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楼主: 羊羔子

武备散记(不定期更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20: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高离婚率的背后,其实是变相的一夫多妻,这使得主人公可以拥有多些的选择,以免财产无人继承。而婚姻制度,则确定了继承的顺位关系,从而使之与原汁原味的一夫多妻相比,更加进步一些,在相当程度上消除了嫡庶之争。
IMG_20181106_210634.jpg
IMG_20181106_211407.jpg IMG_20181106_210457.jpg
这个观念蔓延开来,种姓底层会被失败婚姻带来的损失困扰,财富难以集中使用,从而减轻种姓上层的统治压力。单向选择的婚恋取向,不大符合多样化的情感需要。带来的必然结果,是枯燥单调的情感生活。会导致叛逆的出轨行为,肉体出轨精神出轨,使婚姻的失败泛社会化。夫妻制度是现实的存在,其社会背景却决非简单,能够体现文化底蕴的丰厚程度。那么,这种认同来源于,对基督教义的半排斥性吸收。其社会效应,根本表现为,土地使用权的不可抗性流转。在土地公有的前提下,基本上杜绝了世袭的可能。具体的表现是,在继承关系提上日程的情况下,更倾向于把使用权变现转为货币资本。但是无法摆脱的事实:世袭的欲望常在,给土地再分配带来阻力。体现在社会关系上,是泛姻亲化泛裙带化的种姓联盟。这个现象,使不同社会形态的同质化发展路径越发清晰。虽然有一定的章法可以遵循,却也弱化了对文化底蕴的继承性发扬。
IMG_20181106_23302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2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固化的套路是,挫败以分化土地集中为目的的行政干预。除了影响种姓底层的上升通道,对上升到种姓上层者,进行有效的收拢,纳入其种姓联盟。这样,其实使调控行为的成果化为乌有。
IMG_20181106_210321.jpg
20181106-204648.png
固化与反固化的斗争,从始至终未曾停止。在历史上,始于禹的禅位。春秋时期对姬性统治家族的瓦解,把这个斗争公开化。后来逐渐发展成反对家族统治与民族统治交替出现的局面。在反对民族专制的同时,也应客观看待其正反两面。较之“家族”这个事物,其涵盖面更为广泛,有一定程度的进步,仅此而已。
IMG_20181107_20305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2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对化的斗争,集中体现在土地制度的变迁。围绕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斗争贯穿历史。在社会关系上,逐渐由,对领主土地的重新分配,发展到关于宗法制度的存留。实际上,虽然宗法制度被废除,却被更为稳定和广泛的种姓联盟取代。这一点,蒋氏四大家族是个典型,其形态也比较简单露骨。
IMG_20181106_205706.jpg
IMG_20181106_210013.jpg
尽管这样,也必须要看到,宗法制的政治经济形态可以打破摒除,其文化意义不可以舍弃。这个有充分的依据,如果有人不认同的话,是不会被相信的。否则就不会有祭奠的行为,乃至于国家公祭日的设立。
IMG_20181107_205040.jpg
其根本原因在于,一个民族或国家所以存在和发展的哲学意义: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是爹娘生的,爹娘是爹娘的爹娘生的,爹娘的爹娘 ,是由爹娘的爹娘的爹娘生的,以此类推;爹娘要生孩子,孩子也要生孩子,孩子的孩子还要生孩子。不管是胞生,还是试管生,还是克隆生,终究要生。以此类推。
IMG_20181107_204034.jpg
而不是孙猴子那样,直接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IMG_20181106_234558.jp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15: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羊羔子 于 2018-11-30 15:43 编辑

(二十)种姓联盟与土地制度

1 普遍性

       可以确定这样一个逻辑关系,能够表明土地的基础地位,并决定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关系。具体应该这样表达:人的生存,离不开粮食;而粮食的生产,离不开土地。不论什么人,都脱离不开社会生活,都会在特定的社会关系里生活。无论是社会的上层还是底层,还是其它。有关种姓的解释,虽然被编辑得五花八门,却并没有改变本来面目。所以,不可以否认,种姓联盟作为社会关系的一个基本表现,是除了亲缘关系以外,最为基本的社会关系,在此基础之上,则是阶级关系。如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等等。
       因此,作为涵盖阶级关系的基本面,这样一种文化现象,决定了其它社会关系的特质。除了广泛的涵盖面,还蕴藏着对社会伦理的深刻解读,使社会化的行为变得具体。从而具备无可辩驳的真实感,并能够为剖析社会问题提供确实且具体的依据。
       所有这些,均以血缘关系为基础,来作为对土地基础地位的原始解读。就是说,与生俱来的繁衍本能,为组织社会关系提供物质基础。同时,也构成社会关系的第一层:父子、父女、母子、母女,以及隔代亲缘。以及衍生出来的夫妻、婆媳、连襟、妯娌、叔侄这些,然后是裙带、招赘、驻妾、艺伎、联姻、指婚、和亲、臆贿等等政治关系。并且,较种姓关系、阶级关系这些来讲,处于逻辑上的优先地位。因而,能够成为理解社会现象的基本遵循,给丰富的文化现象找到最为基本的伦理解释。这样来理解种姓联盟这个事情,就成为一个有完整延续性和鲜明特征的文化现象,丰满且真实,而不是胡编乱造出来的噱头。
        这是种群关系社会化的第一步,虽然其形态也比较原始,但是却足够复杂,也是脱离兽性的关键一环。在种群内部形成以利益分配为目的的层级关系,并据此脱离以掠食为目的的原始兽性。在此前提下,组织社会关系的准则,就加上了“利益诉求”这一条。所以常常在一个家庭或者家族内部,会有拉帮结伙的现象。为了利益的分配再分配,至亲之间反目成仇,各自纠结一帮人明争暗斗,这样的例子也是太多了。

