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楼主: 亚细亚船长

地外文明与远古文明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2 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6-12 02:29 编辑

       微子墓论证侧记
       作者  王恩田

       一、质疑长子口墓

       河南省鹿邑县太清宫镇微子墓地和许多重大考古新发现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重大发现。太清宫镇传说是我国著名思想家老子的故里,从探寻和确定老子故里的目的出发,河南省政府指示省文物局组织力量对此作些考古调查和挖掘工作。1999年在太清宫的后宫发掘出规模宏大的唐宋时期的建筑遗址。虽然还没能找到老子故里的物证,但却“买羊得王”意外地发现一座西周大墓,其规模之大、规格之高、遗物之多而精美前所未有。尤为难得的是出土50多件有铭文的铜礼器。不仅超过了以往发掘的卫、虢、燕、鲁等西周诸侯国的公室墓葬,也超过了蜚声中外的晋侯墓地同时期的任何一座大墓,堪称西周考古空前的重大考古发现,挖掘者根据铜器铭文定名为“长子口墓”。

       1998年5月4日北大百年校庆。见到同窗好友郝本性先生,他兴奋地向高明先生和我通报了“长子口墓”的重要新闻。郝本性先生曾任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是古文字学大师唐兰先生的研究生,是河南当代的许慎。因此,当时并没有对“长子口”的释读有所怀疑。只是觉得周文王封殷人辛甲于长子,长子国位于晋东南上党地区的长子县。距鹿邑千里之遥,鹿邑为什么会发现长子墓?深以为怪。
       以后陆续读到关于长子墓的多篇报道、简报,文章中或者没有发表铭文拓本,或者有拓本而“长”字模糊不清。但却提到长子口的长字与湖北出土的“长字狗鼎”的长字写法相同。而我对“长字狗鼎”的长字的释读是有所怀疑的。长与微二字字形相近,两千年来混淆不清。值得庆幸的是西周重器墙盘的出土,为区别长微二字提供了依据。墙盘铭文中有三个与长微相关的字。除了对“微伐夷童”中微字的释读目前还存在很大的分歧之外,对于“文武长烈”的长字,和作为国族名的微字的释读则没有任何分歧。而长字和微字的偏旁都像人披长发形,而长字有拐杖,微字的偏旁没有拐杖,因此也应释微,释长是错的。长子口铭文中的长字写法如果确实与“长字狗鼎”相同,也没有拐杖,当然也应该释微。如果长子口墓是微子墓,其重要性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了。事关重大,决定前往看个究竟。
       2000年10月借赴洛阳参加中国文字起源讨论会之便,返回途中专程到郑州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参观鹿邑大墓出土铜器。在同窗好友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杨育彬先生的帮助下参观了该墓出土的二三十件铜器,铭文中的“长”字都没有拐杖。意犹未尽,唯恐有所遗漏。又在鹿邑大墓发掘者和发掘报告整理者张志清副所长和《华夏考古》编辑部主任方燕明先生的帮助下,看到了即将出版的《鹿邑太清宫长子口墓》发掘报告校样中的拓本。“长”的字写法五花八门,有从口的,从手的,从半月形的,有在人的胯下加一竖划的,还有在距离手臂很远的地方加一竖划的,但多数是没有拐杖的,象墙盘铭文那种手指叉开作拄杖形的长字的标准字形,是一件也没有的。证明长子口墓的长字确实是误释。这时,郝本性先生闻讯赶来与我见面。我估计长字是他所释,于是请教释长的依据。告知一是与《说文》长字古文写法相同,二是与战国古玺长字写法相同。我也谈了对长微二字的区别。虽然未能形成共识,但毕竟了解到释微为长的依据,知己知彼有助于日后的讨论。

