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楼主: 亚细亚船长

长篇小说《水宝》(未成年不宜;第六页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到这儿,水宝在第二段中添道:“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也许这是上天对我苦难历程的一种补偿,所以我已经万分的满足了……”
  犹豫良久,水宝还是涂掉了这添加的一小段,想了一想,重新拿出一张白纸……
  外面有人敲响了防盗铁门的门环,水宝起身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位跨一只帆布工具包的三十多岁的男子。
  “我是电话局的,”那男子懒洋洋地说,点了一支香烟。
  “请问有什么事么?”水宝问。
  “查分机……这里有没有私装分机?”
  “能不能看看你的证件?”
  那男子从兜里掏出一张电话局的工作证支到铁门空隙里,没好气地说:“你这妞,是不是我像个强盗?”
  水宝勉强一笑,拿出锁匙打开了防盗铁门。
  那男人从客厅查到卧室,见水宝紧跟着自己,一边嘟嘟囔囔,一边竟朝卫生间走去。水宝正要出声询问,茶几上的电话突然叫了起来,水宝返身去接电话,刚要答应电话那头的嘉佳,忽然感觉身后响起了一种异样的声音,水宝本能的反应似乎比大脑的意识转得更快,不觉捂住了肚子,与此同时,只感到后脑被重重闷了一下,刹那间鼻窦内闪出一道眩目的强光,喉口不觉发出一声哀嚎,大脑里瞬间一片空白……

  水宝在电话里的那声令人心悸的哀嚎一直缠绕着嘉佳,在她的心上烫出了一道深深的烙印,她隐隐约约感觉到水宝被袭似乎同自己有着某些联系。嘉佳的这层疑惧虽然没有勇气跟别人提起,但李俊龙也曾想到过嘉佳所回的那个电话可能会导致的后果。然而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他既不想对嘉佳点破这一层,同时暗暗感到惭愧;既然事先已经估计到了这种可能,为什么优柔寡断不作预防?所以他只能对兼程赶来的丹黎夫妇和朱泠含糊其词。事实上李俊龙一样无法确定凶案的制造者,在水宝滞留沱海的七个多月的时间里,至少王忠羲、陈弘儒、杜耀华及水宝在按摩院里做过的熟客均有作案的动机,甚至萧海明亦有可能,所以区公安稍一接触林嫣然的社会关系便即缩了回去,为了一个外来妹而去得罪沱海的诸多头面人物,只有傻瓜才会去招惹这样的麻烦。
  水宝没有死,虽然大脑受到了广泛性损害,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然而她也没能醒来,好在脑干没有受损,先天性的本能反射基本保存了下来。如果说不幸中尚有可幸的话,水宝赖以平衡精神的腹中胎儿却没有因此夭折,在李俊龙的强力干预下,医生的治疗和用药又难了数倍,至于以后会否继续妊娠,以及胎儿会否因此致畸,谁也无法预料。在国际上,植物人继续妊娠的先例少之又少,能否成功因素极多,但是争取以后没有得到是一码事,没有争取便即放弃又是另一码事,所以,李俊龙对此干预仅仅在于对可能康复的水宝有一个交代。也许这也是天意,在水宝遇害的刹那间,上苍看见了她护住腹部的那只手。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3-3 05:40 编辑

