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3357|回复: 0

《原来如此》(配诗 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6 17: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杨厘

凯叔道尽朦胧情,阳错阴差作弄人。
尘世虚实确如此,是非难怪假亦真。
(20190226  17:03)

我爱上了那个被所有男人耻笑的女人
       文/何德恺(尚祯)

       在我的印象中还没有哪个女人的脸皮可以厚到她那个地步。我初见她的时候首先电到我的不是她那张漂亮绝伦的脸,而是裙摆下两条笔挺修长的腿。
       据闻她和任何男人来往都惯用腿技,这一点在我来公司的第一天得到证实。对于这样的女人我向来是不屑的,当她提出要帮我收拾行李时我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当然这已经是入职半年后的事了:我要搬去新宿舍,她提出帮忙。我说随你便啊!
       这里的每个男人都那么爱赌,赌到腰酸背痛,天昏地暗。当然她也是爱赌的,只是赌输了从来不认账,最多逼急了撩起裙摆让你看个够。
       她是全公司上下所有男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交流中少了她便会少了几分意趣。郁芷芬,很优雅动听的名字,只可惜配错了人。
       男人对于女人的兴趣似乎带有传播性,当异地的女友张婵来看我,遇到在楼下操场挥舞着羽毛球拍哈哈浪笑的郁芷芬时,我竟然脱口而出:“那是只破鞋!” “没有人知道她已经破到了什么程度!”张婵很惊讶。因为我很少说粗话。
       张婵不算漂亮,但气质脱俗,很注重场合。这么多年我从未见她在公众场合失礼过,更别说像郁芷芬这样肆无忌惮,花枝乱颤。
       然而她作为女人最大的失败也正是为了保持表面上的华贵端庄而忽略了女性应有的风情和妩媚。她这个人过于严肃,听不得“破鞋”这词。
       张婵的例假再次不合时宜地到来,这对每个月只能尝到一次荤腥的我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我的沮丧写在脸上,连抽烟都显得极不专业。
       送她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她突然回头问道:“你怎么可以用这么不堪的词汇来形容一个女人?我看你们公司从上到下没一个正经人,你还是洁身自好得好!”老实说张婵的话我压根儿没听懂。
       公司有没有正经人我不知道,但我怎么就没有洁身自好了?就比如说郁芷芬吧,我敢说我是全公司唯一一个没有和她上过床的男人,连她什么味儿都不知道。
       可她却博爱得很,传闻中,公司上至老板下至传达室大叔,哪个没受过她的接济?
       纠结于这个沉重的问题,我竟然在转身时和郁芷芬狠狠地撞在了一起。当时我想到张无忌和小昭双双坠崖的情景:张无忌无意中碰到小昭的某部位,只感觉有个什么东西软绵绵的。而我却是两只手完全握住了两只鼓胀欲裂的水袋,想甩都甩不开。我承认,手感很好。
       这不是一起有预谋的事件,所以我没有道歉。我只是担忧那两只水袋是否会因为我用力过猛而爆裂。当我稳定了情绪向她看去,只瞥见一条若隐若现的沟。
       我想起了张婵。张婵从不穿低领上衣,领口永远那么固若金汤地挡住了所有男人的视线。那条幽深,狭长,深不见底的沟壑被无情地困顿在暗淡无光的黑白套装下。
       她也该像郁芷芬这样给予它们适当的呼吸,不是么?郁芷芬当然不会吝啬到连这么点小小的冒犯都要追究。彼此沉默了几秒钟,我听到她说:“今晚9点我在培训室等你。”
       整个下午我都在不断地猜想这个女人是何用意。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我的幻想对象不再是张婵,而是触手可及的郁芷芬。她美丽又风情,怎能不引起男人的冲动?没准儿全公司所有男人的想象对象都是她!
       为什么她要在培训室等我?为什么是我?我百思不得其解。以我平素对她的态度,我想不出她有何理由要向一个并不很买她账的男人投怀送抱。莫非,有什么阴谋?我焦急地数时间,居然把瘦长的秒针看成郁芷芬。
      这个时候我根本抵御不了这颗美人桃的诱惑。若在平时我会提醒自己她有多脏,可如今我只希望她最好肮脏到玩儿过就忘。我可不想跟这种女人扯上什么瓜葛。
       第二天碰面的时候,我想躲却发现没有躲的必要。郁芷芬她压根儿没正眼看我!她依然惯用腿技,如同我初来公司时看到的那样使出了招牌动作。但那个男人不是我,是研发部的罗威。
      “今晚还来么?我等你!”她问他。
罗威没有回应,抬手摸了摸受伤的左脸。倘若晚上去培训室的是我,会不会这清晰的掌印现在就呈现在我的脸上?
是的,我没去培训室。我实在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要和我鬼混,我认为这是一个圈套。
       所以当罗威似笑非笑地打趣我和郁芷芬在楼下的亲密接触时,我竟然鬼使神差将这份好差事转送给了他。我告诉他,郁芷芬小姐会在晚间九点左右等男人,请他代替我去。