       二、微子墓的论证

       《中原文物》2002年发表了我的讨论文章《鹿邑太清宫西周大墓与微子封宋》。从年代、墓主身份、族属、国别、长微纠葛等多方面论证鹿邑大墓是西周宋国国君主微子之墓。重点讨论了长微二字的区别。早在许慎时代已经搞不清长微二字的造字本义了。《说文》对长微二字的说法俱不可信。当代虽能认出了微字,但从未有人论证过释微的依据,可谓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我提出墙盘中的微字偏旁象人披长发形,是头发之发的本字,音同借为微小、微妙和国族名的微,或姓氏的魏。久借不归,后来又另造一个从犮(音拔)声的发字。长字虽有人论证是用长发表示年长的长,但不可信。因为人的体制特征不同,长发的人未必年长。恰恰相反,在通常情况下老年人往往不是发长而是发短,甚至脱顶。长字的正确说解保存在《说文》枨字条内。“枨,杖也”可见长的本意是指拐杖,由于杖是木质,故加木旁以为枨。古文字考释的经验证明,《说文》的正确说解往往不是保存在独体字内,而是保存在形声字中。例如《说文》:“官,吏事君也”。清代以来不少治《说文》的学者利用大量文献和碑刻材料论证官字的本意指房舍,不是官吏。我们曾指出官字的正确说解保存在形声字馆字条内,《说文》“馆,客舍也”,古代客舍就是今天的宾馆、招待所,因设有饮食以供过往宾客食宿,故加食旁而成馆。又如《说文》:“昜,开也。从日、一、勿。一曰飞扬,一曰长也,一曰疆者众貌”。治《说文》的学者知许慎的说解有误而不知错在何处。其实,昜字的正确说解保存在鐊字条内。《说文》:“鐊,马头饰也”。商周车马坑中的马头上往往有一个特大铜泡。人的头盔上也有一个圆形的特大铜泡,而且有铭文者自名为“昜”。考古发现证明昜字的本义是指马头上的圆形铜泡装饰。圆形象铜泡,圆形中的一横是铜泡背面供穿系用的横梁。圆形下的横划指马头,弯笔象马背,两斜划表示马足。铜泡是铜质,故加金旁而成鐊。《说文》认为从阳声是错的。《说文》:“枨,杖也”的长字正确说解对于我们的上述看法又增加了一个新的佳证。长子口墓的长字应是微字的误释,鹿邑长子墓也应是微子墓无疑。

       三、会见松丸道雄

       微子启是商纣王之兄,因不满于商纣王的倒行逆施,数谏而纣不听,故而投奔了周武王。与比干、箕子并称为“三仁”。周公平定武庚与管叔、蔡叔叛乱后封微子于宋。声明显赫的微子墓的论证自然会受到学界的关注。2002年10月中旬相继接到山东省与河南省旅游局以及日本《每日新闻》书道会电话,告知松丸道雄先生将组团来华访问,希望能在郑州与我就微子墓的相关问题交换意见。松丸先生是日本研究商周考古的权威,著作等身、成就斐然。曾在1987年安阳国际殷商文化学术研讨会与我有过一面之交,此后又曾互赠过论文,是我神交已久的学者,自然欣然应命。

       见到松丸先生后他告诉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看了我关于微子墓的文章简直就像是触了电似的感觉,非常震惊。认为这是考古学与文献记载相结合的重大收获。他最感兴趣的问题是怎么会联想到头发的发字是微的本字。我解释说古人造字很有分寸,后世“毛发”往往连称无别。古代则以短发为毛,长发为发,音同借为微小、微妙的微和姓氏的魏。毛字初文象人头上有短发形。今人多误释为“先”。老、考等字所从的偏旁就是毛的本字。因此《说文》说“老,从人、毛、匕”。匕其实是拐杖的讹变。后世把人形简化掉就变成了今天所见到的毛字。由于老年人头发生长缓慢,脱落稀少,因此,就以人的短发形作为毛的本字。并把老年人称为毛,把花白头发和白头发的老人合称“二毛”。古代战争“不禽二毛”、“不获二毛”就是不把老年人作为战争的俘虏。松丸先生对我的解释感到满意。
       郑州之行除与松丸先生进行过两次深入地交谈外,还接受了《每日新闻》资深记者荒井魏先生的采访。并随团参加与郑州考古界同行的座谈,参观鹿邑大墓的出土文物、实地考察鹿邑西周墓地,归途中还参观了商丘宋都故城和商丘县正在大兴土木的旅游景点“微子墓”,据说该墓已经暴露出了石椁,应是一座汉墓。没想到一天之内既参观了真微子墓,又看了微子墓的假古董,上演了一出真假李逵,不禁令人哑然失笑。

