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飘扬的军旗之燃烧岁月(一个老兵的回忆--美言独家倾情奉献)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31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龍行天下づ怕誰 发表于 2012-10-30 21:15
有朋友让我给回忆录改个名字,一时也不知道改什么,那位朋友有好的建议,帮忙起个名字

既然名字已经取了,何必再改?
这只是前序,故事还没展开,难道就因为一点小插曲,就改变你写故事的初衷?
"飘扬的军旗"很不错的名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31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娃赶快不木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31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龍行天下づ怕誰 于 2012-11-10 00:16 编辑

      在部队除了训练军事技能外还有一点就是锻练胆量,因为暂时没有仗可打,有时想些项目让你练习胆子,其中之一就是晚上外出放哨,或者去乱坟岗里转一圈歇够多长时间,老兵会偷偷后面检查,一是检查你偷懒没有,二是保护,毕竟新兵一个,怕出事,毕竟出了军营,附近狼常常出没,还有来个磕绊的,非战斗减员一人,那可受批评的。
话说有个周末大家都休息,我们班长来劲了,大晚上啊,大风猛刮,星光暗淡,漆黑一片,用个成语就是月高风黑杀人夜啊,夜里10点一过,班长看闲着没事就派我去四十里以外的一个乱坟岗去转悠一圈,当然要在哪里待够足够时间,一是练胆量,二十进行越野训练,和地图辨认,于是刀哥我就提心吊胆的去了,走了一半了才发觉冷啊,没穿厚衣服,扛着八一杠,拿着手电筒,迎着冷冷夜风,缩头缩脑,我感觉我真像小鬼子进村是似的,偶尔小动物从我旁边蹭的窜过去,都让我紧张兮兮的,简直是有点草木皆兵的味道,但是刀哥忍了,就是连长常说的,怕个球,掉了头也不过碗大的疤,说是那么说,可真走到这么环境,还真有点怕,有时啊,战场上不见得比这种环境害怕,未知的东西总比实在的让人感到恐惧,尽管刀哥我是个无神论者。
