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楼主: 羊羔子

武备散记(不定期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奴隶的梦

每个人大概都会做梦,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对于梦的成因,科学家绞尽脑汁去研究,仍旧还没得出明确的结论。梦境有的时候美好,有的时候丑恶。有人认为,梦境是现实世界的缩影,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人认为,梦境是高级思维活动的表现,能够反映人的心理活动;当然也有人认为,梦境纯属主观臆想,就是睡够了之后胡思乱想。有的人相信梦境,有的人不相信梦境。不管相信还是不相信,人终究还会做梦,会梦呓,会梦魇,会白日做梦,会黄粱一梦,会醉生梦死,也会如梦初醒。所以,人不会不做梦。

既然无法制止,梦就会如影随形,侵袭人的内心。人们渐渐用科学的态度来面对梦境,学习如何开导自己,把梦境和现实生活区分开来。

很多时候,人们宁愿相信梦境,相信美好的梦境,并且,他们的所作所为,会向着梦中的美好奋进。因为他们相信,梦中的美好,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在现实生活中实现。一个人会有自己的梦想,一个民族或者国家,也会有自己的梦想。于是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地点,特定的人们在特定的国度,做了一个特定的梦,这个梦叫做“中国梦”。

因为人物角色不同,梦想也不一样。换句话说,梦想因人而异,因为国家和民族的不同也有差异。中国人有中国梦,美国人有美国梦,日本人有日本梦,巴西人有巴西梦,诸如此类。

不做梦的人是不完整的,人首先要做梦,然后才有梦想,接下来再向着梦想前进。他很亲善,亲善到和每个人都亲密无间;也很依赖,依赖到不请自来,人们无法摆脱。

当梦想成为一个群体共同的行为指南——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那么他就被赋予了政治内涵,不再被某个单独个体的行为左右,具有法理意义,具备对现实生活的指导力。所以,梦境和现实生活有一致的一面,他不仅来源于现实生活,还能够指引现实生活。

他不属于哪个人独有,也不属于哪个国家或者民族独有,他有一个普遍性,一个人人都落不下的普遍性,人人都会做梦。所以,每个人都有实现梦想的机会,每个国家和民族,也有实现梦想的机会。

人的数量很多,所以人们的梦想也很多,多到成千上万。而国家和民族的梦想,只能有一个,当然在这一个梦想里面,会有几条或者几十几百条内容,但是,的的确确只能是一个梦。个人的梦想和国家民族的梦想不可能完全一样——比如张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想要到五星级酒店吃顿大餐。但是,如果说哪个国家的梦想也是这样,是不是太搞笑。当然我们可以认为:国家的梦想,是让全体人民都能到五星级酒店撮一顿,但是,个人的梦想和国家的梦想显然不太一样。

为了解决这个矛盾,人们号召,让个人的梦想和国家民族的梦想统一起来。于是,有一些人,把民族复兴,实现中国梦作为自己的梦想,作为终生奋斗的目标,让个人的梦想成为中国梦的一部分。尽管这样的人也需要生活,需要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也需要吃喝拉撒,也会生老病死——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是人就会做梦,或者说,哺乳动物都会做梦。又或者说,凡是生长大脑的生物,都会做梦。人能做梦,可能猪啊狗啊猫啊什么的都会做梦,只要是有情感的动物,可能都会做梦。不但现在的人会做梦,以前的人也会做梦。以前被视为畜牲的人——奴隶,也会做梦。我们可以认为,奴隶也有梦想,奴隶的梦想是什么呢?大概就是摆脱受奴役的地位,我们也可以把这个梦想叫做“奴隶梦”。

想要摆脱被奴役的命运,并非只有奴隶,还有其他的同情者。这些同情者,包括权贵当中的没落者,因为各种不情愿的原因,被排挤出统治集团,沦落到和奴隶一样的社会地位,所以会和奴隶们惺惺相惜。因为这部分人同时具备权贵阶层和奴隶阶层的社会背景,又具备奴隶们所缺乏的知识和教养,并且最重要的是:胆子够大,能为奴隶们争取权益,因而常常被奴隶们视若神明——其实奴隶们很可能就把这些人当成神仙。在过去的年代,这部分人有一个共同的称谓:没落的知识分子。