       松丸先生一行回国后,《每日新闻》2002年11月23日以整版篇幅以醒目标题《日中学者联合论证殷王之兄微子墓》报道了这次民间的中日文化交流活动,还联续刊发了松丸先生的两篇有关微子墓的文章。据说在日本引起了相当的轰动。
       四、讨论在继续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新材料的公布,微子墓的研究不断在深化。
       一、鹿邑太清宫镇相传是老子故里,关于老子里籍,司马迁就没能搞清楚,误认为是楚苦县人也。唐代为《史记》作注的学者们对此就有不少批评和争论。我们根据年代最早的老子庙的碑刻东汉边韶撰《老子铭》和《后汉书·郡国志》、《水经注》等文献记载认为老子里籍的正确说法应该是“老子者,宋国相人也。”
       二、确认鹿邑太清宫镇春秋时代明相,那么新出土的西周微氏家族铜器铭文中的周王赏赐“望土于相侯”的这句话就应改重新加以诠释。望土即望都,是宋都商丘东北近郊的大泽名。微子初期都于相,称相侯。周王赏赐给望土以后,才迁都于今之商丘,改国名为宋。      
       三、发掘报告发表的发表的铜鼎铭文中的“子口寻”即文献记载中的微字启之孙腯,也作遁。寻是本字,腯和遁是借字
       四、据参加发掘的学者介绍,与鹿邑大墓规模、规格相同的大墓在当地还有三座。看来太清宫镇应是微子的公室墓地。

       与自然科学不同,人文科学的新发现、新观点,不可能一呼百应,立即达成共识。微子墓的文章发表后,迄今已有10多篇文章参加讨论。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也有之,这很正常。由于微子墓牵涉的问题很多,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学者参加进来。目前讨论仍在继续,但微子墓的论证,证据确凿,达成共识只是时日问题而已。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3 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秘窖”窖藏之二百七十八(作者不详)
       楼兰

       楼兰,西域古国名。楼兰是中国西部的一个古代小国,国都楼兰城(遗址在今中国新疆罗布泊西北岸)。西南通且末、精绝、拘弥、于阗,北通车师,西北通焉耆,东当白龙堆,通敦煌,扼丝绸之路的要冲。国人属印欧人种。汉武帝初通西域,使者往来都经过楼兰。楼兰屡次替匈奴当耳目,并攻劫西汉使者。元封三年(前108),汉派兵讨楼兰,俘获其王。楼兰既降汉,又遭匈奴的攻击,于是分遣侍子,向两面称臣。后匈奴侍子安归立为楼兰王,遂亲匈奴。王弟尉屠耆降汉,将情况报告汉朝。昭帝元凤四年(前77),汉遣傅介子到楼兰,刺杀安归,立尉屠耆为王,改国名为鄯善,迁都扜泥城(今新疆若羌附近)。其后汉政府常遣吏卒在楼兰城故地屯田,自玉门关至楼兰,沿途设置烽燧亭障。魏晋及前凉时期,楼兰城成为西域长史治所。

       距今约1600年前楼兰国消失,只留下处古城遗迹。楼兰古城位于东径89°22′22〃,北纬40°29′55〃,地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北境,罗布泊的西北角、孔雀河道南岸的7公里处。
       楼兰国的远古历史至今尚不清楚。楼兰名称最早见于《史记》。《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大约在公元前3世纪时,楼兰人建立了国家,当时楼兰受月氏统治。公元前177年至公元前176年,匈奴打败了月氏,楼兰又为匈奴所辖。