        这是其一。还有就是种群之间的关系。通过观察动物世界得知:在同类的兽性种群之间,几乎不存在协作关系。确切一点来说,应该是竞争关系,弱者自行消亡。而人类则不同。人类为了生存,可以通过结盟,把不同种群连接起来。这里引申出,灿烂的文化,其广泛的涵盖面,包括由结盟发展而来的政治。因为结盟,发展出来的集体协作关系,使人类脱离简单的竞争性掠食状态。并且,因此具备了同一化发展的政治诉求。因而能够充分解释社会化活动的终极目标,推动社会向和谐友好一致的方向发展。
IMG_20181130_153516.jp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1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2 先进性

        用结盟这个说法,其实比较笼统。代表的是一致性的联系。其最初的状态,不过是松散的合作,依附、役属等人身关系开始出现。为了固化社会关系,宗教作为思想工作的主要工具,渗入日常生活。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不同部落间种姓上层保持一致性的识别码。在历史上,是维持种群关系一致的主要方式,并以各种必要的手段维持稳定。
IMG_20181213_151459.jpg
IMG_20181213_151315.jpg
IMG_20181214_102919.jpg
另外,因为含义具体容易理解,结盟这个词汇使用比较广泛,认知度比较高,所以本文才使用。在确切了解这个一致性的情况下,就不会再提及了。
IMG_20181212_21505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13: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这种集体协作关系,现在已经逐渐在发展的方向是,组织结构较为松散的协议性质准邦联。这个提法比较另类,但也没有超出认知的限度。也是比较容易理解。世界人民大团结有木有?有!主要是通过可以接受的妥协,来协调规范并引导不同种群的利益诉求。这样的话,这种形式,其实也可以先理解为,对待种群关系可以遵循的一个方面。
        这里就要注意,这个团结,其行为主体,能够起到关键作用、居于要害地位的,其实主要是不同种群之间的种姓上层。那么说,这里是不是包含对种姓底层的歧视?否定的回答是必须的。两者没有必然联系。任何一个群体,都会警惕民粹主义抬头。这样会使种群丧失凝聚力,内部斗争无限扩大,陷入内耗,最终使整个种群丧失竞争能力,并被淘汰。同时,确定认为:种姓关系普遍存在。也能够为弥合不同民族之间的差别,提供可资利用的素材,给求同存异的政治理论增加新内容。并且提供一个可能,为创造新型国际关系再打开一条通路,所以潜在的社会效益还是很大。
IMG_20181212_214328.jpg
IMG_20181212_21544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13: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可以在不否认这个观点的前提下,分析不同层级的状况。具体这样表达:在种群内部,具有相似利益诉求的个体,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结成具有较强约束力的稳定群体。强势的一方,即种姓上层,通过各种方式维持其地位,并决定其它层级的状态。可以认为,这个情况的形成,存在不可抗力的推动,尤其是现在资本的加速集中。而可以施加抗拒力的方面在于,具有极其鲜明文化特质的种姓上层,因为对种群内部和其它种群的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能够推动种群内部和种群之间的协作制度化常态化,能够代表不同种群同一性发展的诉求。这样就可以获得广泛的认同,具备足够的文化依托。能够引导其它群体,一步步实现可以期望的美好前途。
IMG_20181212_215354.jpg
所以,这个情况也没有必要隐晦。如果刻意隐晦,会不符合事实的存在,削弱这个责任感和使命感。
IMG_20181212_215253.jpg
20181212-174453.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8 1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羊羔子 于 2018-12-28 13:09 编辑

3 一致性

        这样,就可以确定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对于种姓上层重要性的认知。在社会生活中,由于其它层级的弱势,常常会有改变生存状态的诉求。为实现这一诉求,需要上层进行调整。这种调整,一般都是被动的,常常演变为不同种姓阶层之间的斗争。由此衍生出来的观念就是:种姓上层为全社会所诟病,并且成为承担社会矛盾的主要载体。这里要标明的观点是:因诉求引起的连锁反应,导致矛盾扩大,并且不易逆转。结果种姓间矛盾失控,最终造成种姓上层组织体系崩坏趋势。继而动摇种群的文化根基,削弱行政组织能力,并秧及种群内部和种群之间的协作水平,弱化同一性发展诉求。现下的表现主要是:全球化与去全球化的矛盾。
20181222-210122.png IMG_20181222_210439.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8 13: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要清楚,种姓上层组织,和行政组织并不等同。而且,可以认为,区别相当大。这个情况来源于,行政组织的广泛性,与种姓组织的局限性,两者之间的矛盾。一般来说,行政组织服务于整个种群,无论是哪个种姓群体。虽然,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已经把国家机构的性质定性,就是服务于统治阶级。仍旧要明确,不同阶级之间,在大多数时间里的妥协状态。这样的情况,就决定了行政组织必定要兼顾整个种群的整体利益,体现出广泛性的一面;而种姓阶层的局限性,则体现为利益的一致,同一种姓的利益诉求,存在一致性。这种一致性,建立在排斥孤立淡化其它种姓利益的前提下,出发点明确,即建立在自利的基础之上。这就体现出其局限性。这样,行政组织会陷入两者的包夹,既要体现社会阶层的广泛性,又要负载不同种姓的诉求。这样就导致:许多政策摇摆不定,变来变去。一会这样,一会那样。政策制定出来后,执行一段时间,就会遭到反对,于是取消;取消一段时间后,又有人反对,于是又做下修改重新搬出来。这样反反复复,就会忙于修补漏洞,不停争吵,陷入循环怪圈。
20181222-211518.png
IMG_20181222_212427.jpg IMG_20181222_21344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1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羊羔子 发表于 2018-7-27 23:12
XX是啥

