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楼主: 亚细亚船长

地外文明与远古文明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6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10-16 01:31 编辑

       追寻象雄文明的踪迹(续)

  2001年7月,四川大学和西藏自治区文物局组成联合考察队对古格王国境内的皮央、东嘎遗址进行第七次考古调查,我终于有机会亲自前往这座古城踏勘,同行的有四川大学考古系副教授李永宪和西藏自治区博物馆的夏格旺堆。夏格旺堆毕业于四川大学考古专业,现在已经成为博物馆研究部的骨干力量。
  7月24日清晨,从札达县启程行车约五小时抵达门士,在这里休息片刻后,即前往古鲁甲寺。经过约二小时的行程,抵达寺院。寺中僧人热情引导我们进入到寺院大殿。
  古鲁甲寺早年已被毁坏,现在重新修建落成不久。主殿门廊内设立有两个转经筒,围绕大殿设有转经道,这种寺庙建筑的布局应当是一种古老的形制。主殿外设有放置藏文经书《甘珠尔》与《丹珠尔》的经库。

  寺院北侧的山崖上,布满了密如蜂巢的洞窟,大部分已经倒塌,余下的洞窟表面许多都被一层厚厚的烟炱所覆盖,说明其使用的年代已经相当久远。寺僧带领我们沿着崎岖的羊肠小道登上了其中一座保存尚好的洞窟,十分肯定地告之:“这座洞窟已经具有三千年的历史,是早期本教大师的修行之所,名叫永忠仁青巴白扎布。”其中一位年轻的僧人还用规整漂亮的藏文给我写了洞窟的藏文名字。我们弯腰曲身进入到洞窟内,观察洞窟的形状为一长条形,长四米,宽二米,除了窟壁上厚厚的黑色烟炱之外,已经找不到任何早期的遗物,洞窟内供奉的经卷、唐卡,也都是晚近之物。这显然不是饭田所提供给我的那个地点。
  我略感失望地走出洞窟,放眼向四周望去,其东面的一处略呈舌形山崖上的一片坡地引起了我的注意。不经意地向寺僧打听了一下,结果令我大吃一惊。原来山崖上那片坡地的名称叫做“穹隆·古鲁卡尔”,译成藏文,“古鲁卡尔”(dngul.mkhar)的意思就是“银之城”,这两者结合起来,恰好是“穹隆银城”之意。据称在传说中,穹隆银城是在天地之间支撑着地平线不至于崩塌的“天柱”,也是本教发源地和中心所在,银城内最盛时居民人数曾达上千人。

  于是,我们旋即下山,赶往穹隆·古鲁卡尔。去往山顶的道路十分难行,沿途的山道早已坍塌,随处可见巨大的岩石横亘在山麓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攀登,终于来到山顶部的入口处。
  登上山顶,风景变得豁然开朗,地势起伏变缓。在山顶的第一级坡地上,我们观察到一个直径达数十米的大坑,寺院的僧人告诉我们,这可能是当年城堡内用以蓄水的水池。
  接着向上,可以观察到这片坡地的方向基本上是坐北朝南,略呈舌形,其东西两面为较为陡峭的绝壁,只有南面的山道可以通向山顶,在绝壁的边缘上,可见到用土坯砖垒砌起来的城墙残段,地表上散落着陶器的残片。我们一边低头搜寻地面,一面向上攀登。

       当海拔表的高度指向4400米时,眼前果真出现了一座土坯砖砌建起来的城堡,它的正面我已经十分熟悉——这正是饭田拍摄的照片上那段被他称之为“金字塔式建筑”的遗迹。由于它建在山顶,所以从下向上看,土坯砖层向上垒叠而起,墙体显得较为高大,真有些金字塔的派头;其实当真正登上山顶之后,由于城堡大部已经倒塌,城垣残存的高度最高处也不过4-5米。
  城垣的基础系用石块垒砌加固,墙体用土坯砖层层向上砌建,环绕在山顶的四面,若以城垣内的面积估算,城内面积约有一平方公里左右。
       站在山顶向四下眺望,才发现这里的山形地势的确非凡。山下如同银带般的曲纳河、曲嘎河、象泉河在这里纠结汇合,蜿蜒向南流去。更为奇特的是,在这里向东眺望,神山岗仁布切可以极为清楚地映入眼帘。我忽然间似乎明白了一个潜在的事实:如果像文献所载的那样,这里作为本教的圣地,那真是具有独特的自然条件。

  山顶的地表散布着大量的遗物,湮灭在萋萋荒草之间。包括寺院的僧人在内,我们四处搜寻,不到一个时辰,便从地面采集到陶片、铁甲片、装饰品以及石磨盘等各类遗物。那些破碎的陶器残片大多是红、褐两色的夹砂陶,器形主要有一种口沿较厚的钵和一种带有扳耳的罐,器表的纹饰为绳纹,器物中还有一种表面磨光的红色泥质陶,烧制的火候都较高。铁甲片锈蚀已较为严重,略呈长方形,上面有圆形的穿孔可供联缀。采集到的装饰品有骨珠和料珠,正中有小的穿孔,其中两粒蓝色和黑色的料珠直径仅一毫米左右,十分精致。
  遗物中最具有特色的是石磨盘、石环一类的工具,它们的用途很可能大多是作为加工粮食的工具。
  虽然在正式考古发掘调查之前,我们还无法最终肯定这座废弃已久的城堡遗址就是传说中的穹隆银城,但它和城中发现的这些遗物已经足以让我们相信,这的确是一处有着相当久远历史的古代遗址。我的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文献中的这段记载:“中象雄在冈底斯山西面一天路程之外,那里有詹巴南夸的修炼地穹隆银城,这是象雄国的都城,这片土地曾经为象雄十八王统治。”无论从地理位置上,还是从历史记载、口碑传说各个方面,都把寻找象雄古都“穹隆银城”的焦点聚集在了这里。难怪古鲁甲寺的僧人会用无比坚定的语气反复向我们强调:这一切已有着三千年的历史,这里曾是本教大师的修炼圣地,“古鲁卡尔”的意思就是“银城”。作为考古学者,学科的职业性要求我出言必谨慎;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已经相信这一切极有可能就是事实。在寻找已消失的象雄文明的漫长道路上,我们又前进了一大步。
  我期盼着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天,象雄古都的秘密终将会被揭开,古格王国诞生立国的基础——古老象雄文明的面貌也终将会显露出真容。


点评

上传不了图片附件。。。哎  发表于 2019-10-20 22:48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10-16 16:31 编辑

       重大发现!埃及出土20副保存完好古代棺木
       2019年10月16日    海外网   张琪     责任编辑   张琪、徐亦超
       链接:http://news.haiwainet.cn/n/2019/1016/c3541093-31646384.html