       遗迹现状

       楼兰古城现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接近正方形,边长约330米,整个遗址散布在罗布泊西岸的雅丹地貌群中。
       楼兰古城遗址西北距库尔勒市350公里,西南距若羌县城330公里。

       楼兰古城的发现

       楼兰王国最早的发现者是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1900年3月初,赫定探险队沿着干枯的孔雀河左河床来到罗布荒原,在穿越一处沙漠时才发现他们的铁铲不慎遗失在昨晚的宿营地中。赫定只得让他的助手回去寻找。助手很快找回铁铲甚至还拣回几件木雕残片。赫定见到残片异常激动,决定发掘这废墟。1901年3月,斯文·赫定开始进行挖掘,发现了一座佛塔和三个殿堂以及带有希腊艺术文化的木雕建筑构件、五铢钱、一封佉卢文书信等大批文物。随后他们又在这片废墟东南部发现了许多烽火台一起延续到罗布泊西岸的一座被风沙掩埋的古城,这就是楼兰古城。

       古城平面近正方形,边长在330米左右,几乎全部为流沙所掩埋。城墙用粘土与红柳条相间夯筑。有古运河从西北至东南斜贯全城。运河东北有一座八角形的圆顶土坯佛塔。塔南的土台上,有一组高大的木构建筑遗迹,曾出土汉文、佉卢文文书及简牍、五铢钱、丝毛织品、生活用具等。运河西南的中部,有3间木构土坯大型房址,房中及其附近曾出土大量汉文文书、木简及早期粟特文和佉卢文文书,估计为衙署遗迹。其西的一组庭院,可能是官宦宅邸,南边分布着矮小的民居。城中出土的各种文书、简牍,被称作罗布泊文书
       在20世纪初的考察过程中,大量楼兰文物被国外考察团带走。

       楼兰文化

       楼兰文化堪称世界之最的人文景观。据考古学家证实:塔里木河盆地人类活动已有一万年以上的历史。如果我们把遗弃在塔里木河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中的古城用一根红线联接起来,我们会惊奇地发现,所有的古城包括楼兰王国在内,突然消失的时间都在公元四一五世纪,所有的遗址都在距今天人类生活地50---200公里的冥冥沙漠之中。
       时至今日,尽管有众多学者付出了巨大心血,但诸如楼兰古城的兴衰与消失,至今还是个偌大的谜团,楼兰遗址也成为世界注目的焦点。轮台古城且末遗址、古墓葬群、古烽燧、木乃伊、古代岩壁画等等,都是世界级的旅游景点。在人类历史上,楼兰是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名字。它曾经有过的辉煌,形成了它在世界文化史上的特殊地位。人们在楼兰文化所表现出的兴趣与热情,充分说明楼兰不仅是属于中国的,而且是属于人类的。楼兰是祖先留给巴州的一笔无法估量的历史遗产,也是巴州人的骄傲。同时也意味着挖掘、整理、研究楼兰文化。以各种方式展示楼兰及古西域文化,巴州人应该负有更大的责任。当21世纪即将到来的时候,时代向巴州人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这就是以经济的高速发展为契机,以经济实力的全面增长为前提,有计划地开发楼兰及古城文化遗产。使它们为现代精神文明建设与物质文明建设服务。实际上这是我们在新的历史时期,赋予楼兰文化以新的生命。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6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9-6-16 00:37 编辑

       楼兰(续)

       历史上的楼兰国

       据《史记 大宛列传》和《汉书 西域传》记载,早在2世纪以前,楼兰就是西域一个著名的“城廓之国”。它东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古代“丝绸之路”的南、北两道从楼兰分道。
       中国魏晋及前凉时期西域长史治所。位于新疆罗布泊西北。因遗址中出土的汉文文书上,用“楼兰”佉卢文对音为“库罗来那”称呼该城而得名。20世纪初,英国人斯坦因等曾多次来此盗掘。50年代后,中国学者进行了调查和发掘。