航母/0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8 1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叙述的内容,除了确认种姓关系的广泛存在,还确认了,塑造种姓上层先进性的必要。即,引导所有种群向一致的方向发展。那么,这些事情,即便是随便想想,也是十分的烧脑。因为存在一个十分关键的难题,就是可操作性。这里就需要确认,利用种姓上层特定的政治地位,来创造新型国际关系的必要。主要是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别,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这个事情,堵塞了一个通路,这个通路就是,一致性里面十分关键的一个方面:信仰。因为信仰不同,导致的仇视和敌对,远没有消除。现在仍旧是。虽然外部环境在改善,其实也越来越复杂。物质商品可以互通有无,文化可以相互借鉴,诸如此类,好多好多。可以说,几乎什么都可以。唯独意识形态,相互之间难以接受。 20181222-220304.png IMG_20181223_184646.jpg
因为这关系到种群的存亡。一旦唯心主义上升到指导地位,就意味着,百多年的斗争成果化为乌有,沦为其它种群的附庸,财富会大量流失,生存权益掌握在别的种群手里,再难有翻身的机会。同样,让别的种群都接受唯物主义,也不现实。如果这样的话,其上层就要把自己积累的财富奉献成国有,一夜之间变成穷光蛋,想想都好笑。谁干啊?当然也有个例,准备死后把财产献给国家,但是有几个人会效仿就不好说了。当然这样的社会影响也不能排除积极的一面,然而,这是建立在财富私有的前提下。其实际效果,必定抬高私有制的优越,变相抵制公有制。
IMG_20181222_221527.jp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6 21: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几个月没发文了,来报个到!

点评

交货吧  发表于 2019-5-27 00:4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07: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交货,啥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0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4 利益诉求的具体感

那么说,现在搞开放,敞开门搞建设,相互之间在建立信任,慢慢的大家就不理会这些差别了。如果这样的话,就需要明确,开放的目的。除了认为,这是改变种群命运的关键步骤,还可以是,创造种群之间一致性的必要途径。这样理解,就会发现,种群之间不是封闭的,通路是敞开的。辩证法里面关于事物普遍联系的观点,可以为开放提供理论依据。这样可以进一步提高对开放目的的认识,由生存性的发展,变成发展性的发展。更贴近发展的高层次状态。所以,这里也有层次,一个从初级到更高级的区别。
在这个基础之上,利用开放这个通路,达成不同种群之间种姓高层可商榷的一致性,就成为必然要求。但是在实际上,并不容易。因为什么呢?主要是,财富性质不同。公有制的财富,属于种姓全体,不属于个人。所以不论职务多么高,只能是代表种群来使用财富。那么对于这种情况,可以认为,组成种姓高层的个体,完全可能一无所有,是个穷人。而外部种群呢,大家都了解,其高层,绝大多数家资巨富,富甲一方,富可敌国,为富不仁。于是,当这样两种人坐在一起谈合作的时候,问题就产生了。问题的焦点是:不管代表多大规模的财富,并没有一分钱是自己的。而对方呢,却有相当一部分就是自己的。这个落差的结果就是:别人会认为,既然这些财富不是你自己的,干嘛要去卖命呢?他必定要从个体角度来观察,衡量对他自己的利弊得失,并且用同样的方法来观察别人。
这里没有否定奉献,而是在分析实际的情况。这种奉献,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理解。但是的确有很多人一直在默默奉献。在一些人花天酒地,声色犬马的时候,有没有认识到,这样安逸的生活,是多少人奉献牺牲换来的。而这些人和事,其实就在自己身边。
但实际问题在于,是和商贾巨富,及其跟班的政客打交道。首先需要,身份对等。那么说,公有制政权,代表的是大众的利益,私人资本始终不能上升到主导地位。所以,不可能由商人资本家代表大家,只能由政治家来做这些事。而政治家和商人打交道,明显要处于劣势。为什么呢?首先是,角色定位。这个意思是:非商言商,而不是在商言商。不是生意人,去和别人谈生意,这就有点别扭。当然可以通过学习弥补不足。问题在于主动性,既然要进步,就要获取经验技术。而经验技术没有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不就是有求于人么?然后是具体感。为种群谋福利当然崇高,但是要知道,反映的整体利益关系里面,主体较多。这种多元化的主体,因为配合整体,往往会用政治利益代替经济利益,给政治利益让路。说白了,就是个体与整体的关系,建立在服从整体利益的基础上。这样来表达诉求。这样,就会缺乏经济利益诉求的具体感,而是通过调控性质的条款有节制的表现出来,欠缺利益诉求的具体感。相比之下,其它种群的那些富商巨贾,这方面要具体的多,常常用个体利益替代整体利益,或个体先于整体。在谈判中,对方常常会感觉到,摸不到底牌,难以预估潜在的不确定风险,不晓得会有多少市场主体会冒出来竞争。而他们自己却是半透明的,就那么几个大户,目测也能看出来有几板斧。结果不得不强化具体的利益诉求来加重谈判筹码,通过透支收益预期,来挤压谈判空间。这样就容易被动。
再就是财富量的区别。和这些人相比,谁穷谁富不言而喻。私人财富的差别,决定人的社会地位。几万几十万的收入,或者几百万的收入是个啥概念?大概还没有小公司的普通高管多。在商人眼里,更多的是,根据对方的收入,来确定尊重程度。相同等级的招待,一个是家宴,在私人的豪宅宫廷里炫富;一个是国宴,要在监督下压缩支出。这样的落差,能够把持住不被熏坏也是不易。所以这样的心理炮弹,比糖衣炮弹还厉害。实际上,推动雇佣关系国际化,也是这些人必然的政治动作。雇佣政客为自己的商业帝国服务,这班人驾轻就熟,而不会过份在意是哪个种群的。各种政要都是潜在目标。私人的说客暗谍与其官方团队遥相呼应,相互取长补短,四处拉拢腐蚀雇佣。