埃及出土棺木(图源:美联社)

       海外网10月16日电 英国《每日邮报》15日消息称,埃及古物部日前表示,考古学家在埃及城市卢克索附近取得了多年来“最大的、最重要的”发现:在西底比斯古城发掘出至少20副保存完好、色彩鲜明的木制棺木。
  据悉,这些棺木可以追溯到中世纪、新王国时期和晚期,或公元前1994年至公元前332年。
  美联社消息称,考古学家对这一发现并未提供更多细节,但他们分享了令人震惊的、色彩明亮的棺木照片,以及生动的铭文和绘画。这些出土的棺木被视为近年来“最大、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埃及出土棺木(图源:美联社)

       新发现的棺木位于阿萨西夫(Asasif)坟墓。它坐落在德尔巴哈里和贵族坟墓之间,紧挨着卢克索西岸的哈特谢普苏特神庙。早期出土的棺木都位于安奇霍尔、赫鲁夫、蒙图埃米特和帕帕萨坟墓等。
  《每日邮报》报道称,在沙地下面是地下房间和通往阿蒙霍特普三世统治时期的凯鲁-夫坟墓的长廊。埃及古物部表示,他们将在周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更多细节。


埃及出土棺木(图源:美联社)

       不到一周前,考古学家在另一副棺木里有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最古老的灵魂永生图副本。在棺木侧面发现的蚀刻画是人类已知的最古老复制品之一。



点评

也就是说,如果史瓦勒·鲁比兹的解释是对的——我们有很多理由相信他是对的——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早在公元前5世纪,便已正确地记录下,埃及僧侣所提供的有关39000年前太阳的岁差运动的资料了。绝倒啊!  发表于 2019-11-3 22:00
法国数学家史瓦勒·鲁比兹R.A.Schwaller de Lubicz分析,希罗多德传达的讯息是一种“时间周期”(period of time)的概念。所谓“时间周期”,就是春...  发表于 2019-11-3 21:59
即使是伪史,白皮砖家还需要进一步添油加醋。希罗多德《历史》第2册埃及篇,记录了海里欧波里斯一位僧侣告诉他的资讯:有四次机会,太阳从不同的地方升上……有两次是从现在沉下的地方升起来,有两次从现在升起来的   发表于 2019-11-3 21:58
另外,老船长还是低估了欧白皮的无耻与疯狂。曼涅托的所谓古埃及王表纯属编造,但并不是唯一的伪证。还有意大利都灵纸草王表,还有巴勒莫石碑,等一系列伪证,俺以前扒过的。  发表于 2019-11-3 21:55
回老船长,按伪史记录,中王国早期也不是前1994年,新王国早在亚述前660年入侵就完蛋了,前332年是亚历山大大帝筑城亚历山大港的日子。这些棺材根本与所谓的古埃及无关,立此存照。  发表于 2019-11-3 21:49
有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国家也应该搞个西方文明探源(扒皮)工程!  发表于 2019-10-30 15:10
古埃及的历史,全部依据就是公元前300年,海里欧波里斯的祭司曼那多完成的一部埃及史~  发表于 2019-10-22 03:05
铁马兄,倒不是指某年(个位数),而是指中世纪到新王国晚期这一阶段。然而,这一提法在考古学上是非常滑稽可笑的。  发表于 2019-10-22 02:46
精确到个位数的年份。1600多年的时间跨度,从材料、保存到艺术风格都是同一批的伪造货色,造假是要有职业素养和道德的,这连潘家园门口摆摊的水平都不如的玩意儿,呵呵。  发表于 2019-10-19 09:37
我只觉得恶心  发表于 2019-10-18 09:47
公元前1994年至公元前332年??4000年前的东西啊?无语了!新埋进去的吧  发表于 2019-10-16 17:23
2000多年,这颜色。。。  发表于 2019-10-16 17:06
不予评论,呵呵~  发表于 2019-10-16 16:32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8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动静等观 于 2019-10-18 14:54 编辑
亚细亚船长 发表于 2019-10-16 16:29
重大发现!埃及出土20副保存完好古代棺木
       2019年10月16日    海外网   张琪     责任编辑   ...

里耶古城的出土秦简传递了哪些信息?作者张春龙https://www.guancha.cn/zhangchunlong/2019_10_18_521779.shtml

小小里耶古城的一口井就出了38000多枚秦简,还是作为垃圾丢弃的,可以想象2000年前中华文献该是什么样的规模和水平。
缘起
       我今天主要是给大家介绍一下里耶古城一号井出土的秦代简牍文物的发掘、保护以及整理工作。
先说一下这个工作开展的背景。里耶古城遗址的发现,起初是因为当地的一项基本建设,当时湖南省的扶贫工程要在湘西武陵山区的酉水流域建设碗米坡水电站。2002年开始发掘里耶古城的时候,我们已经完成淹没区古文化遗存调查,里耶遗址一号井从2002年5月28日开始清理,6月3日发现了第一枚简牍,到发掘工作完成,共计出土了38000枚简牍。此外还有大量的生活遗物。应该强调的是,即便是没有出土这些极为重要的简牍,里耶遗址也是非常重要的考古发现。
      
       2002年8月,当时中央领导同志建议将龙山里耶古城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鉴于这将影响到整个库区的建设工程,湖南省政府相关领导在里耶古城遗址召开了现场办公会议,决定将防洪大堤建造位置向东移15米,以保护里耶古城遗址。
需要明确说明,秦简保护整理项目的总负责人是袁家荣先生,库区发掘总领队是柴焕波和龙京沙两位先生。里耶一号井的发掘是龙京沙先生主持,我是在6月3日发现第一枚简牍以后,受单位指派参加发掘。一号井里面出土了陶器、金属器,这些文物的保护工作相对难度略小,关键是出土的木器和简牍,它们特别“娇贵”,从发掘现场就要开始保护,主持这个工作的是荆州文物保护中心的方北松先生。大家可能觉得今天的荆州是个小地方,有点偏,但他们的工作在国内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是从事田野考古的,简牍整理工作是由北京大学吴荣曾先生、李家浩先生参加并指导完成。