在一百多年以前,大清朝代奄奄一息,苟延残喘的时候,就曾经出现这么一个人没落的知识分子——洪秀全。他不但有自己的梦想,而且还把自己的梦想,升格为国家和民族的梦想,他要创造一个人间天国,要带领奴隶们实现梦想,让奴隶们摆脱受奴役的地位。并且,他的确带领奴隶们,干出来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在史书上写下了浓重的一页。于是后来,有一首歌被广为传唱,这首歌开头的一句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洪秀全的所作所为,就是为他曾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5 1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羊羔子 于 2019-10-25 14:14 编辑

12  要把事物放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去看待

现在的人,很难体会过去的那段历史,那个血与火交融的年代。很难体会那时的人们,是如何忍受艰难的生活,又是如何艰难的求生,乃至于奋进和抗争。

当我们回看那段历史的时候,也许会充满好奇,也许会带有种种不同的目光,或者敬仰,或者不屑,或者无动于衷。这一切,仅仅来源于文献的记载、和课本里面的描述——尽管这些内容可以浩如烟海,尽管这些内容可以倍加详尽,仍然不能给予人们,一个给认知定性的理由,原因是——人们认知的起点不一样。可能有人会说:我的祖辈是农民,他们一辈子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可是,他未必会告诉你,他的祖辈,也许曾经投身过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战争,那场延续将近两百年的运动,现在仍然继续着——我们可以称之为运动,叫做土地革命运动,我们也管那段历史叫做“太平天国运动”。

然而,这只是一个起点,之所以称之为起点,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起始于太平天国的土地革命运动,是一个开端,一个有划时代意义的开端。从那时开始,就正式区别于古代历史上的农民运动,不再把改朝换代作为目的,而是——将建立反映工农利益、更具近现代意义的新型国家,作为斗争的目的,并且他们不但做到了,还为后人开了一个好头——尽管他们失败了,后人却成功了。他们的血没有白流,他们留给后人的,不只是顽强的斗争精神,还有灵活的斗争策略,和植根于内心深处的红色基因。

所以,前人的梦想,不仅属于他们自己,也属于后人。也许他们在斗争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所做的一切,会带给后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后人不会忘记,前人给自己带来了什么,给自己带来了多么珍贵的财富。所以,后人才会有义务,去完成前人没有完成的任务,完成前人没有实现的梦想。

当洪秀全又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应该会有醍醐灌顶一般的感觉,并且沉浸在梦中,和大多数人一样,回忆梦中的情节,一半会儿清醒不过来。但这只是暂时的,因为他很快会感觉到,肚子里面饥饿难忍——他已经连续折腾了四十多个日夜,没有正经进食了。对于这个大男孩来说,似乎并不致命,他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大男孩,动不动就趴在被窝里耍性子,玩懒,他是十九世纪的男孩,和他同龄的人,大多早已在十五六岁的年纪就结婚生子。三十岁则是人生的一大关口,超过一半的人口,会在三十岁之前离开人世。而刚从梦中醒来的洪秀全,年方二十五岁,他已经熬死了很多同龄人。

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告诉我们,要把事物放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去看待,避免用一个时代的眼光,去看待另一个时代的人和事。这是百试不爽的佳镍,当然毫无异议。但是有一些习惯了的思维方式,还是值得商榷。比如天下大同的观念,并不是古人独有,不仅仅属于封建的宗法制社会,对现代社会也具有高度的指引意义。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认为,我们不可以用唯物主义的思维方式去看待?不可以用现代人的眼光去看待呢?事实带来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说的不是盖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伟大的构想,不就是为了建设大同社会吗!

近代历史上,又一次把建设大同社会的构想落实到纸面上的,当属康有为——他也是广东人,曾经写过一本《大同书》,在当时引起舆论大哗。由此可见,并不是所有的事物,都必须要放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去看待。当然,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也可以在整体上,被看成是一个特定的历史大环境。只有在这个角度下,才能把建设大同社会的思想,看做一个比较完整的事物。这个观念,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知识分子,包括——没落的知识分子。