因作记一篇以表其情。

     《致富记》

空中悬浮一圆球,明晃曰地球。其球碧蓝珠水状,凸出晶波高企曰洲陆。一头两手两足曰人者,奔泊于其间。
其人隐约分两种,五官六腑皆雷同。一曰富者尽奢华,一曰穷者碌奔忙。富者宁有种,穷者岂过三?穷者富向使,富者更富使。若是落了群,独自漆惨淡。富者炫富不计数,穷者逐富不知疲。安知明日谁穷富?
穷凶暴发富,富贵险种嗅。双足傍地走,安能辨我是穷富?

文章大意:

椭圆形的地球上,人在海洋中间的陆地生活。
人分穷富两种。穷人为了致富奔忙,富人为了更富奔忙。
穷人致富的道路虽然艰难,但是人与人是平等的,所以一样有机会致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6 16: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羊羔子 于 2019-8-6 17:00 编辑

5  文化底蕴决定意识形态

这样得出一个逻辑关系:政治体制由意识形态决定,意识形态由文化底蕴决定。而文化底蕴,又是由种群的的特定社会关系决定。那么说,这个逻辑好像不符合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物质决定意识。不符合教科书的观点。这就需要再解释一番。通过解释,是可以证明,一干社会文化现象,其物质来源,就是赖以生存的土地,及其衍生出来的土地制度,这个生产资料的特征决定社会关系。而社会关系则属于一种基本的文化现象,能够决定一个种群,会以何种面貌出现在其它种群的视线里。这个面貌,就是意识形态。
这样,就清楚表明,社会关系集中表现出来的形式,是具有鲜明文化特质的种姓联盟。形式其实也简单明确,就是通过各种方法,把一个个微观群体连接成,文化特质高度一致的群体,即种群。在社会的人文背景之下理解,种群即民族。而多元化的宗教属性,又使民族问题政治化成为其鲜明特征,也可理解为意识形态的民族化。这样就使民族问题变得极为复杂。这样简化的描述,来解释姓联盟这个事物,尽管不大充分,也能够做比较基本的说明。也是解释意识形态文化属性的基础。需要明确,这种关系多样的表现形式,甚至包括以斗争求团结的政治策略。以方式、延续性、涵盖面这些要素,来判断其有效程度。并估算其阶段性的发展水平及种群关系的牢固程度。进而总结出发展环境的友好程度。

这样得出的结论,是其发展过程的综合评估。能够为调整种群内部和种群之间的关系提供依据。接下来,就是处理种群内部与种群之间的关系。也可以认为是处理内外关系,但不应该认为,是一般意义上的国与国之间关系。这里要说明一下,种群与国家关系的实际情况,即国界保护种群,国界又分割种群。这样理解起来,种群的含义要比国家更为广泛,可以存在于二个或更多国家。具有更强的延展性,可以不受国界限制;而国家虽然可以包含许多种群,却因为国界的限制,常常使同一种群处于被分割的状态,削弱其一致性。因为这个与上述主题相关,这里先简单说明一下。暂不详细叙述。

这部分内容比较晦涩难懂,不大好理解,这方面的内容本来就是这样,需要一定的社会文化知识储备,会理解的更容易些。也可以简单描述一下:土地制度决定文化底蕴(包括种姓关系),文化底蕴决定民族和宗教形态,进而决定意识形态。

这里可以看到,在逻辑上,民族和宗教要先于意识形态,也是意识形态的基础,任何意识形态,都基于民族和宗教才得以存在,而且,尤其注意,民族和宗教对意识形态有不可逆、并且相当程度的决定性影响,不因人的意志而转移。

所以就发现,民族和宗教问题的极端敏感和重要,关系到族群的前途和命运,处理不善会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但是,民族和宗教问题,又以多样的种姓关系表现出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种姓关系必然成为,处理民族和宗教问题的关键切入点。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2 1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6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

前面很长的篇幅,都是用来说明一个最为基本的社会文化现象——种姓关系——及其在社会生活当中的基础地位。绕不过,躲不开,需要直视,需要把这个重要性再次放回应该有的位置。

很长时期以来,对于这方面的认知,的的确确是被淡化了,被刻意的忽略——当然这不代表他不存在,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这些原因出于一些需要,阶级斗争的需要,需要铲除种姓关系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剥削、压榨、掠夺、奴役,以及人身依附和政治依附关系等等。

因为这样,所以产生压倒性的舆论,要让种姓关系无处藏身。于是种姓关系就变形成隐蔽的存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但实际上,除了被嘲笑的印度种姓制度,种姓关系仍旧普遍存在,尤其是政党制度统治下的西方发达世界。或者可以认为,这种政党制度也是种姓制度的一种——这并非毫无根据。