古城
       下面我给大家介绍里耶古城遗址发掘和出土文物保护情况。

       里耶镇处于武陵山的腹地,里耶古城处于盆地中部,发掘面积5500多平方米。我们的工作首先要确定城址的布局、城墙、城壕各种遗迹的关系和各个时期的文化内涵。

       从考古发现来看,在旧石器晚期就有先民来到了里耶盆地。我们发现的里耶遗址是城址,城址堆积中还有春秋时期当地少数民族的生活遗留。

       里耶古城有两个主要的建造和使用时期,第一次是战国晚期的楚国,第二次是秦王朝。我们先后区分出了战国、秦、西汉三个时期的陶器标本,为武陵山地及湘西地区的考古学文化序列建立了参照系。即使没有出土有文字的简牍,我们也会通过这些标本比对其他文物资料,来确定它的文化属性。非常幸运的是里耶出土的简牍有明确的纪年,可以证明其他文物的制作和使用年代,让这个参照系统更有指导意义。

       历史上里耶一带是多个民族的杂处之地、文化交汇之区,也是土家族的发祥地,它的发现对于在这一地区的古代民族史研究具有一定意义。这一地区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已基本完成,里耶的考古发现特别是对应的城址和秦汉墓葬又丰富了这一地区的历史面貌,完善了历史考古框架。

       楚国到两汉,湘西北地区城址的密度超过了现在县的设置,今天的湖南省区域内最北边是孱陵(今天湖北公安县一带),孱陵往北就是荆州,我们判断,在战国晚期,楚国的国防力量在这个方向上有所加强,里耶再往西就是云贵高原,江北平原地区已经被秦军攻占。
       秦国的军队攻击路线可以分为两道:一是渡过长江向南,直接威胁楚国的防域;二是溯乌江而上,到达今天重庆的秀山、酉阳,穿过山间坝子进攻楚的西部地区,继而向西南发展。这应当是里耶城成为当时楚的边城和秦的重要据点的原因之一。

       到了秦代,里耶所在的迁陵县城,虽然是秦王朝在武陵山区的一个偏远小城,但是它还是秦王朝向西南地区发展的前线军事据点。

       西汉时期,里耶城已经被毁坏,酉水河对岸不到1公里的魏家寨古城是西汉时期这一带的中心地区。这个时候,里耶(迁陵)作为县治已经撤销,迁到了东边保靖县境内的四方城,但迁陵之名得到保留,现在四方县的县城还叫迁陵镇。
       里耶古城遗址有400米见方,当时这里是里耶的小学和初中所在,由于学校一直没有翻修,相当于客观上保护了这个古城城址。
这里涉及里耶古城的大小,其实在秦楚时代,当时县城的规制就是这么一个规模,城池并不大,也就是一里见方,不仅仅是里耶,其他地方同时代的县城也是这么大的规模。当时的城不等于后世的城市,它只是城,跟市没有关系。我们后来所说的城市,是城与市的结合,在里耶城所处的时代还没有出现。当时的城里面只有官员、少量的驻军,再加上一些比较重要的冶铸作坊,所以那时候的城规模小而规范。

       田野阶段的工作有很多收获。一号井底距地表深17米,我们进行发掘的时候正值当地雨季,随时有塌方的危险。我们采取了一些安全保护措施,依堆积的自然层理逐层发掘,全部堆积淤土通过水洗筛选,保证了发掘的安全、资料收集全备,并为古井发掘积累了一例经验。

       在整个发掘中我们将古井、简牍、城址看作一个有机的统一体,还把里耶盆地内的三座城址、三处墓群作为一个统一体,来考虑这一地区更广阔的历史课题,从而制订工作细则和计划,以保证工作效率,并在工作中培养锻炼了业务人员,较好地处理了考古发掘、研究与文物保护的关系。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思路,原因之一是战国到秦汉时期的古城址、古墓群,与行政建制往往是联系在一起的。以前由于种种原因,能够把三者有机结合起来、进行系统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的机会不多。因此,所获得的历史信息也有限。而里耶盆地的古文化遗存受后期生产生活建设活动破坏少,文物保存情况较好,非常有利于开展这方面的工作,这也是我们重点关注这一地区的原因。
古井
       里耶一号井开凿于战国晚期的楚国,使用至秦,废弃于秦末。井深17米,井底直达砾石层,这砾石层与酉水河道的砾石层是相通的。我们推测当时之所以费这么大的力气挖出这口井,主要是为里耶城军事防守,为备战而掘井。当楚秦两军对垒时,楚一方挖了这口井用于军备供水,而此后控制这里的秦也利用到了它。到了秦末农民起义之后,当地的秦朝基层官吏跟秦朝首都咸阳联系不上,里耶城池守不住了,因此这口井也就随之废弃了。

       一号井井内的堆积主要由淤泥和生活遗弃物组成,出土有铜矛、铁锸、玉玦、打水罐、残破的漆器构件以及秦代货币半两钱等。其中最令世人关心的就是简牍,这些简牍记录的主要内容是秦时迁陵县衙署公文档案,包括行政日常的各个方面:人口、田地、物产、赋税、仓储、邮递、军务、司法、医药等,年代从秦王政二十五年到秦二世胡亥二年(公元前222年至公元前208年)。

       在发掘现场,我们来不及仔细甄别所有出土物品,只能尽量多地收集文物,把它们都收放到防腐防虫的箱子中,并且尽可能让箱子里注入井里面原有的水。

       室内工作包括甄别、编号、清洗、脱色、拍照、红外扫描、脱水、有机玻璃夹封以后入库、库房后期管理。这些简牍虽然经过一定程度的清洗,但是上面还能看到泥,这不能继续用水去硬冲了,那样会损坏简牍。我们在取出这些简牍之后,为了便于保护这些简牍,只能浸泡在蒸馏水中。

       里耶秦简的形制,有椠、椠材(空白简)、简、牍、检(邮签)、封简、封泥匣(配合使用,保密或物资保全)。简牍文字是用毛笔蘸墨汁书写,墨汁比较浓稠。里耶简分成两批,另一批出土于护城壕底部的十一号灰坑。有些简是没有字的,我们在现场只能把它作为简收集起来,它们并不一定能跟其他的简进行拼合。对于这些不带字的简牍,我们用红外扫描和红外照相做过对比试验,红外摄影或红外扫描设备的好处是,只要简牍外表没有稻草或者淤泥之类的遮盖物,就可以通过红外扫描把上面留存的不易发现的墨迹体现出来。还有些简表面上好像有一点墨迹,但放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发现并不是墨迹,这样的工作是简牍甄别必须进行的。
       这里我需要特别说明一下,大家现在都认为秦代简牍是非常宝贵的文档资料,当初的古人可能是有意把这些简牍存放在一号井中的。其实并不是这样,现在我们可以很肯定地说,这些秦代简牍,当初是被当作垃圾,丢进一号井里的。我们之前提到,秦末农民战争时期,里耶城弃守,城中的这口古井也随之被废弃了,正因为这口井被废弃了,当时人才把这批简当作垃圾往井里面扔,他们并不是为了保存简牍留下来给我们看的。这批简牍跟垃圾混在一起,它们处于一个潮湿密封的相对恒定的环境内,经历2000多年没有太大变化,因此得以保留下来。