  第二年的二月中旬,水宝的治疗暂告结束,伤情得到了比较满意的控制,令人惊奇的是腹中胎儿的发育十分正常,于是随着情况的发展出现了诸多难题,特别是水宝今后的护理和她腹中孩子的问题。水宝将要进入的是一个漫长,多半是毫无结果的护理阶段,尽管穗琳一意承揽此事,但这并非长久之计。而水宝的妊娠已经进入二十一周,以现在的状况来看,孩子出生的可能性愈来愈大。李俊龙见时机已经成熟,特意把丹黎请到了沱海,在他刚开张的广澳酒楼的南海包房里设宴招待丹黎和嘉佳,朱泠和穗琳则在出事以后所迁的新居里陪伴水宝。
       酒过三巡,李俊龙示意女招待退离包房,默了默神,李俊龙首先客套了一下,然后把水宝在沱海的经历详细作了介绍,当然,李俊龙不会和盘托出水宝的隐秘,他所划定的是基于水宝一旦康复以后也能接受的范围。所有这些,丹黎固然闻所未闻,有些深层次的内容就连嘉佳也没有听水宝提起过。“……显然,水宝再在沱海长住下去不仅对她的康复没有好处,还有再次招祸的威胁,所以我认为水宝还是回上海静养比较妥当。但这不等于说水宝在沱海的事情已经结了,她的事公安不想管,也不敢管,好在我和公安比较熟悉,可以借助朋友之间的交情暗里进行调查,比如现场发现的那半截‘万宝路’,水宝自怀孕以后基本上不抽烟,偶然抽一支也是‘中华’或‘红塔山’,嘉佳抽的是三个五,从来不碰‘万宝路’,那里除了谢先生也只有我知道,而谢先生也从来没有去过,所以,这半截‘万宝路’大多是凶手留下的。我已经请公安采集了DNA,不瞒你们,调查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李俊龙缓缓说,“水宝回上海以后将牵扯到五个方面的问题,有些我可以给你们出些力,但多数只有为难你们两位了。第一,水宝在上海的居住问题,我在上海有几家合作公司,上海和沱海的物业都存在着一个供大于求的问题,一样是空关,我和上海的朋友协调了一下,这位朋友在中心花园给了我一套公寓式住宅的使用权,如果以后要购买的话,也只是一个形式问题。第二,水宝的护理问题对她今后能否康复有着决定性的作用,穗琳这女孩虽然热心,但她毕竟不懂护理,她似乎能起更大的作用。所以穗琳还是按原来的计划让她进八达集团工作,水宝的护理我看还是用两至三位退休护士比较妥当,听专家介绍,像她这样的情况经过精心护理有过康复的先例。第三,医疗和护理的费用问题。水宝在沱海的七个多月里一共积下了一百八十二万元人民币,因为地址开在我的公司,所以我通过上海的关系把她的户头擅自转到了中心花园她的新居……”
  丹黎叹道:“我们期待着出现奇迹,如果水宝能够康复的话,这笔积蓄恐怕都得付诸东流了……”
  李俊龙摇了摇头,“除了这笔钱,水宝还有一百多万的财产,这些财产现在由嘉佳替她保管,我想这和水宝自己保管并没有什么区别吧。但是,我想水宝的医疗和护理的费用可以从她的积蓄中先预支一部分,如果这案子破了,这笔费用除了由对方支付之外,必要的补偿不能没有,当然,这要采用私下协商的办法。所以,朱小姐,只要水宝有一线康复的希望,一切的费用开支我想是有绝对保障的。第四,水宝怀的儿子现在看来顺利产下的可能性很大,这就牵扯到一个名份问题,当然,由于叶红旗的缘故,从道义上说谢先生已经和水宝没有了关系,但据我所知,谢先生是一位极有胸襟的谦谦君子,这事如果由朱小姐出面斡旋的话,也许会出现一个比较理想的结果……”
  “是的,李先生,我也这么想。”丹黎点头说,“从你的介绍中我对谢先生有了一点了解,我想会有一个比较理想的结果。”李俊龙虽则没有提及他和水宝之间的关系,但他对水宝的了解程度已经就此作了注解,所以丹黎直言不讳。
  李俊龙苦笑道:“不瞒朱小姐,直到现在我仍然没有找到一种合适的名份……”
  丹黎微微一笑,“名份仅仅是一种形式,形式即便是百分之百的逼真仍然还是形式。在这个问题上,只要获得谢先生的谅解就是最最殷实的内容。你看呢,李先生?”
  “朱小姐果然名不虚传,我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李俊龙点头称是,从包里拿出三张长城卡交给丹黎,那中心花园寓所的锁匙则递给了嘉佳……
  “这真是一个充满矛盾的怪圈;如果水宝当初发现了那件佩饰的秘密,对她来说未必是件好事,倘若一两年以后她终于冲出了梦的藩篱,这次劫难则未必是件坏事,”丹黎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水宝》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留下了几个大大小小的悬念。
       以前没怎么看,只知道个大概。这次在砌楼的时候,不仅细细看了,还进行了一定程度的编辑、校对。这里,对小说的本身我就不评论了,如果读者有兴趣的话可以发表一点读后感,谈谈自己的看法。


点评

水宝有没有醒来?谢文灏有没有原谅水宝?他们的儿子或女儿有没有产下?  发表于 2019-3-24 05:39
小说叙述的时间距离现在已经有十五年了,也就是说水宝已经五十岁,谢文灏61岁,即便水泠也已43岁了。  发表于 2019-3-24 05:37
如果读者有兴趣的话可以猜一猜后面的悬念。  发表于 2019-3-24 05:31
再次提醒:本楼所砌的剧本和小说仅限于在“美言”观看,不得转载。  发表于 2019-3-5 00:28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8-23 10: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