洪秀全大概还没有完全意识到,他已经沦落到破落的程度。因为他所为之努力的科举考试,连当时广东省的院试都没有通过。而在那时的人看来,只有到京师里面的紫禁城晃悠一圈,参加一回殿试,得到皇帝的钦点,才是对寒窗苦读的最好回报。为了达成此种目的,除了精湛的学艺,良好的家事世背景也不容忽视。家世背景决定了朋友圈的质量,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以及会否得到名师大儒的指点,而这些所谓的名师大儒,又往往是一些和朝中权贵有密切联系的人,他们的理念,是当时儒学研究的主流成果。这班人对朝堂影响之大,可就是难以用言语形容了。

洪秀全的家世,似乎并没有给他所需要的帮助,尽管他的家族似乎不那么穷困潦倒,否则他的族弟洪仁,是不大可能在香港活动好几年的。既然不是公派,那么只好自掏腰包,好在他还有稿费可以赚取。洪仁不是被卖到南洋的猪仔,也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偷渡客,那时到处都是偷渡者,从广东沿海出发,到别处谋生。他需要体面一些,不可以太寒酸,以免被金发碧眼的传教士韩文山嫌弃。他在虽然人在香港,离欧洲很远,却可以比较直观的了解西方的情况,其门派则属于源流于基督新教路德宗的巴色教会。洪仁不但学习的很好,学习完毕之后,又偷渡回来给洪秀全当左右手,帮助洪秀全搞自上而下的君主立宪制改革。这在当时又属一大奇观,不会被圣公会把持的英国议会喜欢,和英国自下而上的君主立宪改革格格不入。《资政新篇》就是此人的杰作,早于戊戌变法四十多年,足见此人不同凡响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对于洪仁此担碳ず樾闳拇呵锎竺危攀撬簧凶钪匾氖虑椤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25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总结帖,人才啊,建议加封版主职位,更好的为大家服务。

点评

不好意思,才看到帖子。 感谢龙大的推荐,也感谢船长的指引。 由于时间和精力的限制,没有办法承担版主的重任,还希望多多包涵。 再次表示感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2 19:53
《论坛事务》版块发有《版主征聘启事》~  发表于 2019-10-26 02:08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9: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羊羔子 于 2019-11-2 19:20 编辑

13  客家人的身份

其实,洪秀全的家世不但不怎么样,而且还拖了他的后腿,这又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他的姓,他姓洪。这个洪字,是洪门的洪,朱(元璋)洪武的洪。自打康熙后期,抗清力量复国无望,就遁入民间搞地下活动,但是组织十分严密,并且制定严厉的规章来约束会众,其形式就是洪门的堂会制度。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后,南方沿海的港口对外开放,伴随着大量商品的涌入,越来越多的百姓失业,洪门的各级堂会,吸收这些失业人口,势力再次发展起来,逐渐转为半公开的状态。并且,因为社会影响的扩大,使贫苦群众产生了依赖,于是,又具备了相当的群众基础。结果,洪门再一次成了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样半公开的庞大组织,又以各种会所的名号被人熟知。比如四川的哥老会,上海的小刀会,广东的三合会,还有天地会,以及后来水火不容的青红帮等等,由福建南少林的五位师祖分门开创,就是传说当中的少林五祖,起源于明末汉人的抗清斗争。

今天的洪门,有些人已经沦落成为和意大利黑手党、日本山口组同类的角色,靠非法营生度日。但是,这仅仅是很少的一部分,绝大多数是奉公守法的良民。为什么这样说呢?

能够到国外定居的人,只有很小一部分是公派,大多数人属于投亲靠友。那么这些亲友,大多是从宋朝开始向海外逃难,到明清又达到一个高潮,并以洪门的组织形式维系华人社群的安稳。也就是说,如果某人想要在国外定居,那么他必定要争取,以某种形式得到洪门的庇护。当然,也可以争取坐地户的庇护,然而洪门必定是首选,因为如果排斥洪门,就等于和华人社群分隔开来,成为流浪者,谁愿意干这样的事情?