       由此延伸到另外一个话题,那就是出土简牍的保存问题。我们现在用蒸馏水来保存这些简牍。至于说泡在水里面能保存多久,现在还是边做边看,具体能保留多少年,尚没有精确的答案。目前保存时间最长的是河南信阳楚墓出土的简,到现在已经在蒸馏水中保存50多年了。不过简牍泡在水里也会出现降解问题。我们可以泡在石英管里去防酶、防菌,但它还是会降解的。毕竟两千年来这些简牍在地下掩埋,出土之后它就脱离了原来的地理环境,相应的掩埋压力也没有了,由此引发了降解的问题。
秦简
       一号井出土的秦代简牍数量巨大,可以说是改变了我们的秦代学术研究的面貌。这里我通过对比一下著名的睡虎地秦简,来描述一下里耶秦简的价值。1975年,考古人员发现了睡虎地秦简,它是当时作为基层官吏的墓主人有意识地选择带进墓里面去的秦简。墓主人当年负责过司法方面的工作,所以这批简基本都是法律条文。而里耶古城出土的秦简不是律令,是当地的行政档案。其中的内容,可以帮助我们更充分地了解秦代的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制度和基层生活。

       比如说,以前我们一直以为,里耶所在的那个区域素来比较落后、闭塞。如今从历史发现来看,那个地方只是因为交通不便捷而不太为人所知,当地的历史发展脉络是非常清晰的,特别是秦朝时发生的事情今天得以通过简牍的记载呈现出来,让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秦代这里的情况。

       湖南的地方志,最早是明代中期以后的府志、县志,过往2000多年前发生的很多事情是找不到的。现在有了里耶秦简,这个地区的秦汉时期的情况就比较清楚了。

      通过秦简,我们得以一窥当时的秦郡设置。在里耶秦简出土之前,我们一般认为,秦统一全国以后设置了26郡,但是里耶秦简记录的是28郡。岳麓简里记录的郡名有22个。两下结合,去掉重复,我们得到的秦代郡名共有37个。有了这些明确的郡名,学术研究中许多相关的争论,也就可以不争了。里耶秦简中还记录了秦代许多县一级的地名,湘西北的这些古代地名都得以保存了下来。湖南现在的很多县,以前我们以为是汉高祖刘邦统治时期设的,现在通过里耶秦简,可以明确知道,这些县名在楚或者秦的时代就已经存在了。

       我们如今可以确定,这一带涉及的如今湖南、重庆、湖北部分地区,秦在这里设置的是洞庭郡和苍梧郡。里耶简牍中有关于湖南郡县设置的明确记录,其中有一组简由于谈及田地开垦、赋税增加问题,上面就提到了“苍梧为郡九岁”,也就是说,长沙这一带作为秦代的郡县已经有九年了,它始于秦始皇二十五年,也就是公元前222年。

       洞庭郡管辖的就包括迁陵县。当时秦的迁陵县,县里面设置了县令、县丞以及科、曹、狱。县以下还设有乡、里。迁陵县下属的三个乡分别是贰春乡、启陵乡、都乡,都乡是县城所在的乡,相当于今天有些县的县城所在的城关镇,同时设置职能单位如仓、驿道、津渡、邮人。当时的居民则包括有楚、越、濮等。

       秦简牍还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的史地信息。这批简中发现了道路里程书,里面出了三枚记录道路里程的简。这既是秦朝设郡研究的重要资料补充,也可以说是政治地理的大发现。由17-14“泰凡七千七百廿二里”和16-52“凡四千四百卌四里”看,简牍所记道路的出发点和终止点也应当不同。16-12所记地名多在今河北境内,17-14所记地名在今河南省境,16-52所记地名则在今湖北和湖南二省。16-12所记地名都在秦朝巨鹿郡范围内,所记道路经过今天河北省高阳、肃宁、饶阳、献县、武邑等县和冀州市境,这一道路自古以来就是华北平原中部的交通孔道。16-52记载的鄢—销—江陵是陆路和可以通航的小河流。由河南南阳经襄樊、宜城而到江陵,这条道路自远古以来就是南阳盆地进入江汉平原的必由之路,在新石器时代中期黄河流域的仰韶文化和长江中游地区的大溪文化就已在这一区域交汇碰撞,后来更是南北交流的重要孔道“南襄隘道”所在,这些记载都极为重要。

       在当时道路里程书的设置是为了配合邮驿系统,设置的完备程度,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文明与发达程度。而行书效率是国家机器管理效能的具体体现。秦朝虽然时间很短,但它整理制定的这些制度在以后的历史中得到了充分继承。通过里耶秦简,我们了解到,当时邮件物资的邮递,有简牍负责记录传递期间每一站的交接时刻。当时计时用的是漏壶,将白天分为十一刻,简文中称之为“水十一刻,刻下……”。夜晚重设漏壶,简文记录“夜水下……刻”,计时的漏壶配置到大部分的驿站。除了邮递之外,其他的绝大部分工作也都有时刻记录。
信息
       在简单概述里耶秦简的价值之后,我们再来介绍里耶秦简中记载的一些有趣的信息。

       2005年,在清理里耶古城护城壕的时候,我们发现了51枚秦简,经过分析,我们认为这些简相当于是秦代的户口簿,这也是我们目前找到的最古老的户口簿,当时的名称是“户版”,户版分五栏,分别记录户主的籍贯、乡里、姓名、爵位爵称、兄弟、妻妾、子女、有无房舍等。

       有秦简提到,“田时也,不欲兴黔首”,指的是大规模的军事物资征调时,地方官员既要执行上级命令征发劳力完成任务,又不能影响农业生产,这其实是很考验地方官员的行政能力。

       通过秦简我们知道,当时的秦代农业是分为公田和民田。公田是国家拥有、政府管理,收成也归官有;民田就是黔首田,平民田地,通过“行田”制,国有土地分成小块后分给百姓,分到手的田地不可以买卖,必须按规定交赋税。对于那些新开垦的田地,前两三年赋税很轻或者是不收税。而当时农业的劳动力来源,主要是家庭成员,也可以雇工。而公田的劳作者主要是刑徒,戍卒也是公田的主要劳动力。

       农作物的品种比较单调,主要有粟米、菽、麦、稻,特殊的作物有芋、糜子。经济作物有苎麻、橘、生漆等等。另一个有趣的情况是,由于当地比较贫穷,当时的很多居民有土地但是没有种子。对此秦朝迁陵县政府也有相应的措施,包括借种子给居民来耕种。

