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楼主: 羊羔子

武备散记(不定期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奴隶的梦

每个人大概都会做梦,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对于梦的成因,科学家绞尽脑汁去研究,仍旧还没得出明确的结论。梦境有的时候美好,有的时候丑恶。有人认为,梦境是现实世界的缩影,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人认为,梦境是高级思维活动的表现,能够反映人的心理活动;当然也有人认为,梦境纯属主观臆想,就是睡够了之后胡思乱想。有的人相信梦境,有的人不相信梦境。不管相信还是不相信,人终究还会做梦,会梦呓,会梦魇,会白日做梦,会黄粱一梦,会醉生梦死,也会如梦初醒。所以,人不会不做梦。

既然无法制止,梦就会如影随形,侵袭人的内心。人们渐渐用科学的态度来面对梦境,学习如何开导自己,把梦境和现实生活区分开来。

很多时候,人们宁愿相信梦境,相信美好的梦境,并且,他们的所作所为,会向着梦中的美好奋进。因为他们相信,梦中的美好,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在现实生活中实现。一个人会有自己的梦想,一个民族或者国家,也会有自己的梦想。于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地点,特定的人们在特定的国度,做了一个特定的梦,这个梦叫做“中国梦”。

因为人物角色不同,梦想也不一样。换句话说,梦想因人而异,因为国家和民族的不同也有差异。中国人有中国梦,美国人有美国梦,日本人有日本梦,巴西人有巴西梦,诸如此类。

不做梦的人是不完整的,人首先要做梦,然后才有梦想,接下来再向着梦想前进。他很亲善,亲善到和每个人都亲密无间;也很依赖,依赖到不请自来,人们无法摆脱。

当梦想成为一个群体共同的行为指南——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那么他就被赋予了政治内涵,不再被某个单独个体的行为左右,具有法理意义,具备对现实生活的指导力。所以,梦境和现实生活有一致的一面,他不仅来源于现实生活,还能够指引现实生活。

他不属于哪个人独有,也不属于哪个国家或者民族独有,他有一个普遍性,一个人人都落不下的普遍性,人人都会做梦。所以,每个人都有实现梦想的机会,每个国家和民族,也有实现梦想的机会。

人的数量很多,所以人们的梦想也很多,多到成千上万。而国家和民族的梦想,只能有一个,当然在这一个梦想里面,会有几条或者几十几百条内容,但是,的的确确只能是一个梦。个人的梦想和国家民族的梦想不可能完全一样——比如张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想要到五星级酒店吃顿大餐。但是,如果说哪个国家的梦想也是这样,是不是太搞笑。当然我们可以认为:国家的梦想,是让全体人民都能到五星级酒店撮一顿,但是,个人的梦想和国家的梦想显然不太一样。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人们号召,让个人的梦想和国家民族的梦想统一起来。于是,有一些人,把民族复兴,实现中国梦作为自己的梦想,作为终生奋斗的目标,让个人的梦想成为中国梦的一部分。尽管这样的人也需要生活,需要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也需要吃喝拉撒,也会生老病死——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是人就会做梦,或者说,哺乳动物都会做梦。又或者说,凡是生长大脑的生物,都会做梦。人能做梦,可能猪啊狗啊猫啊什么的都会做梦,只要是有情感的动物,可能都会做梦。不但现在的人会做梦,以前的人也会做梦。以前被视为畜牲的人——奴隶,也会做梦。我们可以认为,奴隶也有梦想,奴隶的梦想是什么呢?大概就是摆脱受奴役的地位,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梦想叫做“奴隶梦”。

想要摆脱被奴役的命运,并非只有奴隶,还有其他的同情者。这些同情者,包括权贵当中的没落者,因为各种不情愿的原因,被排挤出统治集团,沦落到和奴隶一样的社会地位,所以会和奴隶们惺惺相惜。因为这部分人同时具备权贵阶层和奴隶阶层的社会背景,又具备奴隶们所缺乏的知识和教养,并且最重要的是:胆子够大,能为奴隶们争取权益,因而常常被奴隶们视若神明——其实奴隶们很可能就把这些人当成神仙。在过去的年代,这部分人有一个共同的称谓:没落的知识分子。

在一百多年以前,大清朝代奄奄一息,苟延残喘的时候,就曾经出现这么一个人没落的知识分子——洪秀全。他不但有自己的梦想,而且还把自己的梦想,升格为国家和民族的梦想,他要创造一个人间天国,要带领奴隶们实现梦想,让奴隶们摆脱受奴役的地位。并且,他的确带领奴隶们,干出来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在史书上写下了浓重的一页。于是后来,有一首歌被广为传唱,这首歌开头的一句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洪秀全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他曾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5 1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羊羔子 于 2019-10-25 14:14 编辑

12  要把事物放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去看待

现在的人,很难体会过去的那段历史,那个血与火交融的年代。很难体会那时的人们,是如何忍受艰难的生活,又是如何艰难的求生,乃至于奋进和抗争。

当我们回看那段历史的时候,也许会充满好奇,也许会带有种种不同的目光,或者敬仰,或者不屑,或者无动于衷。这一切,仅仅来源于文献的记载、和课本里面的描述——尽管这些内容可以浩如烟海,尽管这些内容可以倍加详尽,仍然不能给予人们,一个给认知定性的理由,原因是——人们认知的起点不一样。可能有人会说:我的祖辈是农民,他们一辈子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可是,他未必会告诉你,他的祖辈,也许曾经投身过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战争,那场延续将近两百年的运动,现在仍然继续着——我们可以称之为运动,叫做土地革命运动,我们也管那段历史叫做“太平天国运动”。

然而,这只是一个起点,之所以称之为起点,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起始于太平天国的土地革命运动,是一个开端,一个有划时代意义的开端。从那时开始,就正式区别于古代历史上的农民运动,不再把改朝换代作为目的,而是——将建立反映工农利益、更具近现代意义的新型国家,作为斗争的目的,并且他们不但做到了,还为后人开了一个好头——尽管他们失败了,后人却成功了。他们的血没有白流,他们留给后人的,不只是顽强的斗争精神,还有灵活的斗争策略,和植根于内心深处的红色基因。

所以,前人的梦想,不仅属于他们自己,也属于后人。也许他们在斗争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所做的一切,会带给后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后人不会忘记,前人给自己带来了什么,给自己带来了多么珍贵的财富。所以,后人才会有义务,去完成前人没有完成的任务,完成前人没有实现的梦想。

当洪秀全又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应该会有醍醐灌顶一般的感觉,并且沉浸在梦中,和大多数人一样,回忆梦中的情节,一半会儿清醒不过来。但这只是暂时的,因为他很快会感觉到,肚子里面饥饿难忍——他已经连续折腾了四十多个日夜,没有正经进食了。对于这个大男孩来说,似乎并不致命,他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大男孩,动不动就趴在被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