实际上,洪门已经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社会组织,把海外华人连接起来。因为不同堂口的分化,其政治特征也呈现一定的向背。有的和祖国亲近些,有的越发当地化。但是,只要还接受洪门的规制,就等于承认自己是华人的一份子,承认自己是炎黄子孙。

尽管这样,仍旧不可以否定,洪门创立的初衷,是为了反清复明——正是洪门与清廷几百年的斗争,才最终取得了辛亥革命的胜利。也可以认为,这种民族之间的关系,也是近现代历史的一条主线。那么,我们既然承认辛亥革命的功绩,就等于承认,洪门在历史上的积极作为。但是这些对于本文来说,又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如果仅仅因为洪秀全的姓,就把他和洪门扯上关系,未免有些牵强。这里就要强调,洪秀全的客家人身份,以及客家人强烈的宗族观念,要远远甚于其他群体和现在的人。洪秀全的家乡,在现在的广州市花都区,在珠江流域的北江沿岸一带。建筑土楼是客家人的一个习惯,一是可以防止野兽来叼人,二是防御土匪,保护生命财产。早在五胡乱华时期,客家人大举南迁,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随着历朝历代汉人不断南迁,客家人也相互挤压,耕地越来越紧促,常常酿成械斗。到了洪秀全那个时代前后几十年的时间,随着人口激增,最终酿成了几百万客家人长期的械斗,造成大量人口损失。而朝廷则沦为调停的角色,兵勇们看着械斗完毕,前来打扫战场,官员进行调停。客家人所依赖的土楼一类建筑,为保护人口的生命安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其实,就是另一类的城堡,虽然没有中世纪欧洲的城堡那么奢华,那么高大上。

那么因为当时的民族矛盾,朝廷很乐意见到,客家人的内讧,这对维持统治是很有利的,自然也就不会将土楼彻底拆除。其实也不可能完全拆除,因为这一类建筑也是太多了,再说地主也要靠这个藏匿粮食和金银珠宝。所以打土豪其实不那么容易,且不说那高墙一般人根本爬不上去,就是能爬上去,也会有家丁手持刀枪火器对付。

土楼是不动的,人却可以活动。土楼也常常成为洪门堂口的垛头,作为活动的基地,或明或暗对付官兵。于是,土楼是一个使官兵眼花缭乱的存在,他们常常确定不了里面是不是有洪门的人在活动。在兵勇的眼里,凡是不大规矩的汉人,几乎都可以列为怀疑对象,因而需要提高警惕,自然对这类建筑多加防范。而建筑里面的人,则常常被怀疑成为洪门的人。久而久之,洪秀全的“洪”字,就成了危险的代称。而“洪”字的谐音“红”,因为使用频率极高,就成了一个标志性的颜色,延展到衣着穿戴上面,成为武装活动的标识。比如方世玉、洪熙官的红花会,帮众都喜欢戴红花;还有红灯照,帮众尽是女子,爱打红灯笼;还有太平军战士,扎红头巾;国民革命军,带红袖标,扎红领巾;还有…

到这里,基本可以确定,因为洪秀全的姓,和他的客家人身份,已经足可以使他,不似普通人那样受人待见。而他自己却完全可以不理会这个,只把自己当成莘莘学子当中的一个,好像和别人没有什么区别。他居住的那个村子,到底有没有土楼一类的建筑,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居住的那个村子,和周围好几个村子,大约也有几百口人,都属于洪姓一族,沾亲带故。也是一股势力,属于地方官重点关照的对象。朝廷对“洪”,和“红”的恐惧,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障碍,挡在他的面前,限制他的仕途。他又该如何突破这个障碍,来取得朝廷的信任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1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龙文心 发表于 2019-10-25 19:09
不错的总结帖,人才啊,建议加封版主职位,更好的为大家服务。

不好意思,才看到帖子。

感谢龙大的推荐,也感谢船长的指引。

由于时间和精力的限制,没有办法承担版主的重任,还希望多多包涵。

再次表示感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08: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羊羔子 于 2019-11-9 10:19 编辑

14  究竟是何方神圣?

曾经有一个非常流行的说法,叫做“西化”。顾名思义,就是“西方化”,向西方贴近,也可以理解为“向西方学习”。有些激进的观点主张“全盘西化”,事实证明这是一个笑话。那么比较大众的观点是,大规模向西方学习的起点,是清朝后期的洋务运动,比较主流的舆论,也是倾向于此。但是这并不是很全面,因为这个观点忽视了太平天国在这方面的突出表现,尤其是在理论方面的建树——忽视了“资政新篇”的内容里面,有关于发展新兴产业的表述。而这些表述,则是不可忽视的事实——我们可以暂且不去探讨,太平天国在此理论的指导下,到底做出了什么样的成绩。因为这些成绩,很快就转化为湘军和淮军的战利品,成为后来洋务运动的实践基础。

洪秀全当然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当南京外围粮道上的关键节点常州和宜兴,被李鸿章的淮军伙同洋枪队攻破,南京的陷落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这个结果,并不符合他创立太平天国的初衷,那他的初衷究竟是什么样子?