       从里耶秦简我们还能够看到当时的一些政治命令和文化措施,比如第8层的455号简。秦以后就在文化上规定,称谓要统一化,这枚简用的都是小篆书写。它的内容是规定所有的官名都要统一。必须称始皇帝死去的父亲庄襄王为“太上皇”、皇帝乘骑的马为“乘舆马”、皇帝的狗为“皇帝犬”、国门必称“都门”等等。这些内容之所以抄写在上面,就是为了方便当时大家传播并学习,也方便书写公文的时候进行查验。

       里耶秦简还有一组简提到过这样一件事:在秦始皇三十三年(即公元前214年),阳陵这个乡的宜居里有一个居民,他在阳陵老家欠了官府的钱,但是本人已经来到洞庭郡服兵役了。阳陵的官吏并不知道他具体在哪个县,只知道此人在洞庭郡。于是阳陵县相关官员就行文到洞庭郡,请洞庭郡这边的官吏来落实追债这件事。这一组简实际说的是比较超前的事情,在当时没有异地汇兑的情况下,秦朝法律已经规定政府欠老百姓的钱,老百姓可以向异地的政府索要。同样,老百姓如果欠政府的钱,政府也可以追讨。这个观念是很先进的,不过具体实施起来的效果怎么样,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

       在里耶秦简中,关于钱粮物资的往来是有专门记录的。而且上面的年月日、经办人、接收人、抄写人都记录得很清楚。比如其中一枚三联券,涉及的问题是秦代的财产权,具体来说就是女子可不可以继承财产。秦简里提到,当时有一个叫广的居民,他要求把他们家里的奴隶、庄稼、衣服、器具以及六万钱,全部都赠给他的大女儿。最后是他所在的乡的乡长经办此事,并且把这个事情记录了下来。
(老船长有几张照片我没转)

点评

上个月刚去湘西,路过里耶没去。。。遗憾  发表于 2019-10-31 14:30
这个是典型的南方水坑埋藏。出水的时候饱水有机质文物不能像约翰牛砖家那样抓起来就甩泥的,和海昏侯大墓一样,整体包装发掘搬运才行。  发表于 2019-10-19 09:40
等我空下来试试  发表于 2019-10-18 16:25
斜杆前面是把图片上传到空间的过程。/ 斜杆后面是在帖子里插入相册内上传图片的过程。  发表于 2019-10-18 16:13
/ 打开帖子→点开“编辑”栏上面的“图片”→选择“相册图片”→点击“选择相册”下面的空白处,即能显示你刚才上传的,准备插入帖子的图片。  发表于 2019-10-18 16:12
在帖子里使用上传到“空间”里的图片,其步骤为:点开“空间首页”→点开“相册”→点开“上传”→在“普通上传”栏下点开“选择文件上传”→选择电脑里储存的图片→完成上传后再点击棕色框“开始上传”/  发表于 2019-10-18 16:12
不会贴图?既然结庐“美言”,岂能不学发图?我的发图方式:  发表于 2019-10-18 16:12
好  发表于 2019-10-18 14:15
动静兄,建议把全文转过来。  发表于 2019-10-18 13:13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2 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10-22 02:58 编辑

       “秘窖”窖藏之二百八十七(作者不详)
       神秘的古格王国

       中国西藏高原的最西端,号称“世界屋脊之巅”的阿里高原上,坐落着一个古老王国的遗址——古格。
       这个曾经在西藏西部出演过一幕幕辉煌雄壮历史正剧的王朝无情地被拉达克人所灭亡,只余下无数的古堡废墟,静静地湮没在西部高原的黄沙大漠之中。几百年来,它作为西藏西部最为重要的一个古王国遗址,曾长期被历史学家、考古学家以及一切关注西藏历史与宗教文化的学者们所瞩目。
       但是,古老的历史并没有全都记载在浩瀚的史书里,古格王国所创造的悠久的艺术与文化也没有全都保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为了揭开古格王国神秘的面纱,再现古格王国的历史的生动画卷,无数的人们向往这片神圣的土地,却又无奈西部高原重重的天然屏障、恶劣的自然环境、漫长遥远而又充满艰难的路途,无数的探险家只能望而却步,视而畏途。直到20世纪50年代以前,也只有少几位探险者进入到古格王国遗址,在那里作过短期的考察,给世人留下了一些零星的记述,这不仅没有能掀开古格王国神秘的面纱,反而更增加了它的神秘感。古老的古格,像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将西藏西部众多的秘密深锁其中。

       让我们把目光回溯到1912年,西藏西部古格都城札不让附近。
       这是一个极为炎热的正午,太阳的光线透过没有一丝云彩的天际全部倾泻到大地上,把整个山峦照耀得惨白耀眼,令人睁不开眼睛。地面的温度至少在摄氏40度以上,一团团热浪滚滚扑面,灼热的空气掺杂着飞扬的尘埃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来。
       英国探险家麦克斯·扬从肩上取下水壶,疲备不堪地一屁股坐在沙地上,肮脏的汗水顺着前额流进了眼角,火辣辣地刺痛。水壶里的水已经不多了,摇了摇已听得见壶底咕咕隆隆的响声。
       猛喝了一大口水之后,他才感到似乎已经着火般疼痛的胸口稍稍好了一点。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眯缝着眼睛向远处望去。
       他已经记不清楚这是他从喜玛拉雅山的印度一侧进入到西藏后的第几个日子了,高原的烈日风沙已将他的皮肤烤成了红褐色,印度洋略带咸腥味的海风已成为了一种遥远的记忆残留在脑海的深处,眼前的一切,已经变得十分陌生。
       这是一片黄沙与泥石构成的世界,是一片土质的林莽。高而平的山顶被纵向侵蚀成一条条深深的沟壑与褶皱,使得一座座山恋远看犹如一片林海,近处的小丘和山坡仍可以清楚地看到其中细而碎的粘土混杂着小碎石形成的肌体,阳光之下,金黄灿烂,熠熠生辉。

       远处,一排排残塔断壁耸立在山崖间,在阳光下与白色的山体混为一体,星罗棋布,点缀其间。
       他艰难地挺起身来,从怀中掏出笔记本,草草记载下这样一行文字:“这或许是一个巨大的城市或者古堡的遗迹?……一排石灰粉刷的塔耸立于宗本房屋附近,其中一座40英尺,高出其他塔之上,其顶端横卧着一个饱经风霜的木十字架……”
       他没有更多时间去思考眼前的这些遗址究竟意味着什么,他更没有想到,在这座巨大遗址的附近,还隐藏着一个后来会让全世界的探险家和考古学家们惊叹不已的更大的秘密,他实在是太累了。
       麦克斯·扬站起身来,背上沉重的背包,朝着远方隐隐约约看得见的一顶黑色帐逢走去,他知道在那里,淳朴的西藏牧民会给他一怀热茶,或许还会找到一些别的什么食物,而这些东西眼前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黄灿灿、白茫茫的荒原沙漠上,印下了一行长长的脚迹。
       这是20世纪初一个英国探险家首次进入到遥远的西藏西部高原,试图叩开这座紧闭着的古文明神秘之门的最初尝试。然而,命运之神却与他擦肩而过……