      就这么走着走着斜道里横插一人来,只顾到前面的我突然看到一人这把我吓的不轻,立刻持枪来了句不许动,等我手电筒一照对方也照了过来,一看我照他,对方就喊开了:解放军同志,我是牧民,羊丢了,找羊呢。我再仔细一看,得,有印象还认识,附近一维族老叔。看他着急样子,又陪他在附近找了半天,找到了他的六只羊,还好都在一起,就这么一下,耽搁了我一个多钟头,得继续往目的地赶啊,大约看了下地图,辨认了下方向,打算继续前行,临走前维族老叔看我穿的实在单薄,把他的皮袄脱给我,我死活不要,人家立刻生气了:说解放军是我们的朋友,不要不行,看不起他老汉,一定给我,反正他家离这里也不是很远,找到羊了,立刻就回去了。实在盛情难却,刀哥就穿了老汉叔的皮袄美滋滋的向目的地进军了,夜里两点半到了乱坟岗,草木稀疏,树枝乱动,我想着后面可能会有老兵到时间偷偷来监督,我必须得站着到那些乱坟岗里去,结果那次我们班长没有派人来,我听着厉风呼啸声心里那个坎坷不安啊,再加上偶尔坟堆里还冒出磷火,刀哥说不怕那是假的,没办法,总不能因为这个待一边去,被发现作弊回去那可是受罚的啊,反正穿了老汉叔的大皮袄,找个个比较缓的旧坟,有点干草,算了,刀哥我休息会,睡觉。结果就迷迷糊糊的真睡着了。可能大约睡了一个钟头后,我醒了发现不远去有两个人在谈话,一个在说:“这混小子跑哪里去了,不会出事了吧?”另一个说:“我看是胆小,没敢来,已经跑回去了,孬兵一个啊。”听着声音怎么像我们连的炊事班长,说起炊事班长姓郝,那可是老牛人了,我们连队的猛人,以前的尖子,当过排长,后来由于一次事故中腿残了,想转业回去,被特批留下当了炊事班长了,大家特尊敬他,谁平常见了都要喊声老班长,或者老排长。我当时就纳闷了,怎么派他来了,原来我走后,12点多,来了个大首长,周末紧急集合进行演练下,我们班长怕我出问题,把我的情况上报了,连长于是就派郝班长过来看我,毕竟刚到我们连队才半月,新兵要照顾的,防止出意外。于是我们连队去演练了,老郝班长带着一个炊事班的老兵兄弟过来寻找我来了。不过听着他们谈论那口气我就气上心头啊,小瞧刀哥我,那刀哥今天给你表演看看,于是刀哥把皮袄反穿过来,外面白花花的羊毛外露,一身白素服啊,悄悄摸到老郝班长休息的坟堆旁边,由于风大,他们也没感觉到,我于是成功的到了那个坟的坟顶,慢慢的盘脚坐下,双手合一像老僧入定一样。那两个谈着谈着突然感觉头顶上方有什么动静,等两个回头一看,只见坟顶上端坐一人,一身白,迎着夜风冷月唰唰渗出逼出人的冷寒光,于是老郝班长和另一个老兵兄弟:“妈呀”一声大叫,窜了出去,那速度我现在都记忆犹新,就是博尔特见了他两个也会自叹不如,更厉害的我那老郝班长,平常跛的厉害,标准的铁拐李,那一刻,我只见他如刘翔附体,风一样的动作压根就看出半点跛的样子,比那位老兵兄弟跑的好像还快半个身位,一眨眼两人就没了,当时刀哥就自叹了,感情老郝班长您的腿没残啊。老郝班长这里我再说声对不起啊,当年兄弟的我不懂事,这里道歉啊。
     等我回去后,看到我穿的皮袄及其老郝班长的描述,才知道是我干的好事,于是道歉写检查,我们班长拉着黑脸一个劲给老郝班长赔不是,我被点名批评一次,连里通报批评一次,同时深刻检讨。由于老郝班长跑的过快,害的腿疾差点复发,弄的好多尊敬他的老兵哥哥想锤死我。对不起了对不起了,哈哈,我善了个哉的!