不过,朝廷对于江浙以南,客家人聚居的地区,统治越来越薄弱,却是不争的事实。洪门在这一地区的势力,也越来越强大,以至于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攻破了虎门要塞,让朝廷正规军谈虎色变的英国军队,在广州郊外一个叫三元里的地方,被一些组织松散、武器低劣的民团加群众武装,打得落花流水,豕突狼奔,可怜到需要朝廷的官员前来调停解救。

我们姑且不去探讨当时,朝廷是多么腐朽没落,这些东西大概也是说烂了。能使人提起兴趣的是,这些个群众加民团的松散武装,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有如此神通,做出这般大事。

广州城防坚固,兵员充足,却被英军不战而屈人之兵。在城北的制高点被占领之后,总督马上卑躬屈膝求和。所以,那高大的城墙,并不是为英国人准备的。既然如此,那又是防备谁呢?答案只能是,以客家人为主体和领导力量的洪门地下武装。这些地下武装的成员,通常是在某一家庭成员加入洪门的某一分支组织之后,全家人都跟着成为实际成员。男女老少各显其能,各司其职,把朝廷的军队和爪牙,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这样的丰功伟绩,自然会传扬到,广州城北的花县——洪秀全居住的村子,和全村人的耳朵里。但是实际上,他们的这个村子,和别的村子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一样会把朝廷的军队和爪牙,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这样的地理位置,远离京师,朝廷统治薄弱,给洪门会派的发展壮大,提供了良好的滋生土壤。同时,也给外国势力向境内渗透,腾出了空间。传教士带来的,除了长篇大论的经书,新旧约全书之类,还有国外的风土人情,人文世故,和国外的政治体制。那么,我们可以据此来推断,这些东西,能够影响当时的知识分子,给他们一些想象的空间来思索,怎样让国外的体制,尤其是当时的日不落大英帝国的体制,怎样能够成为一种养分,滋养已经快要干枯的朝廷。

作为一个佼佼者,洪秀全必定有这样的成熟观点,来应对他去参加的会试。如果他的思想不够成熟,他不大可能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搞了这么一个声势浩大的太平天国运动。然而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后来康有为和梁启超搞得的那些,但是他和冯云山、洪仁搞得的这一套,的确是前无古人。他们研究的是,如何在周(朝)制的框架下,建立更加优越的国家政权。从这一角度理解下,才会发现,他们所做的事情,的确是不同寻常。

那么我们理解这个事情,应该是存在一些障碍,因为这个事情确实没有成功。但是并不妨碍对其开拓性意义的认知,在中华民族风雨飘摇的艰难时刻,先人们为了自己的国家和全体人类的命运,做出了怎样的艰苦努力,做出的多么大的牺牲。

这样的章法,大半出于洪秀全的主导,和冯云山的谋划,虽然看起来的确脱离群众。太平天国的等级制度,也十分森严,这与拜上帝会人人都是兄弟姐妹的理念并不兼容,看起来也非常矛盾。唯一合理的解释,就只能是周(朝)制的约束了。其实说起来也不是太难理解。所谓的周制,也就是西周时期的体制,以分封制为主要表现的政治体制,诸侯国拱卫天子——这也能解释,洪秀全为什么会封那么多的所谓王爷。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官兵平等,官民平等的观念,第一次成为全员的共识,被所有成员接受,并且得到较为广泛的执行。这样的基础之上,后来的人才有了足够的思想条件,做了一件叫做“三湾改编”的事情,将官兵平等的观念,不折不扣的引入现代军队,成为建设人民军队关键的思想要素。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6 1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5  群众对互助的精神渴求

为了证明以上叙述的观点是合理的,需要列出一些事实来进行证明。因为在许多人看来,人民军队的方方面面,最初都是学习苏联的规制,包括官兵平等的建军思想。其实这是个误读。