如果重温一下世界近代史,有关于光荣革命的部分,就会发现,当时的情况是——双赢——各方面都得到了想要的结果。而那场战争也是掺杂着谈判——两军阵前的谈判——非常绅士和纨绔的谈判。这里的纨绔并不一定就是贬义词。这个过程开启了一个时代,日不落帝国时代,和政党执政的时代——一直沿用到现在。

英国的资产阶级从那时开始,就以政党的面貌参与政治生活,参与政权建设。那么可以认为,英国的资产阶级,将种姓制度,以政党的面貌发展下来,以取代王权专制下的种姓制度。

也正是因为如此,因为种姓制度的继承性发展——他没有灭亡,而是改头换面,又一次焕发了青春。而种姓的底层的无产阶级,仍旧和以前的佃农和农奴一样,没有摆脱受奴役压迫的命运。所以,马克思恩格斯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情——这很合乎情理。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到第三国际,毁在苏共手里。斯大林没有将它发扬光大。苏共最后的结局,因为工人贵族的庞大统治,最终和广大的底层群众割裂开来,整个社会,重新被种姓关系划分。

那么这里可以总结出,作为近现代政治的主要形式,政党制度也是种姓制度的一个表现形式,这里还需要疑问吗?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失败,其实不应该叫做失败,而是应该叫做“低潮”。为什么不呢?社会主义制度还在,工人阶级的政党还在,怎么能够叫做失败呢?如果不通历史的人这样认为,也可以理解,不懂就是不懂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如果有很多人这样理解就不正常了,为什么呢?

如果否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就是等于承认种姓制度是合理的,承认剥削制度是合理的,否定人追求平等的权利,让剥削进行到底。这样的观点,就算是言论自由的西方国家,学者们都懒得提及,以免露馅,被口诛笔伐。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以陷入低潮,当然和种姓制度的回潮有关。更重要的是,在处理民族问题和宗教问题方面,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里面有很多难以克服的原因,导致苏共破釜沉舟,谋求在共产国际和社会主义国家中的统治地位。但是面对不同的民族和宗教,显然力不从心。让别的国家听从苏共的指挥,只是一厢情愿。

这里就可以把需要说明的问题表达出来:为什么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瓦解了,而本朝的社会主义制度却坚持了下来?这就印证了本文的一个观点——基于民族和宗教的意识形态,和意识形态的民族属性。

也可以这样表达:本朝的社会文化环境,比较苏联来说,更适合社会主义制度。也可以反过来表达:社会主义制度更适合本朝。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 07: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7   也是一种不可抗力

也就是说,本朝的传统文化,具备一种特质,能够让这个种群,区别于其他种群。并且,更重要的是,能够同唯物主义的思想兼容。所以,才能使这个种群,在经历了数不清的挫折磨难之后,仍然顽强的生存下来。并且,因为依托这样的文化特质,具备提升人类文明等级的功能,可以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探索出一条宽广平坦的道路。

这样,才使这个文化特质,体现出他应该有的意义,使这个种群,成为被其他种群赞扬并且津津乐道的存在。那么这个文化特质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这不是绝对的存在,也不是一个具有显著排他性的存在。这是和其他理念相互兼容的基础。然后,在意识形态上,也不会排斥唯心主义。

可以想见,如果是这样,就不具备和谐共生的条件,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仍然会陷入尖锐的对立。从几十年来的过往看去,还有多少这样的影子?

如果这样来看,显然,这个文化特质的确有特殊的一面,能够让其他种群产生一定的好感——不仅仅是因为有利可图——还有文化上的亲近感。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一个方面。

这样,在民族和宗教问题上,就具备一种先天优势,其他种群难以企及的先天优势。这个先天优势,使这个种群,在同其他种群的交流的时候,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行云流水般的信服。愿意同这个种群的人共同生存,共同发展,为了美好的未来共同进步。

这种亲近感,不会完全来源于宗教,为什么呢?我们知道,每一种宗教都信仰神秘力量的存在,相信神灵的存在,都有自己的神谱。在这个神谱体系当中的神灵,具有不可替代的唯一性。所以就可以认为,现有的宗教,普遍具有非彼即我的排他性。

最为典型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两者的神谱其实有很大程度的重合,但是,仍旧不能弥合其矛盾,这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吗?

他也不会是一个孤立的存在。看到人们遭受苦难病痛,就把道家的救世思想拿出来;看到在法治建设上落后于人,就把宪政思想掏出来;看到金融危机,就宣传宏观调控的优越性……虽然这样是必不可少的——但他不应该是杂糅出来的,什么都像,又好像什么都不像——这符合他应该有的形象吗?

事实上,人们根据宗教里面的神谱体系,来规定人在社会当中的角色。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不就是种姓关系吗?

然而,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却很像是杂糅出来的。因为在这里,能够看到各种理念的影子,能够表现出美好的一面,和追寻一致性的一面。于是,在杂糅的外表里面,就是无与伦比的美好,和无法抗拒的一致。

即便是这样,等级关系也难于被消除,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即便是消除了其赖以生存的等级制土壤。

     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不自觉的去承担在社会生活中的角色。或者说,这样的角色,因为适应社会分工的要求,必定要以层级的方式表现出来,直至成为等级制度。

这属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社会的发展被不可抗力支配。实际上,在改造自然和社会的过程中,人们越来越主动,以至于不停的打破原有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这样的反作用力,实际上也是一种不可抗力。他能够表明,人的意志,可以成为一种处于支配地位的存在,决定物质世界形态——当然我们也可以认为,他来源于物质。这与物质决定意识的唯物主义理论并不矛盾。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坚定的认为,人们有能力改造现在的社会,直到理想中的样子。基于此,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完全可以存在一种理念,和与之相匹配的文化,能够为人们改造社会提供所必须的理论依据和精神食粮。