       楼兰属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与敦煌邻接,公元前后与汉朝关系密切。古代楼兰的记载以《汉书·西域传》、法显还有玄奘的记录为基础。《汉书·西域传》记载:“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扦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五百七十,口四万四千一百。”法显谓:“其地崎岖薄瘠。俗人衣服粗与汉地同,但以毯褐为异。其国王奉法。可有四千余僧,悉小乘学。”玄奘三藏在其旅行末尾作了极其简单的记述:“从此东北行千余里,至纳缚波故国,即楼兰地也。”
       汉时的楼兰国,有时成为匈奴的耳目,有时归附于汉,玩弄着两面派的政策,介于汉和匈奴两大势力之间,巧妙地维持着其政治生命。由于楼兰地处汉与西域诸国交通要冲,汉不能越过这一地区打匈奴,匈奴不假借楼兰的力量也不能威胁汉王朝,汉和匈奴对楼兰都尽力实行怀柔政策。

       汉武帝派博望侯张骞出使大月氏,缔结攻守同盟失败。此后派遣大军讨伐远方的大宛国,又多次派遣使者出使西域诸国。这些使者通过楼兰的时候,楼兰由于不堪沉重的负担,以至杀戮使者。汉武帝终于派兵讨伐楼兰,结果作为降服的证据楼兰王子被送至汉王朝作人质。楼兰同时也向匈奴送去一个王子,表示在匈奴、汉之间严守中立。此后,汉远征军攻打匈奴一个属国时,楼兰王通匈奴,在国内屯驻匈奴的伏兵,激怒了汉朝廷。汉武帝再次派兵讨伐楼兰,直逼首府扦泥城,楼兰王大恐,立刻打开城门谢罪,武帝要其监视匈奴的动静。
       公元前92年楼兰王死去,招在汉朝作人质的王子回去继位,王子非常悲痛,不愿轻易回国,由其弟继承了王位。新王时间不长死去,匈奴趁这个机会以昔日在自己国家作人质的前国王的长子继承了王位,汉武帝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迅速派使者前往劝诱新立国王至汉朝廷,欲扣作人质,未能成功。此后二三年间,汉与匈奴没有发生重大事件,表面上非常安定。楼兰国境接近玉门关,汉使者经常通过这个关门前往西域诸国,要经过楼兰境内名为白龙堆的沙漠,沙漠中经常有风,将流沙卷入空中形状如龙,迷失行人,汉朝不断命令楼兰王国提供向导和饮用水,因汉使屡次虐待向导,楼兰拒绝服从其命令,两者之间关系恶化。汉武帝最终派刺客暗杀了新国王。为在汉朝廷作人质的王子婚配一位美姬送回楼兰继承王位。但是国王战战兢兢害怕遭遇暗杀。汉武帝在保护国王的名义下派部队驻屯楼兰境内,从而为讨伐匈奴和西域诸国获得了主动权。以上是汉武帝时与楼兰的关系,此后汉王朝势力衰弱,楼兰再次背叛。

       楼兰消失之谜

       公元400年,高僧法显西行取经,途经此地,他在《佛国记》中说,此地已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及望目,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楼兰----这座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在辉煌了近500年后,逐渐没有了人烟,在历史舞台上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公元4世纪之后,楼兰国突然销声匿迹。

       据《水经注》记载,东汉以后,由于当时塔里木河中游的注滨河改道,导致楼兰严重缺水。敦煌的索勒率兵1000人来到楼兰,又召集鄯善、焉耆、龟兹三国兵士3000人,不分昼夜横断注滨河引水进入楼兰缓解了楼兰缺水困境。但在此之后,尽管楼兰人为疏浚河道作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和尝试,但楼兰古城最终还是因断水而废弃了。
       有说楼兰的死亡,是由于人类违背自然规律导致的,楼兰人盲目滥砍乱伐致使水土流失,风沙侵袭,河流改道,气候反常,瘟疫流行,水分减少,盐碱日积,最后造成成王国的必然消亡。