       然后罗威就去了。他从我房前经过的时候习惯性地朝我的垃圾桶里吐了口痰。我们谁也不知道,等待他的原来不是什么心之向往的事情,而是郁芷芬疯狗似的毒打。她边打边骂:“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姓肖的呢?”
       罗威挨了打,不服:“凭什么姓肖的能来?我不能?”郁芷芬道:“好啊,明晚9点,你再来。”罗威死猪不怕开水烫,又去了。结果隔天早晨脸上又多了两个巴掌印。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郁芷芬有什么理由故伎重演。
       可气的是,再次被打之后,郁芷芬还是会问他:“今晚你还来么?我等你!”罗威抓狂了。是我让他去培训室找郁芷芬的,结果两次他都挨了打。他怀疑是我跟郁芷芬合伙整他,否则郁芷芬这么个小婊子为什么单单和他过不去?
       罗威想通了这道理,就在公司散布了我和郁芷芬的谣言,公司很快传出了我和郁芷芬的风流韵事。
       本来和郁芷芬这种女人传出丑闻不算什么,只是我急于走出浑水,被同事取笑“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及“人不可貌相”。
       大家都说,生活上这样,工作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原本要给我做的项目转给了别人,刚搬去新宿舍不久又给安排回原地。
       可是我一点儿也不恨郁芷芬,因为是我制造了那起“代床事件”。这之后她看我的眼神都那样犀利凛然,我却没勇气回看过去。
       我不明白的是,她为何单单只想和我。我很帅么?客观来说我的相貌还不及罗威。有钱么?地球人都知道我全身上下不超过100元。
       罗威在宿舍楼绘声绘色地描述我和郁芷芬的那些事儿:“上床容易下床难,郁芷芬搞得他元气大伤。好火费碳,好女费汉啊!”
       我醒来后依稀看见一个人影在眼前晃来晃去,那精致身段像极了郁芷芬。
是了,我在被大家追问如何搞定郁芷芬时不小心碰掉了罗威两颗门牙,然后我就晕晕乎乎地躺下了。但她应该没有为我端茶倒水的义务,我只得好心提醒:“轮不着你来照顾我。老子打架不是为了你。”
       张婵想必早已打听到我挨打的原因,但她还是问了我:“为什么要打架?就为那破鞋?”
       彼时“破鞋”正在卫生间替我洗袜子。听到这话,卫生间里没了响动。气氛僵硬得出奇,我不敢想象郁芷芬那张冰冷错愕的脸。
       当张婵提出和郁芷芬单独谈谈的时候我慌了,我担心郁芷芬要黑我一把。如果她咬定和我有一腿,我和张婵岂不完了?张婵是那样一个追求完美的女人,又怎能容忍自己的爱情里有污点?
门外传来两个女人激烈的争吵声,最后郁芷芬的嗓音远远高过了张婵,直到张婵掩面而逃,我知道我完了。我就知道郁芷芬一定会诬赖我跟她有一腿。
       她理所当然被我骂成了婊子。我歇斯底里,掐住她的脖子:“你他妈干嘛偏偏跟我过不去?公司里那么多男人,你找别人去啊!老子不适合你!”郁芷芬沉默许久,哽咽道:“算我贱,好了吧?”“你就是贱!”
       张婵打来分手电话的时候我打翻了郁芷芬端来的热气腾腾的小米粥,顺手扯过她的头发咆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从来都没碰过你!你为什么要害我?我和张婵都六年的感情了……”
       张婵结婚那天我没去,只是让郁芷芬代为转达了我的祝福。是的,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新郎竟然是郁芷芬的哥哥。他们已经暗中交往半年了,而我却浑然不知。这也就是这半年来张婵屡屡以例假为由拒绝和我在一起的缘故了。
       如今张婵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不得不和我说分手。这就是对于任何事情苛求完美的张婵对待我们爱情的态度。而我却一直以为是被称作“破鞋”的郁芷芬破坏了我们的感情,对其羞辱不止。
       郁芷芬很早就发现她未来的嫂嫂竟然还有段未了情,而我就是那段未了情的冤大头。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开始关注我,了解我,久而久之就爱上了。
       那次我们之所以撞到一起就是因为她急于追上张婵问她到底想怎么样。
她实在不忍看我如此受骗,她才说“今晚9点在培训室等你”,不过是为了告诉我实情,不想等来了罗威。
       只是有过几次失败的办公室恋情,她被人描述成了那么不堪的形象。只因为她美,美得绚烂夺目。只是想把渴望偷腥的男人暴晒在阳光下,她成了男人们争相唾骂的对象,没完没了。
       郁芷芬依然笑靥如花地穿梭于公司的各个角落,只是话少了很多。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她没有过多的丑闻在身,或许也会像一个普通女孩子那样让人向往。
       当某一天郁芷芬再次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时,我发现我还是爱她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3-25 07:1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