那么,又是什么样的理念,能够消除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11: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8  一贯的“土地革命”

因为习惯,习惯了一种状态,人们往往就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结果就会常常忽略,为什么会生活在这样的习惯里面。

这其实也非常正常。为什么这样?这样的命题,本身就超出普通人的认知——确切来说,这应该是学者的工作。这种状态,也是习惯性的存在。

人们生活在习惯当中,或者说,人们生活在惯性里面。所以,当习惯了的观念受到冲击的时候,就会有卫道者站出来,同冲击者搏斗,来捍卫习惯。

这块土地上的人,也生活在习惯里面。这个习惯脱离不了人们生活的环境——来源于黄河流域的生产生活环境。

现在描述一下这个环境,希望不要引起不安。因为这个环境除了十分的适宜农业生产,可以让种群比较稳定的繁衍生息,还有一个非常不友好的现象,导致生活在黄河流域的种群,经常面临有一定规律的、带有气候和水文特性的生存危机。

有一句谚语叫做水滴石穿,如果把石头换成黄土是什么样子呢?黄河流域中上游那里还有一个别名,叫做“黄土高原”。黄土被河水裹挟来到出海口,形成冲积平原。同样,黄土高原上的泥沙,也常常被支流裹挟,进入黄河河道,淹没河床,覆盖河谷。这其实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黄河水患,伴随这个种群,直到现在。

那么,既然河谷被掩埋,生活在河谷里面的人又会怎样呢?要知道,河谷因为有稳定的水源和肥沃的土地,比较适宜人的生存。所以,在黄河两岸乃至于黄河故道的地层,都会有大量的文物出土。这些文物,包括大量的人类遗骨。

一次次被掩埋,一次次的重新来过,又一次次重新分配土地。

对土地的重新分配成为习惯,人们就形成思维上的习惯,总是琢磨什么时候能重新分配土地,重新分配生产资料。尤其是居于社会底层的人,这种愿望更为迫切。

在此种习惯之下,因为姬姓王朝的灭亡,人们发现,就是养马的奴隶,也能出人头地,成为地位和财富最高的统治者,更何况其他人呢?于是有一个叫项羽的人,戳着秦始皇的脊梁骨,对他二叔说:“您可以代替他(秦始皇)的位置。”又有一个要饭的和尚,把这样的故事演绎到巅峰。他的小名叫做朱重八,人们也叫他朱元璋,大明朝代建立,就是他的杰作。后来又有一个叫洪秀全的穷秀才,经常饿得前腔贴后腔,想要继续朱重八的神奇,结果一败涂地。但是他干的事情比朱重八要彻底,让人振聋发聩,简直是石破天惊。他要让土地真正的平均分配,彻底打破旧有的土地制度,所以颁布了一个《天朝田亩制度》,以立宪的形式来保证土地的平均分配,废除旧有的土地私有制。

实际上,就是在土地国有的前提下进行的。这里有这样的原因:如果不把土地先行收归国有,是无法进行平均分配的,尽管没有明确的文献资料确认这个事情。记载相关内容的诏书,可能在1864年南京陷落时遗失了。而颁布《天朝田亩制度》的行为,是典型的立宪政治。在形态上和西方世界的立宪差不多,也可以认为,是在学习西方的宪政,但是干的事情正好相反。破除私有制的革命性则是破天荒的一回,在时间上也早于巴黎公社,这也使太平天国成为内外统治阶级的心腹大患。

《天朝田亩制度》虽然流产了,对后世的影响之大,却很少有人提及,这是太平天国可以受到褒扬的一个节点。抹黑太平天国的论调,无非是为了妖魔化君主立宪,否定公有制发展路径的延续性,给复辟铺路。但是,断然否定不了将土地收归国有的历史事实。

可能会有观点认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土地的所有者,应该是洪秀全个人。把土地分给谁,分给多少,全是凭他一个人的嗜好,和其他的帝王差不多。其实不一样。这里就要搞清楚,土地的性质。只要是归全民所有,而且又在相当程度上保证了土地的平均分配,还需要执着的去纠结,是什么样的行为主体将土地派发给大众?实际上,当时的政治军事活动,大部分都是围绕着,保卫《天朝田亩制度》而进行的,包括以天王制为核心的一整套政治制度。就如同后来的土地革命战争,几乎所有的军事政治活动,都是围绕着保卫土地革命成果而进行的。

因为获得了土地权益,成为土地的所有者,太平军官兵的精神面貌,超出了以前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军。斗争顽强彻底,不怕牺牲,不畏惧艰难险阻,敢打反复拉锯的硬仗恶仗,敢于大规模攻坚拔点,敢于同国内国外的两股势力同时决战。纪律严明,组织严密,军民协同十分得力。虽然只持续了十几年的时间,却将几千年来的农民战争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全面颠覆了农民武装流动作战、不顾后方的旧习气,把广袤的农业区变成战略后方,有力的支撑以南京为中心支点的战略攻防体系,打造了一个农民战争的新范本。并且为后人提供了一条极其宝贵的经验,这个经验就是: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把战略后方的建设,作为武装斗争的先决条件。

这就说明,在新中国建立的八十多年以前,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已经进行过一次公有制的伟大实践。抹杀不了,也掩盖不了。这个实践,为后人再次进行公有制实践,积攒了宝贵的经验;并且,因为成功的掌握了政权,获取了极大的革命利益,所以极大的鼓励了后人的斗争精神,敢于在这条道路上奋斗到底。

