到了寻求英德结盟,或者至少让英国在涉德冲突中保持中立的一线曙光。
德国通过和英国结盟来改善自己的安全形势的意图很明显,但问题是英国又是作何反应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新哥白尼”的启示
在获取英国人的“友谊”这方面,美国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
众所周知,在1890年之前,美国海军不过是一支甚至无力干涉南美国家海上冲突的弱势海军。从1890年开始,随着美国国会通过了海军拨款法案,美国海军才开始建造3艘装备330毫米火炮的万吨级“海防舰”。但是到了1898年,美国海军就拥有了9艘一级战列舰、2艘二级战列舰和2艘装甲巡洋舰,其实力由居世界第十二位迅速跃升到了世界第五位。
更关键的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灵魂人物马汉,在他的一系列论著中毫不掩饰地声称美国必须眼睛向外看,夺取海外基地、排除其他国家在邻近水域获得新的海军基地和加煤地,通过建设一支伟大的舰队来造就“具有进攻能力的部队,仅仅依靠它就使一个国家有能力向外扩张”!
马汉的言论不光在德国,而且在他的祖国也成为了官方指导思想。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宣称他是“伟大的人民公仆”;他不仅被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所推崇,甚至也受到了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接见,被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甚至被《泰晤士报》称为“新哥白尼”。
在马汉的间接影响下,美国开始了迈向海洋帝国的步伐。第一个牺牲品选择的是西班牙。当时美国两大报业巨头普利策和赫斯特竞相在报纸上鼓吹发动对西班牙的战争。赫斯特专门往古巴派遣了记者准备发掘第一手战争消息;但是当干等了几个星期依然无所事事的记者要求中止采访回国时,赫斯特向其发出了一份在新闻史上名垂千古的著名电报:“你负责提供新闻,我负责提供战争”!
不久后,美国以西班牙方面导演了美国海军“缅因”号(USS Maine ACR-1)疑问重重的爆炸为由,挑起了美西战争,从衰落不堪的西班牙这个“搞恐怖主义袭击的专制帝国”手中攫取了梦寐以求的菲律宾和古巴,确立了其在太平洋和加勒比海的强势地位;并最终通过《海约翰-庞斯福特条约》,获得了对巴拿马运河的控制权,在事实上将英国皇家海军的“强势存在”清除出了北美水域。在“拍卖”到了马绍尔群岛、加罗林群岛;正式占领夏威夷、萨摩亚和威克岛之后的1905年,美国海军已经成为了仅排在英、法之后的世界第三位“全球存在”海军——此时,距马汉离开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担任“芝加哥”号防护巡洋舰舰长开始的那次影响深远的欧洲海上服役,不过一个生肖的轮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31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截至1907年,美国海军已经拥有了由16艘前无畏舰组成的面向欧洲方向的大西洋舰队以及由8艘装甲巡洋舰和8艘轻巡洋舰组成的面向亚洲的太平洋舰队——其影响范围远远超过威廉二世麾下的德国海军。1907年,马汉的另一位比威廉二世更生猛的信徒——刚刚因为调停日俄战争而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甚至不顾国会的激烈反对,以“我手中刚好有足够让舰队环游地球半圈的钱”为要挟倒逼拨款,强行将大西洋舰队的16艘即将过时的前无畏型战列舰涂成白色,进行了一次环球航行,对潜在敌人进行武装示威。
而在新的无畏舰的竞赛中,作为无畏舰最早的发起者之一的美国海军更是一马当先:1906年开工建造了两艘装备8门305毫米L45舰炮“南卡罗来纳”级无畏舰;1907年开工建造了两艘“特拉华”级无畏舰;1909年开工建造了两艘“佛罗里达”级无畏舰;1910年开工建造了两艘 “怀俄明”级无畏舰;1911年开工建造了2艘装备了5座双联装356毫米L45主炮炮塔的“纽约”级超无畏舰;1912年开工建造了2艘装备10门356毫米L45舰炮的“内华达”级超无畏舰;1913年和1914年开工建造了两艘装备4座三联装356毫米主炮炮塔的“宾夕法尼亚”级超无畏舰,并计划于1914年建造3艘装备4座3联装356毫米L50主炮炮塔的“新墨西哥”级超无畏舰——这是除了英国皇家海军“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外最强大的超无畏舰。
可见,尽管没有任何国家以美国为假想敌与其进行造舰竞赛,但是以美国海军的造舰计划推进速度,如果大战不爆发,那么美国海军超过英国皇家海军就只是个很现实的时间问题——从建造无畏舰开始,或许不会超过15年!
但奇怪的是,虽然美国海军从一开始就明确了建立一支以远洋进攻舰队为核心的“大海军”,就是用来为全球扩张服务的这一战略目标;而且也确实那样做了;但是,英国居然接受了!事实上,以费希尔上将为代表的一批皇家海军将领,对马汉的那个论证了给皇家海军拨款必要性的学说深以为然。他们在目睹了美国海军崛起了的同时,甚至于连想都没有想过要将美国作为自己的对手。以至于海军大臣塞尔伯恩曾经私下抱怨,第一海务大臣将大西洋另一边的舰队给忘了。
这一切的背后其实并非矛盾,核心在于英国已经意识到了按照其“姑息大国”的外交逻辑,美国的发展是势不可挡的。而且更关键的是,美国属于像法国、俄国那种“惹不起”的能够在全球给英国制造麻烦的噩梦国家;类似的还有日本——这类国家只宜结盟,不宜为敌。
而对于一心想与英国结盟,却又没有什么海外殖民地作为筹码的德国?
——则不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9-16 06: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