       无论怎么说,有一点是肯定的,给楼兰人最后一击的,是瘟疫。这是一种可怕的急性传染病,传说中的说法叫“热窝子病”,一病一村子,一死一家子。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楼兰人选择了逃亡——就跟先前的迁涉一样,都是被迫的。楼兰国瓦解了,人们盲目的逆塔里木河而上,哪里有树有水,就往那里去,那里能活命,就往那里去,能活几个就是几个。楼兰人欲哭无泪。他们上路的时间,正赶上前所未有的大风沙,是一派埋天葬地的大阵势,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声如厉鬼,一座城池在混浊模糊中轰然而散……
       至此,辉煌的楼兰古城也就永远地从历史上无声地消逝了。虽然逃亡的楼兰人一代接一代地做着复活楼兰的梦,但是,梦只能是梦。而且,梦到最后,连做梦的人都等不及,消失了,楼兰,依然是风沙的领地,死亡的王国。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秘窖”窖藏之二百七十九(作者不详)
       楼兰考古百年

       自瑞典地理学家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实施发掘,时光已经流逝100年。这100年中,楼兰的发现、考察、研究,一直是国内外考古、历史、地理等诸多学科学者们关注的热点。在步入 21世纪的前夕,回顾一个世纪来有关罗布淖尔、楼兰的研究,不乏历史的教益。

       一在许多人的概念中,面积10多万平方公里的罗布淖尔荒漠,历史上名噪一时的楼兰城,只是在19世纪末叶沙俄军官普尔热瓦尔斯基宣称自己在这里发现了“真正的”罗布淖尔湖,斯文·赫定在20世纪帷幕初揭之际向世界刊布他在沙漠中找到了消失近两千年的古楼兰城,才引起了世界的注意:此前,不过是一片被中国人民遗忘了的角落。
       这实在是一个历史的误会。
       清乾隆时期(18世纪中)绘制完成的“嘉峪关到安吉延等处道理图”就清楚标示着“鲁普脑儿”(罗布淖尔);首任新疆巡抚刘锦棠及其后任魏光涛在1890年前后也曾命部属探察、绘制了“敦煌县到罗布淖尔南境之图”。现藏故宫档案馆的此图,不仅标明了自玉门关通往罗布泊的路线,而且在罗布泊西岸标示了一座古城址。而楼兰城,就在罗布泊的西岸。清朝的统治者们,既没有及时向社会刊布这些资料,也没有组织对古城的考察、分析。这使斯文·赫定有机会戴上了发现楼兰古城的金色桂冠。

       20世纪30年代以前,是楼兰考察研究蓬勃展开的一个阶段,它带有十分浓烈的殖民地、半殖民地文化发展色彩。先后来到这片地区的有沙皇俄国的军官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斯文·赫定、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主要的帝国主义国家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淖尔,或进入楼兰古城,发掘古城附近的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当年中国学者有幸进入这片地区考察的只有黄文弼、陈宗器两人,那是在中国学术界坚决抗争后组成了“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他们作为中方团员,才取得了这一机遇。黄文弼在楼兰城东北发现的遗址,所获有西汉纪年的木简,至今仍是楼兰研究中的珍品。陈宗器考察的自敦煌到罗布泊的路线,罗布淖尔湖的水文状况,在罗布淖尔地理研究中也都具有重要科学价值。

       二在汉文史籍中,公元前176年始见记录,至前77年即更名为“鄯善”的楼兰王国,留在文献中的历史十分短暂。楼兰什么时候建国,是什么样的民族,社会经济生活、政治制度、宗教观念怎样,文献中没有留下记录。只是简单说明公元前1世纪,在西汉王朝与匈奴的剧烈斗争中,他们曾经努力维护自己的生存,自觉奉行“小国在大国之间,不两属无以自安”的方针,但它却背逆着西汉王朝开拓丝路,统一西域的历史潮流。楼兰王国的最后落幕,可以说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西域史名家之一的冯承钧先生曾经穷搜史籍,刊布过《楼兰鄯善问题》、《鄯善事辑》,文中感慨:“考证西域古国今地,往往一件简单问题,变成极复杂的问题,楼兰就是一例。楼兰疆域有多大?都城在何处?