实际的情况是,在苏联建立苏维埃政权一直到1945年苏德战争爆发,苏联红军的的中心任务,并不仅仅是发展军事实力,虽然这是必须的。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任务,就是肃反和清洗,把军队里面的旧地主和旧贵族、资产阶级复辟分子清理出去。而且,这部分人的数量也是极其庞大,以至于部队的员额大幅下降。

那么从这个情况得知,苏联红军内部的阶级成分,是比较复杂的,军队内部的斗争非常激烈。在这种情况下,又是否具备足够的条件,来完成官兵平等的政治任务呢?我们可以认为,有关于这方面的努力,是有效的,但是不能证明,官兵平等的思想,是从苏联红军学来的。这里的一个关键事实在于时间节点——三湾改编的时间是1927年的九月末到十月三日。而苏联在这个时候正在进行内战后的恢复,政策较为宽松。对商品和投资的需求,导致大批旧贵族混入政权指手画脚,同时也有大批人混入军队,充当定时炸弹。于是在1927年的十月一日这一天,斯大林开启社会主义建设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正式告别列宁时代的“新经济政策”,同时,也开始了在全社会范围的大规模清洗。这个情况说明在当时,苏联并不具备条件,输出官兵平等的思想,起码做不出来这个样子,那又该怎样教给别人呢?

我们不能证明,官兵平等的思想来源于苏联,同样,也不能证明,是来源于基督教人人平等的思想,虽然太平军把这个口号喊的很响。因为这个思想,包涵多方面的源头,里面最大的一个方面,应该就是延续了上千年的民族关系——汉民族在不断的南迁逃难过程中,形成的互助思想。这种互助的思想,建立在饥寒交迫,和生存权利被剥夺的基础之上,因而就具备了无产阶级的特征——除了子女之外一无所有,并且同当地的少数民族产生了极大的共鸣——就是因为,这种互助性的生存状态,十分接近原始社会的公有制。

在这里探讨人性也许并不合适,但是,在本段内容结束之后,这样的看法大概率会扭转。这种互助思想下生活的人,最大的愿望不过是小康,但是,即便这样微小的愿望,也经常实现不了,因为他们无法通过努力,获取他们生活所必须的东西,而这些东西,通常掌握在大户手里,我们可以把这些大户叫做土豪。但仅仅是土豪而已,是不是劣绅还要另说。

这种情况下,基层的地主阶级分化十分严重。大部分人逐渐加重对农民的剥削,将农民推向一无所有的境地,这些人属于土豪里面的劣绅一类;还有一小部分,为了避免被打土豪分田地,选择缓和同农民的关系,想一些办法,来减轻农民的负担,这些人属于土豪里面的开明一类。然而,这样的结果,又加重了人身依附关系。因为农民掌握的生产资料越来越少,无法通过劳动创造价值,满足不了一家人的生活所需,最后只好吃等靠。于是乎,这些开明的土豪就成了救主一般的人物。我们可以认为,这部分人属于没落的知识分子,因为他们能够妥善处理阶级关系,不让农民造反,修养普遍比劣绅要高出一截,能够取得群众的信任,铁了心跟随他们闹革命。所以历朝历代的农民战争,几乎都有这样一批没落的地主阶级知识分子,把家产拿出来充做公用,并且成为农民战争的领导者。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人,属于改良分子,也属于开明一类,张居正范仲淹曾国藩左宗棠这些。他们没有转化成为知识分子当中没落的那一群,所以不能称之为没落的知识分子——他们是得意的知识分子。

洪秀全究竟是属于哪一种呢?答案看起来应该比较明显了。他在创立拜上帝会以前,是不是以救主的面目出现在群众眼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永安封王以后,他就彻底的以救主的面目出现在群众面前。最为有力的证据,就是“圣库”的设立,在财产公有的前提下,极大的满足了群众对互助的精神渴求。我们也可以认为,圣库是为了临战需要而设立的,但这并不全面,虽然这也是战时体制的一个方面。否则的话,是不需要这么一个响亮的名头的。如果说圣库的临战意义比较大,那“人民公社”的临战意义又有多大呢?起码在这一代人看来,“人民公社”的生产意义,要比临战意义更大。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11-22 02: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