       十多年过去了,从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又一位意大利人G·杜齐曾到过古格。与麦克斯·扬所不同的是,杜齐是一位具有科学素养的学者和著名的意大利东方学家,在印度河流域、尼泊尔和中国的西藏作过多次考察和考古发掘,有着极为敏锐的眼光。当他面对札不让古格遗址那一座座建筑废墟的时候,或许并未立即意识到这就是古格王国的都城所在地。但是,学者的直觉告诉他,这里一定隐藏着鲜为人知的古老的秘密。在当时极为困难的条件下,他用黑白照片和文字记录了古格遗址的壁画与建筑。在他后来出版的多卷本《印度——藏》巨著中,专门有一卷描述了被他称作为“札不让寺院”的古格王国都城遗址,为后来的研究者们留下来弥足珍贵的线索。

       斗转星移,历史赋予了中国学者一个难得的机遇。20世纪70~80年代以后,我国的考古工作者曾先后数次进入到古格王国的故土,进行了以考古调查发掘为中心的科学考察工作。他们一次次地进入古格先民们生活过的聚落废墟,仔细地观察追寻它的主人所遗留下来的足迹,摩挲研究古人使用过的器具,亲身感受先民们存留的气息;他们周密地调查探访一座座古寺殿宇,细心地寻觅早已湮没于绝壁断崖之中的石窟佛洞,流连于斑驳的佛教壁画艺术之中,以探索古代西藏西部佛教艺术的源流;他们面对发掘出土的无数残篇断简,仔细地进行辨识解读,同文献记载相互对比,以期从中找出早已断裂的历史链条、拂去古格王国的历史尘埃,一步一步地走近古格……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10-27 01:29 编辑

       “秘窖”窖藏之二百八十八(作者不详)
       炫目的传奇------西藏古格文明探谜

       西藏阿里───地球上离大海最远的地方,欧亚大陆腹地中心,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号称“世界屋脊的屋脊”;这个似乎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角落,隐藏著一个炫目的传奇:古格王朝神奇的勃兴与神秘的湮灭,堪称灿烂深厚的佛教艺术,成为近年来广受国内外瞩目的文化谜团。

       盛夏,国家文物局组织了由有关专家学者和记者参加的“西藏古格文明考察宣传活动”,考察队深入阿里20余天,触摸到古格文明发展演变的丝丝脉络───
       7、8月,是阿里的雨季,雨雾往往乘著雪原的夜色呼啸著来去。
       清晨醒来,淅沥的小雨初歇,乌云放肆地铺展于雪峰之间,沉沉地直逼辽阔的高原草甸,仿佛是从天空中伸出千万条黑舌,正欲争舔碧草上的露珠。在天与地的争搏之中,我们的考察车队显得瑟缩而无助。
       到阿里了。

       荒凉、空旷、沉寂,像是走在地球的边缘,像是盘古初分天地,像是女娲尚未补天,像是我们从未进入过的侏罗纪时代。
       我们就在这样的氛围中,走近晶莹幻妙的神山冈仁波齐,走近纯净如梦的圣湖玛旁雍错,走近被奇特的土林地貌环抱著的札达───古格王朝的起点与终点。

      

       打量古格───土林之巅、河谷之侧,到处都有古格废墟,那荒芜的寺院、残损的窑洞,如一双双永不瞑目的眼睛
       我是看著马丽华《西行阿里》的这段文字走向古格的:“那个苍凉秋日,伤怀之晨一行数十骑暂且中止了仓皇西奔的杂沓踢声,聚拢来凄然作别吉德尼玛衮这位落难王孙,乱发纷披,衣冠不整,双目茫然,灵魂空虚。此刻,奉命护送王孙西行亡命的两位老臣该踏上归程了,正双双向王子施礼,祝祷王子一路平安王子掩面而泣,竟不能言。”

       吉德尼玛衮,是吐蕃王朝那位著名的灭佛赞普朗达玛的曾孙,朗达玛大规模禁绝佛教,强令僧人还俗,终于招来杀身之祸,直接导致了奴隶与平民的大起义,吐蕃王朝不久后分崩离析。吉德尼玛衮仓皇逃往西边的阿里───羊同(即象雄)的札布让(即札达县),不意竟成为统一阿里的君王,他的幼子德祖衮受封于云彩弯弯的地方,即札布让,成为皇皇700余年古格王朝的开国君主。
       在昔日古格的疆域徘徊了五六天,对古格的想象不再局限于一些苍白的文字。这里高大而狰狞的土林触目皆是,张牙舞爪地对怀中的札达盆地作势欲扑。无论是在土林之巅,还是在河谷之侧,几乎到处都有古格时代留下的废墟,最多的是荒芜的寺院,也有山腰上残损的窑洞,如一双双永不瞑目的眼睛,瞪视著后人,似乎随时都会有悲凉的故事从中溢出。

       最让人震撼的,就是古格山───古格王宫遗址。
       攀爬古格山,在蜂窝的窑洞、防御堡垒间穿行,山脚兀立著拥有灿烂壁画与佛像的红殿、白殿、度母殿,山巅傲然著王宫议事厅、夏宫等王室居住群。爬山很累人,我们几步一喘,真不能想象,当初古格人如何出行。
       不必一一细述,光是红殿与白殿这两个庙宇,就给我们一个大惊喜。绘满红殿、白殿的壁画,其妙相庄严与灵动飞扬融而为一,色彩鲜艳得仿佛昨天刚刚画成。特别是那些妩媚动人的菩萨、绝艳惊人的度母,以及国王王后礼佛图与佛传故事图等,都让我们怦然心动,流连忘返。

      

       为什么王宫、民居、军事设施均破坏殆尽,独独留下几个佛堂呢?据说,因为拉达克人原也是佛教徒───事实上,拉达克王与古格王谊属同宗,他们的开国君主分别是吐蕃末代王孙吉德尼玛衮所生的兄与弟───在毁灭了古格的一切之后,拉达克人心存敬畏地止步于神佛之前。这样,不曾遗下国史的哑迹般的古格王朝,才有如沧海遗珠,将独特的佛教艺术保存到了今天。
       仅仅从这些壁画,我们就可以揣度古格的不凡。如果这里不曾有过辉煌的文明,不可能产生如此精美而浑厚的艺术。
       小小的古格,人们为什么对它著迷?───在西藏文明发展史上,古格功不可没。
       徘徊古格,一个疑问萦绕不去:古格的意义究竟何在?