后来一步更彻底,出现了一个社会模式,叫做“人民公社”——以立法确定土地国有,这里要注意,是通过立法确定的,具备更加有力的强制性。在公有制基础上,来平均分配土地的使用权——尽管这个模式,隐约有苏联集体农庄的影子。

这里总结出两条脉络。第一条:土地的分配越来越彻底。从不平均的分配向更加平均分配转变;第二条:由土地私有制向土地公有制转变。这是一个大趋势,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也符合种群发展的需要。此种情况下,种群的整体利益,也在不断扩大。

所以就能发现,这里的观点,在强调公有制。土地公有制的发展趋势是一贯的,即便不和社会主义联系起来,他也是在那里生长,明明白白。于是就有了一个新名词,以“打土豪分田地”为主要表现的大事件,叫做“土地革命”。

“土地革命”在革命战争时期发挥了巨大作用。新中国成立后,人们发现,土地革命还不彻底,还有大量的土地掌握在地主手里,还有大量的佃农乃至农奴的存在。如果不剥夺地主的土地,现有的土地根本就不够分配。于是旧地主被彻底清算,彻底丧失了参与联合政府的机会——其实,他们本来可以和平过渡到公有制,是可以寿终正寝的。

现在继续明确:一穷二白是没法往社会主义上靠的,缺少社会主义的基本要素:社会化大生产、商品的普遍流通和与之匹配的宏观调控。当然也可以认为,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搞社会主义”,这个提法非常科学。

在当时的条件下,真正能靠上社会主义的方面,大约只有“公有制”。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26 2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9 矛盾运动的结果

啰嗦的逻辑仍旧要反复提及,以免佐证太多,导致离题。再次阐述一下:本朝的社会文化环境,比较苏联来说,更适合社会主义制度。也可以反过来表达:社会主义制度更适合本朝。

上一篇文字说明了,社会主义适合本朝一个基础的条件,即,在基础制度上是相通的,但是弥补不了先天的缺项。在马克思看来,社会主义的前提,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比起这一点,的确是相差不少,不过,无论如何这也是一个最为重要的支撑点,满足了搭建社会主义的最低需要。

公有制并非本朝独有,原始社会的形态也是公有制,比如新中国初期的许多少数民族。而俄联邦有一百多个民族,苏联则更多,在苏联时期都是公有制。那么,为什么都退回去私有制,而本朝却仍旧在坚持?所以,除了基础的公有制,还有其他的原因,这就是社会文化原因,就是这个社会文化原因,导致本朝不但能够坚持公有制,还能把社会主义制度长期的坚持下去。

那么说,有了公有制,有了社会文化条件,就满足了需要吗?也不是。这里就要澄清一个认识上的误区。这个误区的观点是,既然本朝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起步的,那么,社会主义就只能是那时候开始的事情。革命战争的历史告诉大家,旧社会已经被“砸烂了”,从满清和蒋匪还有日寇手里,接过来的是一个“烂摊子”。这个烂摊子,显然不好,一穷二白。所以新中国取得的成就,和以前的历朝历代没有多大关系。这样的观点似乎很有理由:如果不这样做,大约就会有人跳出来,为蒋光头唱赞歌,给慈禧老佛爷正名,真是大煞风景。

这并非完全没有理由,有一定的事实依据。因为在当时,蒋匪逃亡台湾的时候,毁掉了大量的工业,当然也有很多没有被毁坏,或者在人民群众和地下工作者的保护下,完整的保存下来。这样也是非常可喜的。

但是,维持几年的生产之后,麻烦就跟上来了。机器的零件坏了,没法更换,因为没有生产零件的机器;机器报废以后,没法再制造新的,因为缺少技术。购买就更没谱;有的商品需求越来越多,但是没法扩大生产,同样是因为缺少设备,至于设备的升级更新就更不用说。于是很快,这些机器就运转不动报废了,成为一堆废铁。结果,工人无工可做,群众买不到需要的商品,生产几乎陷入瘫痪。这应该是一穷二白的真实原因,虽然看起来似乎没那么糟糕。但是,大量的工人处于实际的失业状态,城市人口嗷嗷待哺,农村人口迅速增长,将生存危机再一次暴露出来。而蒋匪则蠢蠢欲动,随时打算卷土重来,躲在宝岛隔岸观火,看着美帝在朝鲜越南大打出手。

所以这样看来,满清和民国到底给后世留下了什么呢?大概只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破烂。虽然这些破烂也发挥了一定的余热,也代替不了变成鸡肋的结果,从苏联引进技术设备变成必须的选择——这是被动的,而非主动。如果现有的工业可堪使用,为什么还要求助于斯大林?还要勒紧裤腰带还债?如果还债都到了老百姓勒紧裤腰带地步,那又是一个什么样子?看来吃点忆苦饭还是有必要的,想想现在的生活是怎么样得来的,是不是需要珍惜,是不是要拼尽全力保卫革命的果实。

但是,辨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事物的发展,是矛盾运动的结果。不是突然间出现的,新生事物是在从母体中孕育出来的。或者说,脱胎于母体,所以新中国是在满清和民国或者太平天国的模子里面生长出来的,具有无可辩驳的延续性,不需要疑问,这个观点存在疑问吗?

又或者说,孩子被爹娘生出来,那他的身上,必定有爹娘的基因。不管他承认与否,爹娘的基因就在他的身上,否认不了,也改变不了。江山基业也是一样的道理。祖宗的土地,不管传到那一代,也是这块土地。只要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还流淌者炎黄的血液,那么他就有义务继承先人留下的物质财富。

那么说,满清和民国为后世留下的东西,也曾经发挥了一定的作用,这毋庸置疑。同样,也可以认为,为现在的社会主义建设,也积攒了一定的物质基础,这是不是也不需要疑问?