       现在假定虽有几说,尚无定谳”。主要原因在于记录缺略,且难免舛错;而历史学者面壁为文,少有实际考察资料,于是就难能深入。
       将历史文献与考古资料相结合,互相发明,互相印证,许多研究将步入新的境界。
       从这一角度看100年前开始的西域探察热潮,在沙漠中发现了许多古城废墟,保存完好的古代遗址中遗留着许多珍贵的文物,它们给相关的历史、地理、考古研究提供了大量的有科学价值的实物资料,使西域研究由此而步入新的阶段,取得了划时代的新进展。

       1901年3月4日到10日,斯文·赫定雇佣农民在楼兰城中13处遗址内随意发掘,取得了大量汉五铢钱、精美的汉、晋时期丝织物、玻璃器、兵器、铜铁工具、铜镜、装饰品、料珠,陀罗风格的木雕艺术品。具有极高史料价值的汉晋木简、纸质文书即达270多件;随斯文·赫定而至的斯坦因在楼兰古城又发掘了大量文物,仅汉文文书就达349件,不少文书均有纪年,最晚的纪年为晋建武十四年(330),其他还有不少卢文,一件栗特文。日本桔瑞超在这里获得了汉文文书44件,其中最著名的当推国内外史学界十分熟悉的西域长史李柏写给焉耆王的信稿。如此丰富的文物资料,极大地推动了楼兰史的研究。
       但他们在楼兰的发掘,却只是对珍贵文物的搜掠,是挖宝,而不是考古。桔瑞超携归日本现藏龙谷大学的李柏文书的出土地,因为当时没有记录,乃至成了一件公案,学术界为之探讨达数十年,才根据遗址照片肯定确是发现在楼兰城中。我们 1980年在楼兰城郊发掘一处汉代墓地,不少墓葬是当年斯坦因已经发掘过的。但他们却只掏了墓室的中部,斯坦因取走、也刊布了从墓室中部取得的部分精美丝毛织物,但只是在我们第二次发掘后,才得可能对墓葬、墓室遗存有一个相对完整的概念。笔者1997年曾得机会在汉城韩国中央博物馆库房中目验桔瑞超当年取之于罗布荒原的草编织物,精美绝伦。但具体地点却因不见记录而永远无法知晓,进一步追寻遗存的线索自然不可能得到,更不必谈什么验证。这些事实告诉我们:在搜掠的指导思想下,只求取得文物、珍宝,必导致对考古遗存的破坏,从而制约和影响学术研究。

       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们曾在罗布淖尔地区、楼兰古城周围进行了多次调查、发掘。在楼兰古城西北70公里处,有一处青铜时代墓地,已完全掩覆在沙漠之下,只有一个微露于沙尘表面的木桩尖端,透露了沙下可能存在的文化遗存。数十名解放军战士用推车帮助我们清除了1600平方米范围内的黄沙,平均深度达40厘米,持续近一个月的劳动,终于揭露出一处不大的、布局奇特的墓地。因处无人地带,我们称它为“古墓沟”。
       中国学者在这里的严谨、细致、一丝不苟,与30年代前古楼兰考古中曾经发生过的搜掠、随意、粗率,形成鲜明的对照。

       在楼兰城,我们测定了它准确的经纬位置为东经89°55′22″北纬40°29′55″。历史上煊赫一时的楼兰,实际不过是每边长330多米的一个小小的城垣,城墙围成方形,透露着与黄河流域文化观念相通的精神。城墙已在长期的东北季风中断离残破,但城内高达10米的佛塔,土垣造就的三间房,相去不远出土过大量魏晋木简、文书的西域长史府故址,一间间以木为梁架、以红柳作墙垣的民居,都还傲然挺立在古城之中,诉说着曾经有过的历史沧桑。自古城西北进入、东南斜出的古河道,源自孔雀河支流,这是当年楼兰居民的生命之源,如今还依稀可辨,大略保持着当年的面目。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超大军事

GMT+8, 2019-6-18 19:1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