       古格王国的疆域,基本是现在札达县的范围,它也曾经兼并过现在属普兰、日土县的一些土地。现在的札达县,人口是五千多。那么,鼎盛时期的古格王朝,究竟养活了多少臣民?
       葛健雄教授在《走近太阳》一书里推断,古格王朝拥有数十万臣民,依据是古格曾经击退过印度号称十几万入侵雄兵。
       中国历史博物馆考古部主任杨林推测,古格大约有几万人。他认为光是古格都城就可能有1万人左右,否则无法供养奢华的王宫和繁多的庙宇。


点评

克什米尔到阿富汗一带的有些部落首领要求咱们给他们撑腰,说在古时候他们也是中华版图之内的子民。  发表于 2019-11-3 19:13
拉达克人今天主要生活在克什米尔一带。  发表于 2019-10-30 01:34
拉达克灭了古格王朝,那之后又是谁灭掉了拉达克?  发表于 2019-10-27 23:17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10-30 02:12 编辑

       炫目的传奇-----西藏古格文明探谜(续)

       阿里地区文物抢救办公室副主任张建林极其谨慎,不肯明确古格人究竟有多少:“目前没有考古上的依据,”不过他却明确表示,古格绝不可能养活数十万、哪怕是几万人。他甚至认为,古格都城只有千把人左右,因为现存的800孔窑洞,据他的考察,并非同时使用,而是旋塌旋建。他的主要依据是,这里的生存环境恶劣,不可能养活太多的人。
       张建林的谨慎是有道理的。
       那么,孜孜于一个万把人、或者就算数万人的、地处偏远的小王国的研究,有些什么意义呢?张建林几乎脱口而出,表明这位坚持不懈致力于古格实地研究的考古学者对此深思熟虑:

       第一是宗教上的意义。藏传佛教后弘期上路弘法的根基就在古格,阿里地区当时开展了大规模的译经、建寺活动,对整个西藏的佛教传播起到关键作用。
       第二是政体。与西藏吐蕃政权之后政教合一的政体不同,古格王朝是政教分离,延续了700多年,一直是王权至上,这是意味深长的。
       第三是军事。古格地处西陲,是卫藏的门户,它的存在,起到了抵御来自西面及西南方外来侵略势力的作用。
       第四是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在卫藏与尼泊尔、印度、中亚、新疆的枢纽地带,古格为各地的经济文化交往作出了贡献。
       第五是它独特的佛教艺术,与卫藏地区有明显差别,在后弘期之初大量吸收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佛教艺术的养分,并在13世纪初形成独特的古格佛教艺术。
       一个小小的古格,在西藏的发展历史上竟拥有如此之多的重要贡献,难怪值得细细琢磨。

      

       近年来,关于阿里、关于古格的书籍和文章一下子多了起来。每一个到过古格的人,总觉得不说点什么、写点什么就对不起古格,对不起自己的辛苦。我看过几本写古格的书,作者都是在阿里只呆了不到一个月、在古格更只呆了个把星期。
       所以有一种说法,现在国内外学界兴起“古格热”。但张建林对此不以为然:我不这样认为,踏踏实实研究古格的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这里毕竟太艰苦。
       幸而踏踏实实肯呆下来用脚来做学问的学者还有,如我所接触的张建林、宗同昌,四川大学考古系教授霍威、李永宪等专家。
       我们不能不对他们表示极大的敬意。

       不设防的古格───如果阿里的物质条件再好一些,人流必会汹涌而来,古格能抵挡那些热切的眼睛与手吗?
       1997年─1999年,阿里地区文物抢救办公室曾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开展了大规模的古格都城维修保护工程,成效卓著,有效地防止了其整体环境的进一步恶化。
       然而,古格并不是只有一个都城。

      

       即使是修复过的古格都城,也依然脆弱,抵御不了任何天灾人祸。只不过隔了两年重返古格的张建林,已经几次惊呼:上次还有的洞窟,怎么就没了?上次这张壁画还好好的,怎么这回淌满了雨水滴漏的难看痕迹?上次刚刚修好议事厅排水暗道,怎么这一次地面又被水流冲出新沟?
       在札达县,还有托林寺及托林旧寺遗址、多香城堡遗址、玛囊寺遗址、卡尔普遗址、青龙沟寺庙遗址、东嘎皮央遗址、香孜遗址、江当遗址及桑丹吉林寺、卡孜寺等,据说有21处之多。如此集中的遗址聚集,在全国极为罕见。它们都还处在没有任何保护的原始状态。

       类似的废墟还有许多。我们在古格王城遗址,也不经意地看见一些也许是11世纪的经卷残页,用墨或金汁写就的,就那么漫不经心地被堆在废墟的角落。许多精美的、被数百年前虔诚的教徒持诵过的“擦擦”(婴儿手掌大小的圆形泥塑,中间塑有佛像、佛塔等,是信徒用来奉神的),也无言地裸露于游客好奇的视线中。
       如果它们是在内地,相信一定会被博物馆、考古所等大雅之堂争相收藏,被历史学家、宗教学家、考古学家反复琢磨,因为这些宝贝将大有文章可做。700余年的古格王朝,没有留下自己的历史,连君王的世系,都还不能完全理清,除了一个开头和结尾,分别仰仗卫藏的史书及西方传教士沾沾自喜的信函,尚能让我们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中间的四五百年,除了一些大的宗教活动,古格几乎完全隐灭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沉沉黑夜。没有人能说得清古格。这不正给考古学家留下了极大的学术空间吗?不正给爱好杜撰的文人、喜欢探险的中外游客一个极大的诱惑吗?

      

       在关于古格的书中,在一些古格游记中,几乎都少不了这一段:她或他如何急切地在“擦擦”堆中翻检著、搜寻著,一旦发现中意的、雕刻精细的,便理所当然地据为己有,过后还会毫无惭色地拿出来发一通思古幽情。如果阿里的路再畅达一些,如果阿里的海拔再低一些,如果阿里的物质条件再好一些,人流必会汹涌而来。而几乎完全不设防的古格,是不可能抵挡那些热切的眼睛与手的。物质条件的苛刻,使这里不可能有内地那样完备的文物保护设施。
       古格因此还在苟延残喘。
       札达县正在造发电厂,招待所服务员央金说,也许10月份就会一天24小时供电了;光缆也正在加速度地朝札达延伸;阿里首府狮泉河据说即将修机场了,选址工作正在进行,曾是飞行禁区的阿里,可能将载来无数兴高采烈的游客。
       这些令人兴奋的消息,却成了记者的隐忧:如果保护措施跟不上,古格会不会被人流冲垮?
       祈祷古格平安吧,因为它太灿烂,却又太脆弱!