点评

你也太让人无语了  发表于 2013-11-2 13:08
哈哈 刀哥太犀利了  发表于 2013-4-11 16:31
实战!  发表于 2013-3-20 21:50
善你个哉的!  发表于 2013-2-12 16:24
善了个哉的  发表于 2013-1-24 00:12
看过兵王!好像特种兵都很调皮  发表于 2012-12-31 19:09
佩服!  发表于 2012-12-15 19:08
刀哥比司马群英还司马群英啊!  发表于 2012-12-13 21:51
忒调皮  发表于 2012-12-6 14:48
兄弟,你厉害!这都能想出来,人吓人,可是要吓死人的!  发表于 2012-11-24 19:33
笑死人了,呵呵。  发表于 2012-11-15 11:13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31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13:}  你也忒能整了

点评

沸头子脑壳转的快,啥子名堂都整的出来。  发表于 2012-12-29 10:47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31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这样的兵有前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31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网断了两天 终于能上了 赶快报个到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31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愣娃不愣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1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闻乐见
善了个哉的!!
呵呵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龍行天下づ怕誰 于 2012-11-10 00:18 编辑

                                                                                   第八章  老部队的那些事
       话说山中无岁月,军中无时日啊,汗水血水交织,枯燥却有新鲜,一切重复却又有滋味,一晃两年就过去了,在这两年里,刀哥我可以说几乎慢慢丢掉了自由散漫的思想,慢慢的融入到这个大熔炉里,成了其中的一份子,当然其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老兵的离去,演习的不幸伤亡,自己技能的提高,战友情谊的飞升等等等等,很值得大书特书,有太多的故事需要来讲。
      由于和平时期不可能打大仗,所以想要立个功受个奖的难啊,除非你技能特厉害,军区比武啥的得个第几名的,或者救灾啥的,要么你就有什么特长,能显摆的,或者你是个不世出的牛人,见了枪随便改造下,就能当炮使唤,这里我可得说下,部队枪械可不能随便私自乱改,那是要军法你的事,当然特种部队是另一回事,这个以后再讲。所以刀哥我下的苦很大,受累也足够,连个毛奖也没得到,再加上刀哥我没事总闹点动静出来,尽管收敛了很多,但是也算在整个团比较有名气的坏孩子,反正没少受到批评与记过,原则问题没犯,各种小问题不断,喝酒喝醉回连队,外出吃饭没带钱跑路,当然在军营以外的地方偷鸡了,每次倒霉的几乎都被发现,我总感觉刀哥比较衰啊,别人偷喝酒就没事,我喝酒就被逮住,那个郁闷啊废话也就不提了。
      说是两年后刀哥可以回家省亲了,那个高兴啊,早早的买了火车票和两个陕西战友回家了,话说那年火车是绿皮车,俗称闷罐子,哐当哐当的啊,不像现在快车,动车,还有高铁,那年头车里人那个多啊,那个多啊,整个车厢那个乱糟糟啊。我们三个在一行坐着,吹着牛,侃大山,再苦再累的训练都过来了,就是站着三天回去都没事,何况我们有座位,就在火车到了甘肃境界,火车上发生一件事,车上三个小偷,偷了一个大姐钱包,大姐顺手抓住了,那三个不承认,还凶巴巴的,最后竟然火车上掏出刀子威胁,整个车厢没人敢答话啊,我一递眼色,两个战友就起来了,我们三个走过去了,那三个小偷还嚣张:“当兵的,别管闲事啊。”用着刀子比划着,你妹啊,火车上比划刀子,这是赤裸裸的抢劫行为了,我和两位战友开心的笑了,我擦,拼死拼活训练不立功,这次咱们可能立功机会到了哇,我那两战友速度真是快,另外两小偷还没说话就被扑上去空手夺白刃制止住了,就剩下我这个了,我面前这个小偷一看,他的娘哎,他的弟兄没一个回合就被我的兄弟制住了,这小子当时就吓傻了,手里拿的刀子哆哆嗦嗦的,嘴里还一个劲的喊:别过来,别过来,眼看这快哭了,就在这个时候,刀哥我做了一件至今让那两位战友取笑的事。说来实在难为情啊,刀哥是立功心切啊,真想立个功啊,但立功可不是你抓了小偷制止行凶那么简单,那样太没技术含量了。起码挂个彩啊啥的,于是刀哥我脑子发热了,彻底发热了,对着那小偷说:“妈的,刀子给我拿稳,来,对着这儿来一刀。”我把自己半个屁股撅了过去,儿他娘啊,旁边一群乘客听了都傻眼了,小偷更是手哆嗦的厉害,不但不刺过来,更是往后退啊。这把刀哥那个气啊,你妹的,你刺下刀哥一刀,你会死啊,真他奶奶的熊啊,你把刀哥刺伤了,刀哥制服你,受个小伤挂个彩,立个功多好啊。坑爹的,那孙子就是死活他不下手,这把刀哥着实气得不轻啊。然后气运丹田大吼一声:“你给老子这里刺过来。”得嘞,我不喊还好,这么一喊,那孙子哗啦下扔了刀子,跪车厢里了,这一下更我把气的牙疼,上去领着衣服领子提起来,左右开弓怕怕给了四个耳刮子了。一遍打一遍骂:我让你不听话,我让你不刺我。打的旁边乘客都开始劝了,那家伙更是一把鼻子一把泪啊,就差喊电影里的台词:我上有母下有小,大哥你放了我把。毕竟人家又警察管理,咱也犯不着把他个重伤,得嘞,收拾了够,消了我的气,然后我们三个把这三孙子给绑住了,送给了车上来的乘警。剩下的半路上,那两个战友硬是把刀哥我数落了个够啊,他们说,见过二百五,没见过这么你这么个二百五啊,彻底服了刀哥我了啊,哈哈,刀哥我脸皮厚挺住了,回头想想,刀哥的确真的挺不要脸的,哈哈,我善了个哉的!

点评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