显然,这对消除民族之间的芥蒂,安抚前朝的后裔是有帮助的。肯定他们曾经做出贡献,对建设社会主义做过铺垫,是不是也有积极意义?也可以把这个事情,放在民族团结的角度来看待,看看对维护民族团结的局面有没有益处,对统一战线的建设有没有益处。相信答案是肯定的。当然,出于维护国家统一的政治需要,需要保持一定的舆论口径,避免以功臣自居的论调,也是不得不为之。总得来说,还是需要保持务实和中肯的态度,以求得到令人信服的结果。

点评

自己可以删掉自己的帖子,在左下“编辑”栏里。  发表于 2019-9-27 01:5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4 09: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羊羔子 于 2019-10-5 04:17 编辑

10 最大程度的贴近事实

前面的不少内容,和太平天国有关,可能会使人产生错觉,误认为本文的观点,对这一事物有特殊的偏爱。又或者说,有这样那样的企图,企图改变长期以来的一些固化了的观点,企图给一些历史人物翻案。

如果说,通过阅读本文,读者的确产生了类似的疑问,倒是可以认为,本文的写作,的确引起了读者们的注意和深入的思考,启发了读者的智慧。这样的话,就十分的符合写作的初衷,作者也会感觉十分的欣慰,感谢读者们的支持和厚爱。

就现在的文化环境来说,包容程度很高。即便是通过阅读本文,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对历史事件的看法,又或者改变了对某些历史人物的看法,其影响也是十分有限。而且,因为多元和开放的文化环境,充其量也就属于百花之中的一朵而已,可能仅仅只是有一些色彩,绝对不会那么扎眼。

重要的是,通过进一步的阐述,能够尽量还原历史原貌,尽可能的还原历史事件的实际背景,和历史人物的行为动机,以便解读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最终能够解释,那段历史带给后人的,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东西。我们该如何面对,又该如何利用前人留下的精神财富——无论是太平天国,满清还是民国,还是年代更为久远的朝代——无论是满族蒙族,还是新疆的穆斯林,还是藏族——以及其他的民族—国内国外的民族,和他们的信仰—他们信仰的各个宗教流派,或者是共产主义,等等等等。

通过前文的阐述,我们可以认识到,被种种诟病的太平天国,为后人带来的精神财富,足可以为现在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提供实践支持。又或者说,存在相当大的接续性,有继承关系——不管后人想不想承认,愿不愿意承认,都是没有办法更改的。

在确立了这样的观点之后,就可以进一步铺开,来解读一些更为细致的内容,尤其是后来一些关键的历史人物。这些历史人物,是如何看待太平天国的,是怎样受到革命思想洗礼的。又是如何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将太平天国所积累的实践经验,运用到后来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及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这是极为重要的内容,可以关系到如今的人们,该如何面对国家和民族的现在和未来,又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自己应该完成的事业——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小家,还是为了大家。

    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要重新解读一些历史事件,和一些历史人物。通过解读,会产生新的观点。这些新的观点,可以让人们从另外的角度看待那段历史,得到更为积极的认知,从而能够充实思想,减少负面和消极的态度。

那么后人对于太平天国的负面观点大致有以下几种。

一 定都南金以前,太平军基本是流窜作战,占领南京是因为钻了空子,清廷疏忽所致;
二 “拜上帝教”是个怪胎,纯属洪秀全编造的历史骗局。即便不是怪胎,也是个中不中、洋不洋的四不像,只能哗众取宠,徒增笑料耳;
三 定都南京以后贪图享乐、不思进取,完全丧失革命斗志,企图偏安一隅,伸着脖子等待屠刀落下来;
四 “南京事变”系太平天国统治集团的内斗,目的是争权夺利,其腐化堕落和残忍程度远远甚于满清;
五 洪秀全搞得那个封王制度,导致大小王爷多如牛毛,造成官僚机构臃肿,严重削弱了太平军的战斗力;
六 《天朝田亩制度》的推出,是应对颓势的权宜之计,目的是为了垂死挣扎。

作者再次重申,本文的写作初衷,是通过最大程度的还原历史背景,和历史人物的行为动机,用来揭示,一种合理性:社会主义在此处生根发芽,并且枝繁叶茂的原因。进而据此来阐释:怎样依靠现有条件,去应对最为棘手的民族和宗教问题。为此,力求客观是最为基本的要求。

然而,还原毕竟是还原,而不是复制,不可能原封不动的把历史原貌搬回来,让大家重新看一遍电影。也不可能将历史人物的心理活动,原原本本的复述一遍。笔者能够做到的,只有贴近,再贴近,尽可能的贴近、最大程度的贴近。

历史终究是历史,后人对前人的评价,也不可能完全相同、整齐划一,也充斥着种种偏见和误解。如果本文能够做到,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这些偏见和误解,有助于人们打消顾虑,轻装上阵,来面对正在进行的事业,那就善莫大焉了。

上文罗列了几条,对于太平天国的负面观点。在后文进行逐条解读的同时,还要顺便理清几条历史脉络——包括红色政权的几个鲜明特点:为什么政权是红色的、为什么革命斗争的火焰永远不会熄灭、为什么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会一代一代不懈奋进,将伟大的事业进行到底。内容量可能会比较大,篇幅也可能会拉的比较长,希望读者多一些耐心。

点评

好吧  发表于 2019-10-5 04:14
怎么不连号了?  发表于 2019-10-5 03:34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11-23 04:2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