点评

明年计划去西藏某项目调研,不是拉萨。  发表于 2019-11-3 21:43
这篇文章应该是十多年之前的了,现状不明。  发表于 2019-11-3 19:30
阿里地区自然环境恶劣,可是前往古格王朝遗迹的游客是怎么去的?当地政府部门有没有能力对这些游客进行监控。  发表于 2019-11-3 19:1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31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都还是商都 二里头遗址验明正身为何这么难
来源:科技日报

2019-10-31 08:27https://tech.huanqiu.com/article/9CaKrnKnwo1

对自己的文明考古认定这么严谨,为什么对所谓的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那么不严谨?白皮满嘴跑火车都要当成正史

点评

双标是欧洲砖家及其走狗的法宝。  发表于 2019-11-3 21:42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0 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11-10 02:29 编辑

       “秘窖”窖藏之二百八十八(作者不详)
       一夜间消失的古格王国
       2002年

      

       神秘的古格王朝300年前一夜之间在历史上消失,留给我们的只有那记录了古格灿烂辉煌的文化艺术成就的遗址。
       就在15年前,古格对于许多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但自从1985年西藏自治区文管会组织的考察队在此展开了一系列收获巨大的的考古工作以后,这个消亡了350年的王国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旅行者。
       近十数年间于古格遗址周围不断发掘出的雕刻、造像及壁画等揭开了古格王朝的神秘面纱。

       古格雕塑多为金银佛教造像,其中成就最高的是被称为古格银眼的雕像。而遗存数量最多、最为完整的是它的壁画。古格壁画气势宏大,风格独特,全面地反映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所绘人物性格突出,用笔洗练,丰满动感的女性人物尤具代表性。由于所处地理位置及受多种外来文化的影响,古格的艺术风格带有明显的克什米尔及犍陀罗艺术特点。
       古格盛产黄金白银,在托林寺、札不让、皮央东嘎都发现过一种用金银汁书写的经书,而且出土的数量极大。这种经书以文书写在一种略呈青蓝色的黑色纸面上,一排用金汁、一排用银汁书写,奢华程度无以复加。

       最早对这座古城遗址进行考察的是英国人麦克活斯·扬。1912年,他从印度沿象泉河溯水而上,来到这里进行考察。此后便有探险家、旅行者、摄影家和艺术家们源源不断地来探奇访幽。但真正的科学考察是从1985年西藏自治区文管会组织的考察队开始的。以他们实地测量,遗址总面积约为72万平方米,调查登记房屋遗迹445间,窑洞879孔,碉堡58座,暗道4条,各类佛塔28座,洞葬1处;发现武器库1座,石锅库1座,大小粮仓11座,供佛洞窟4座,壁葬1处,木棺土葬1处。
       古格王国遗址是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地之一。现在的遗址从山麓到山顶高300多米,到处都是和泥土颜色一样的建筑群和洞窟,几间寺庙除外,全部房舍已塌顶,只剩下一道道土墙。遗址的外围建有城墙,四角设有碉楼。整个遗址建在一小土山上,建筑分上、中、下三层,依次为王宫、寺庙和民居。红庙、白庙及轮回庙中的雕刻造像及壁画不乏精品。围绕古格都城周围的重要遗址还有东嘎、达巴、皮央、香孜等,都有大量文物遗存。

       历史

       古格王朝的前身可以上溯到象雄国,王朝的建立大概从9世纪开始,在统一西藏高原的吐蕃王朝瓦解后建立的,到17世纪结束,前后世袭了16个国王。它是吐蕃王室后裔在吐蕃西部阿里地方建立的地方政权,其统治范围最盛时遍及阿里全境。它不仅是吐蕃世系的延续,而且使佛教在吐蕃瓦解后重新找到立足点,并由此逐渐达到全盛。因此古格王朝在西藏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吐蕃王朝末代赞普郎达玛时期,灭佛毁寺,不少避难僧人远遁阿里。阿里地处西部边境,深受大食、印度的影响,加上又是苯教的发源地,所以便成为各种思潮、各种力量汇集之地。公元843年朗达玛被一位僧人刺杀,内战纷起,4年后平民起义,吐蕃王朝崩溃。之后先后曾出现大小7个王国,西藏长期处于番王割据局面。
       朗达玛的两个儿子奥松与云丹也为争夺王室相互斗争,奥松之子贝考赞为奴隶起义军所杀,贝考赞的儿子吉德尼玛衮见大势已去,回天无力,便带着三个大臣和100多人,投奔阿里,并娶了当地头人的女儿。后来吉德尼玛衮将阿里一分为三,分封给他的3个儿子,古格王国即第三子德祖衮的封地。

       17世纪中,古格王朝发生内乱,国王之弟请拉达克军队攻打王宫,王朝被推翻。古格覆亡后,并入拉达克(今克什米尔)一段时间,后被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地方政府重新收回。
       古格王国的统治中心在扎达象泉河(藏语为朗钦藏布)流域,北抵日土,最北界可达今克什米尔境内的斯诺乌山,南界印度,西邻拉达克(今印占克什米尔),最东面其势力范围一度达到冈底斯山麓。其都城札不让位于现扎达县城西18千米的象泉河南岸。札不让北面的香孜、香巴、东嘎、皮央遗址,西面的多香,南面的达巴、玛那、曲龙遗址等,都具有相当的规模。

       古格王朝崇尚佛教,多次派人到克什米尔学经,翻译佛经108部,得佛教之益,王朝历数百年不衰。1042年,印度高僧阿峡底到阿里地区弘法,使阿里成为佛教复兴之地,佛教史称之为“上路弘法”。
       古格在西藏的经济和文化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当时古代印度的许多重要佛教教义,就是从这里传入西藏腹心地区的,这里又是古代西藏对外贸易的重要商埠之一。

       古格的灭亡

       古格王国最神秘的地方在于,拥有如此成熟、灿烂文化的王国是如何在一夜之间突然、彻底消失的。在其后的几个世纪,人类几乎不知其存在,没有人类活动去破坏它的建筑和街道,修正它的文字和宗教,篡改它的壁画和艺术风格。它甚至保留着遭到毁灭的现场。唯一不能够了解的,就是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11-15 10: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